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容珣顾兰曦的小说

凤落宫墙

《凤落宫墙》小说试读

天将黑未黑,水云楼已点起雕花灯笼。

层层楼阁在夜色中灯火通明,从背面看,宛如从水中拔地而起的仙楼。

“姑娘是来寻欢的,还是找人的?”

妆容艳丽的女子迎上来,目光探究。

顾兰曦略感不安,她从未来过这样的地方,只道:“我来寻一位贵人.....”

话还未说完,女子便以扇掩面,悄声对她笑道:“既是贵人,便在后头的揽月阁,姑娘自去吧。”

顾兰曦松了口气,想穿过庭院去后头的小楼,感到旁边一个眼泡浮肿的男子在打量她,她加快步子,那男子忽然扯住她衣袖。

“水云楼何时来了这样貌美的小娘子?陪本公子玩一玩......”

顾兰曦不敢回头,奋力甩开那人时,周遭却又有几人缠上来,围住了她。不知哪里来的一只手扯下她覆面薄纱,水云楼里众人看清她的面貌,顿时传来抽气声。

扯她衣袖的男子目光越发肆无忌惮,径自贴上来在她脖后道:“跑什么?难道想和本公子玩欲擒故纵......”

他的靠近让顾兰曦身上毛孔都炸开来,眼看头顶明月高升,她拔下发间玉簪就朝身后挥去,尖头上立刻染了血迹。

“**!”男子踉跄一下,将她扇倒在地,又拖起来,“既在水云楼,还装什么纯!”

世家公子来此玩乐,最喜欢对付不听话的姑娘。

男子被簪子戳伤,也发了狠,招呼众人来捉。

越来越多的人将她围在中间,顾兰曦手握玉簪拼命反抗,混进水袖薄衫的姑娘中,披散的长发几次险些被拽住,她一路没有回头,不管不顾的往小楼奔去。

暴怒的男子几次欲抓住她,终于扯落她的外衫,周围人顿时发出激动的欢笑,只把顾兰曦当做青楼女子。

无数双手在拦她,想拉她欢笑沉沦,再将她厌弃。

到楼梯前,顾兰曦正欲跑上前,身后的大手却将她拽下阶梯,不许她往上爬。

手腕好似脱臼,身上痛的要命,她觉得自己快死了,握住簪子的手开始发颤,再一次被那男子往院中拖时,金簪终于从手中脱落。

顾兰曦心中一慌,救命稻草一般的抱住身前木梯,手指头死死抠进缝隙里。

瘦弱的身体爆发出莫大的能量,一时间,几个身强力壮的男子合力也无法拉开。

她不能失约,死也不能退......

心中萧瑟一片,万般思绪都褪去,只剩下这个牢不可破的念头。

少时,父亲常说她文采平平,不算聪明,性子还娇怯,空有几分美貌,将来定会吃亏。

如今世道,若没有权势相护,女子容貌便如那雨中浮萍,是最脆弱的东西。

她自知弱的可怜,可这样弱的她,也有拼尽全力想保护的人。

一片混乱中,她撞进楼梯上一双漆黑的凤目里。

见她五指在木梯上抠出血痕,容珣冰封的目光宛如沉寂万年的雪山,手握在剑鞘上,本就凛冽的气势越发骇人。

就在她怔愣的一刹那,容珣冷漠地看着有人从后面抓住她的肩,将她狠狠摔到地上。

“将军吩咐,怎么折磨你都可以,直到你等的那个人出现,你才许离开!”

男子凶悍的话令顾兰曦浑身一凛。

他竟是容珣手下!

怪不得,若是寻常的养尊处优的公子哥,被刺到多处流血,怎可能没事一样继续抓她?

是她太天真了,以容珣的脾气,只怕一定要知道那“奸夫”是谁。

赐她休书,恐怕今日这一关会更加难过。

可院子里月上柳梢,时间大约是戌时三刻,她已经在这耽搁了太久。

今夜是最后的期限,如果萧染尘离去......

顾兰曦忽然如发了狂,冲上台阶,不顾身后想将她拽下去的数只手,一格一格扒着木阶向上爬去,眼睛红的好似有血要流出来。

小说《凤落宫墙》 第14章 死也不能退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主角容珣顾兰曦的小说.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