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言不由衷 第6章

爱你言不由衷

《爱你言不由衷》小说试读

第6章

她根本挣扎不了。

身上的衣服凌乱,可还是一口咬住了男人手臂,那司机一个巴掌直接就甩了下来,“我警告你别给脸不要脸!”

说着,直接就将她的领口扯开了。

那时候车外刚刚好路过了一辆车,有人像是发现了不对劲,直接就停下车将手机的灯光朝着这边照了过来,那司机很明显怔了一下,匆匆忙忙从车上下来了。

“你们看什么么呢?!我跟我女人谈情说爱你们看不到吗?!”

那语气,很冷。

邢溪那时候也不知道是戳破了哪根神经,皱眉的同时直接就朝着男人狠狠撞了一下,衣衫佝偻地从车上滚了下来,滚进了雪地里。

原本停车在旁边的人,也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儿。

可......

当时的邢溪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拼了命地往前跑,不能继续留在这里,就连后面要帮自己忙的人追上来都觉得是洪水猛兽,脑袋都是木的。

直到跑到旁边的跨江大桥。

邢溪呼吸绷紧的同时,看着那已经追上来的男人,顿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站到了桥旁边,朝着身后的人看了一眼。

“你们不要过来!”

她的眼眶整个都是红的,身上的羽绒服半挂在身上,原本扎着的长发凌乱,周围所有的声音都听不见了,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声。

那些人的脚步停下了。

邢溪当时的精神已经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这时,旁边一个人冲出要把邢溪捞回来,可被邢溪发现了。

她猝不及防趔趄了一下,整个人直挺挺倒了下去。

那人只抓到了一条围巾。

大雪皑皑的冬天,那深的河水带着刺骨的寒冷,邢溪在落进去的一瞬间全身上下的毛孔好像突然都苏醒了过来,她拼了命地挣扎。

可......

她身上穿着的是羽绒服,在落水的时候因为身体的重量大量的水分都从羽绒服里钻了进去,就连里面厚重的毛衣都被打湿了,根本挣扎不了。

鼻腔里涌进来了大量的水,最后进到了胸腔。

无法呼吸。

她在水里仓皇地扑腾了两下之后,过往的一幕幕从脑海里渐渐地回想起来,最后辗转看到了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

最后到底还是停止了挣扎。

她闭上眼睛的同时,整个人跟随着身体的重量,沉到了河水的最深处,她拼了命地抬起手想要抓住什么,可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等到最后的最后,眼角落出了一滴泪淹没进了河水里。

悄无声息。

时间好像兜兜转转回到了很久很久之前,她还是七八岁小姑娘的时候,意外落水被一个大自己五六岁的小男孩救上来,而那男孩的眼睛,跟薄彦之的一模一样。

可......

到底还是错付了。

他不爱她,甚至恨不得她去死。

在自己失去知觉的那几秒钟,她甚至都想过,是不是只要自己死了,这所有的一切噩梦就都可以结束了,她不用背负着这个不存在的骂名,也不用再被别人戳着脊梁骨指指点点。

......

邢溪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没有死透,而且还活下来了。

堪称奇迹。

那时候傅殷时就在病床旁边,看着她那副模样直接就嗤笑了一声,“有勇气跳河自杀,都没勇气好好活着?”

邢溪怔了一下。

她那时候全身上下已经出不来多余的力气,可还是缓缓闭上了眼睛,全身上下带着说不出来的绝望。

“杀人不过头点地。”

她说话的声音都是冷的,“如果你还有那么一点儿怜悯之心,就高抬贵手让薄彦之直接杀了我,给我个痛快。”

总好过现在这样。

傅殷时其实前段时间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就发现她跟之前不太一样,可看到她今时今日这样的情况到底还是微微勾起了自己的唇角,轻轻笑了下,“你应该庆幸你命大,人没死孩子也还活着,既然老天爷不让你死,就好好活着,止不准什么时候风水轮流转呢。”

那声音其实是安慰,可邢溪听不出来。

因为......

在她的眼里,傅殷时和薄彦之本质上就是一丘之貉,狼狈为奸,都不过是上流社会里最败类的存在,和她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薄彦之过来的时候,邢溪就在病床上躺着。

面色苍白。

他看着那基本上都没有多余力气的女人,到底还是轻轻嗤笑了一声,语调带着轻蔑的嘲讽,“怎么,发现逃不开你的命运,所以私心到想要一死了之了?”

邢溪微微绷着自己的唇角,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

“薄先生。”

她放在身侧的指节微微攥紧,说话的声音都带了明显的颤抖,像是经过了很久的挣扎。

“我在很小的时候意外落水,被一个男生救了,那时候我就在想,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他的新娘,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些事会变成现在这样。”

薄彦之视线微微怔了一下。

“你想说什么?”

“之前余文洲找我的时候,告诉我说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心,我还不信,”她闭了闭眼,说话的声音都是极度条理清晰的,“可是薄彦之,我错了。”

错的离谱。

如果她知道所谓的爱情会是这般模样,她宁愿自己当初就死在那条河里或者那场车祸里,而不是背负着这所有一切的骂名。

“你知道就好。”

男人的声音都是明显冷淡的,“既然你想拿走不属于你的东西,自然是要付出代价,我记得这句话我一早就跟你说过。”

是了,他说过。

可那时候她满心满眼都是他,没有信。

说到底还是年少时的一腔孤勇,所以当初在知道了他要结婚的对象是宋家的继承人之后,她才动了那个念头。

这大概,就是她要付出的代价吧。

突兀的电话声响起,薄彦之接了,眉心瞬间就微微拧了起来,“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

说着,直接站了起来。

邢溪余光看到那挂断电话屏幕上,显着熟悉的“安安”两个字的时候,闭了闭眼,胸腔内像是有什么东西皲裂开来,喘不上来气,几欲窒息。

小说《爱你言不由衷》 第6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爱你言不由衷 第6章.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