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版】《凤落宫墙》主角容珣顾兰曦章节在线阅读

凤落宫墙

《凤落宫墙》小说试读

容珣紧迫到极点的眸光,仿佛这是他在世间唯一能抓住的一点暖意。

顾兰曦眼中浑然一片。

那青色睡莲满池都是,她却什么都没看清。

她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唇瓣却像被蜡封住,过了许久许久,才吝啬地轻启朱唇。

“可。”

她没有看见,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容珣,眼中划过一抹孩童般的脆弱。

仿佛轻飘飘的一个字,比死亡更能予人重击。

容珣对着她单薄冷漠的背影扯了扯嘴角,像是在自嘲。

“如此,甚好。”

他走了,纷纷杂杂的脚步声也随之远去。

顾兰曦耳边忽然静的可怕,只剩下莲衣如隔云雾的呼唤。

她想说自己没事,一张嘴,喉间却痒得她呛咳起来,胸口好似有什么崩裂了,她咳的撕心裂肺,好似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

一直压在胸口的重量,却轻松了许多。

见顾兰曦咳出大口大口猩红的血迹,仍不停歇,莲衣几乎以为她要死了,惊慌地扶住她:“将军还没走远,我这就去叫他回来!”

“不许去......”

顾兰曦喘息着,竭力压住翻涌的气血,染血的指尖固执地紧握莲衣的胳膊,“你扶我回去换身衣服便好......”

莲衣知道她的脾气,只得扶她回去。

入夜,便有小厮来请,让顾兰曦去正厅用晚膳。

连日来损耗心神,又咳了一回血,她已憔悴许多,盖上厚厚的胭脂才遮掩住面色的灰败。

瞧见一袭红衣面容俊朗的男人,她脚步一顿,面无表情在他身旁坐下。

赵紫柔发现顾兰曦不需要做什么,就能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侯门嫡女的身份,俊美的夫君......

凭什么,她的一切都得来的如此容易?

敛去眼中一闪而过的怨毒,端着茶盏在顾兰曦身前柔柔跪下。

“姐姐喝了我奉的茶,从今往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我是永安候嫡女,你是个什么东西?”

顾兰曦皱着眉头,尽力扮演着刻薄的女人,只盼着这样,能令容珣彻底忘记她。

正要拂落赵紫柔手上的茶水,纤细手腕,却被容珣的大手隔着衣袖握住。

“你巴不得我娶她,又为何不喝?”他嗓音沉怒,沉黑的眼眸好似能洞穿人心。

心痛的快要裂开,顾兰曦面色却是近乎残忍的平静。

“她碰过的茶盏,我觉得恶心。”

竟只是如此荒谬可笑的理由。

容珣眼底阴寒,将她的手腕攥到身前,“由不得你!今日就算她奉的是滚油烈毒,你也得喝下去!”

战场上厮杀过的男人,面色骤降时周身的寒意有如实质。

他对赵紫柔的维护,让顾兰曦无比难过,近乎无措地偏头,借着端起茶盏的动作遮住眼睛。

泪珠坠入茶水中,无声无息。

见她胡乱喝了几口,赵紫柔怯怯发问:“主母现在能准我留在将军身边了吗?”

眼前如隔了弥天大雾,顾兰曦端着茶盏,只觉自己就像是戏文里拆散主君良缘的毒妇。

但其实,天底下最希望容珣幸福的,是她啊......

好一会,掌管中馈的铜黄钥匙落在赵紫柔手中托盘上。

在她惊愕的目光中,顾兰曦逼着自己恍惚出声,“一愿郎君千岁,二愿汝身常健,三愿夫君与你......琴瑟和鸣,岁岁长相守。”

容珣湛黑如墨的眼眸中,有什么崩塌了,再无半点光亮。

眼前阴影落下,顾兰曦下意识闭了闭眼睛,才发现那是容珣离开时宽大的袖角。

她似乎感受到他身上无边的寂寞与冷清,但看过去时,容珣高大的剪影已携赵紫柔大步向内院走去。

春宵一刻值千金,他从前不喜欢赵紫柔,现在却是迫不及待了。

“将军......你慢些......”

娇柔的呼唤果真令容珣慢下脚步,他耐心的等着赵紫柔跟上去,顾兰曦看见,他弯唇微弯,对着赵紫柔郎然一笑。

容珣作风铁血,俊美威仪的面容,从来只对她展露笑颜。

如今,他却对赵紫柔温柔淡笑,眼中和煦,比三月的春光还要动人。

这是独属于她的容珣。

她费尽心血,豁出性命去保护的容珣,现在对赵紫柔这样笑着。

白瓷盏摔落在地,发出清越的悲鸣。

眼看着他们进了听风院,厚重大门在眼前缓缓阖上,顾兰曦心中无比坚定的信念,忽然溃不成军。

她冲向听风院,疯魔般地用指甲去抠已经从里面关上的大门。

“容珣你出来......”

“我后悔了......求求你......”

“你出来,我什么都告诉你......”

小说《凤落宫墙》 第10章 天底下最希望容珣幸福的人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完结版】《凤落宫墙》主角容珣顾兰曦章节在线阅读.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