沈慕倾陆云深知乎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以沈慕倾陆云深作为主角的言情虐心小说《沈慕倾陆云深》,讲述一段非常有趣的故事,是作者佚名的一部人气佳作,主要讲述的是:看着女人被自己驯养**的如此乖巧听话,陆乘风的眼里不无得意之色,五年过去了,傅娇娇正好到了一个女人最是成熟……...

沈慕倾陆云深

《沈慕倾陆云深》小说试读

陆乘风的出格行为,卫视清这些年亲眼目睹过无数次,他习以为常,且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因为在卫视清看来,所谓道德伦理,那都是给世俗之人的禁锢,随心所欲才是做人的乐趣。

可以说在某些方面,卫视清跟陆乘风,一般无二。

“给她把衣服穿好,我先去见我妈,你等下再把她送过来。”陆乘风穿上衣服,理了理头发,交待完后,面色如常的下了车。

“是!”卫视清恭顺的应是,然后,他扭头看向床上的简溪。

女人双目紧闭,脸色苍白,嘴唇更是没有一点血色,但仍然不失漂亮。她的身上盖着被单,但只盖到胸口,肩头与锁骨皆**在外,可以想象她里面什么也没穿。

陆乘风完事后,不仅连衣服都懒得给简溪穿回去,甚至还假手于人。

卫视清捡了扔在床底下的病服,正要爬上床,身后突然又传来了陆乘风的声音:“不准碰她。”

陆乘风下了车没有立刻离去,只为交代这一句。

虽然他一点也不在乎简溪被多少男人碰,但简溪有着一张与沈慕倾一样的脸,而卫视清马上就要去到沈慕倾身边,到时候,代入感就太强烈了。这种感觉他的体会最深刻,所以,他不准许除他以外的男人以这种方式肖想沈慕倾,哪怕是卫视清这个最亲近的心腹,也不可以。

“哥,你还不懂我吗,我对女人,不感兴趣。”卫视清扭过头,看陆乘风的眼神却有些复杂。

陆乘风笑了一下,“你是我供大的,我当然懂你,你从小就是个聪明人,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点。”

一直以来,陆乘风都深知以卫视清的学位才识,之所以一直跟在他身边,绝不仅仅只是为了报恩。而此刻,卫视清看他的这个眼神,那里面包含了太多东西,多到他根本不敢给出任何回应。唯有含沙射影的提醒卫视清,大家都是聪明人,千万不要把不该说出口的说出来。

所以,话一说完,陆乘风便转身离去。

卫视清望着陆乘风走进别墅,最后消失在他的视线,终于,他收回目光,投向了简溪,眸底闪过一抚浓烈的厌恶,兀自低语道:“哥,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我对女人不感兴趣,但对你感兴趣的女人却很感兴趣……”

话说着,他手一扬,一把掀飞了盖在简溪身上的白色单被……

爱,得不到回应,那,唯有发泄……

……

陆乘风进入别墅,一眼便看到一名身着白色的女佣裙的女佣,正俯身桌前,修剪盆栽,那身姿,极具风情。

“咳!”陆乘风故意轻咳一声,弄出动静。

那女佣听到声音,立即扭头,看到陆乘风的刹那,她的眼神竟比刚才的卫视清还要复杂。

如果简溪清醒的在这里的话,她一定会惊掉眼球,因为,这个女佣不是别人,正是她以为已经死去五年的——傅娇娇。

“少爷,您回来啦!”傅娇娇放下手中的剪刀,小跑到陆乘风的面前,然后,拿了拖鞋,双膝跪地,给陆乘风换鞋。

陆乘风垂眸看了一眼匍匐在地的傅娇娇,然后,抬脚,理所当然的享受女人的服务。

傅娇娇替陆乘风换好鞋子,便站起来替陆乘风脱下外套,然后挂好,所有的动作,温顺又娴熟。

看着女人被自己驯养**的如此乖巧听话,陆乘风的眼里不无得意之色,五年过去了,傅娇娇正好到了一个女人最是成熟最具风情的年龄,看着好不娇俏,他伸手,捏住傅娇娇的下巴,迫使傅娇娇看着他,他道:“我妈呢?”

“夫人在房里念经。”傅娇娇不敢反抗,她声音微颤,眸子里有着怎么都掩盖不住的恐惧。

没有人知道,她被陆乘风囚禁在这个豪华的别墅囚笼已经整整五年。

当年,她被陆乘风一顿凌虐之后,又被简溪诛心之言气到吐血,简溪以为她被当场气死,实则并没有,她只是短暂的晕死过去。

当时,陆乘风当然发现了这一点,可他却故意吓简溪,说是傅娇娇死了,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简溪直至这次车祸昏迷之前也不知道在傅娇娇这件事上,她一直被陆乘风欺骗了。

而这一点,傅娇娇本人自然也不知道这些年陆乘风一直拿她的“死”,在威胁着简溪。

她只知道,她已经被陆乘风囚禁在此五个年头了。

这五年来,陆乘风没来的时候,她能见到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陆乘风的母亲陆娘,而她平日里只需要做两件事:打理别墅,照顾陆娘。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如果仅仅只是这般枯燥度日也就罢了,可每当陆乘风来了,她还要承受其变态肆意的凌虐玩弄,天知道,这五年她是如何煎熬过来的。

她不是没有逃过,她逃过两次。

第一次出逃,她被打断了一条腿,然后第二天又被接回去,她一个月无法下地。

第二次出逃,她被打断了两条腿,然后第二天又被接回去,接着第三天又被打断,最后又被接回去,如此反复了两次,她两个月无法下地。

她被疼得死去活来,但最让她崩溃的是在她被打断腿的时候,她还收到了来自国内的血淋淋的手指。

第一次,是一根手指;第二次,是两根手指。

与这些手指一起送达的,还配有两段短视频,视频的内容便是刀切手指的血腥画面,而这个被切手指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傅娇娇的妈,傅母。

她的每次出逃,陆乘风给的惩罚不只是打断她的腿,同时,还会让人去国内刀切她妈妈的手指。她逃一次,切一根,她逃两次,切两根,毫无疑问,她若胆敢来第三次,那么她妈妈手上又要少三根手指了。

身体与精神上的双重打击,傅娇娇被彻底的驯服。

从此以后,傅娇娇再也不敢逃了,她乖乖认命了,成了陆乘风送给他母亲的最称职的女佣。

好在陆乘风的母亲陆娘并不是个难伺候的主儿,抑或是从小命运多舛,这个女人年龄大后,竟十分的信佛,成天成天的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吃斋念佛,几乎从不外出。

所以,在得到傅娇娇的回复时,陆乘风一点也不意外。

“去敲门,跟她说,我来了。”陆乘风放开傅娇娇,径直走向大厅的沙发,带着几分疲惫直接躺倒。

他的母亲陆娘的房间,从装潢到布置,简直就是一个小庙,而且因为常年焚香,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他是极不愿意进去的。

“是。”傅娇娇转身,走向陆娘的房间,心里却暗暗地大松了一口气。要知道,陆乘风每次来到,第一时间就是把她推进房里,逞凶他的**,然后才过问他的母亲,这一次竟然直接跳过了第一步,叫她欣喜的同时又有些忐忑,莫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殊不知,陆乘风刚才已经餐足,就算想对她做什么,也是有心无力了。

很快,傅娇娇去而复返,她不敢离陆乘风太近,而是站在离沙发两米开外的位置,细声道:“夫人正在诵经,不愿被打断,只是对我挥了挥手,大意应该就是……请少爷自便。”

原本正闭目假寐的陆乘风,蓦的睁开眼,眸底猛的燃起愤怒的火焰,下一秒,他咻的弹跳而起,怒气冲天的步向了陆娘的房间,然后,砰的一声,一脚踹开了房门。

房门一开,里面就是一座小庙,佛像,案台,香烛,挂画,一应俱全。

而他的母亲陆娘就身着一袭灰色道服,跪在拜垫上,手持佛珠,嘴中念念有词。

听到身后的破门之声,陆娘依然还在念经,只是眼皮轻轻颤了一下。

“你到底还是不是我妈?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念这劳什子破经,你看看你现在这副鬼样子,要不然,你干脆削发出家算了,省得我看着来气。”陆乘风冲到陆娘面前,看着陆娘那张布满疤痕与皱纹、恐怖之极的脸,眼里有着毫不掩饰的嫌弃与厌恶。

陆娘并不理他,继续念经。

陆乘风更气了,他抬起脚,直接踹翻了案几,接着,还要去摔砸佛像。

这下,陆娘终于不得不起身阻止他。

“逆子,不得对佛祖不敬。”陆娘扬手甩了陆乘风一个耳光,厉目瞪他,“谁又惹得你来这里发疯了?”

陆乘风被这一巴掌打得后退了好几步,可他却捂着脸笑了,时至今日,也就他妈敢打他了,这种感觉……**爽,至少证明这个世上还有人在乎他关心他。

“妈……”陆乘风冲到陆娘面前,抱着陆娘的腰,缓缓的跪了下去,他的声音已经哽咽,沙哑道:“妈,你别念经了行不行,你看看你儿子我吧,我一天到晚的在外面,没人疼,没人爱,我活得一点也不快乐一点也不开心,我想要的得不到,我恨,我好恨啊!”

陆娘终于柔和了目光,却扬手开始抽打陆乘风的后背,边打边恨声道:“我都没有恨,你恨什么,你有什么好恨的,做人最重要的就是知足,而你偏偏最不知足。这些年,我吃斋仿佛,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减轻你的罪孽!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悟啊,我的儿啊……”说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

小说《沈慕倾陆云深》 沈慕倾陆云深第30章 试读结束。

《沈慕倾陆云深》网友点评

孤檠:说真的,沈慕倾陆云深这本书真的不错了。虽然作者佚名不太出名,但是内容文笔和剧情走向条理清晰有理有据。内容夸大但不浮夸,确实是爽文爱好者的佳作。

疑心病:《沈慕倾陆云深》剧情流畅,思路清晰,并不无脑,幽默搞笑,总得来看佚名写得非常不错,就是有点少了,不够看,要能多更新几篇就好了。

文档下载:沈慕倾陆云深知乎小说最新章节阅读.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