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兮儿小说霸总的娇弱甜妻第10章 他竟然馋她的汗珠

霸总的娇弱甜妻

《霸总的娇弱甜妻》小说试读

“好的,大少。”

盛蓝星赶紧乖巧地答应,那原本紧张的目光,投放在他的胸膛上。

“咕噜——”

她又控制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他这次穿着的是一件黑色的衬衣,纽扣只系着靠近肚脐那一颗,其他都敞开着,白皙的胸肌在黑色的映衬下,散发出某种致命的荷尔蒙魅力。

再加上他戴着黑丝边眼镜,浓浓的禁一欲风扑面而来

盛蓝星莫名的感觉自己有点馋了。

她低头,伸出手指刚要给他系纽扣,却又听他命令,“坐上来慢慢扣!”

“啊?”

盛蓝星忍不住又张嘴叫了一声,然后脸色绯红,心跳得厉害。

“我说过,你的嘴是用来亲我的,而不是用来啊的!”

顾云深灰眸注视着她那嫣红得要滴血的小脸,冷声命令,“坐上来,帮我扣扣子。”

盛蓝星不敢不从,低头看着自己这一条蓝纱裙,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裤子。

她提起了裙摆摆开,跨一坐了上去。

顾云深那原本麻木没有什么知觉的双一腿,瞬间像被强电一流击中,微微的震了震,比之前的感觉强烈了不少。

盛蓝星轻咬着下唇,纤细尖嫩的手指,红着脸,一颗一颗帮他从下到上扣扣子。

那小心脏,真的像撞鹿一样,怦怦的乱跳,跳得她有点意乱,导致手指出错,不小心的摸上了他的肌肤。

她的手指像带电一样,在他的胸口那划出了一道火花,让他的双一腿也跟着颤了一颤。

他忍不住伸手拢住了她的小纤腰。

盛蓝星的呼吸一滞。

但依然强装没事,继续按捺着那乱跳的心,加快手指的动作帮他扣衣扣。

却不知不觉的把他脖颈上的那颗纽扣都扣上了。

“不舒服,解开两颗。”

顾云深扭了扭脖子说。

“不好意思。”

盛蓝星赶紧给他解纽扣。

手指触碰到他那突出的喉结……

顾云深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那注视着她的灰眸燃起了炙热的火光,哑声说,“小丫头,你这是要玩火?”

“啊?”

盛蓝星又张着她那樱红的樱唇,诧异地看着他,“我没玩火啊。”

“你玩我的火了。”

顾云深看着她的樱唇,吞咽了一口口水,暗哑的说。

“对不起,是我笨手笨脚,让你生气了。”

才十八岁的纯情少女盛蓝星,以为他说的火,是生气的冒火,急忙紧张的道歉。

“哼~”

顾云深冷冷的哼了一声。

如果不是他不想cao之过急,他都想让她明白什么叫男人之火了。

他这一声冷哼,让盛蓝星又越发的紧张。

那放在他衣扣上的手指哆嗦着,怎样都找不到正确的打开方式,急得她的脸色憋红,有汗珠渗出她那饱一满洁白的额头上,晶莹剔透得像布着一颗颗的露珠。

顾云深看着,忽然感觉有点唇干口渴了,感觉她那汗珠可以解渴。

“我口渴了。”

顾云深盯着她额头汗珠说。

“那我去给大少你倒一杯水过来。”

盛蓝星急忙的说。

“不必要,你低头。”

“呃?”

盛蓝星那双黑亮的大眼睛诧异地看着他,满眼写着不解。

顾云深的眸光一凛。

盛蓝星不敢违抗,赶紧低下了头,紧张地闭着眼睛。

顾云深伸出舌一头,轻轻的tian了一下她额头上的汗珠。

盛蓝星感觉自己整个额头都麻麻的,一直麻向她的全身。

嗯,味道不错。

微咸微甜。

顾云深的舌一头回味地在薄唇上转了一圈,继续去品尝她额头汗珠的味道。

盛蓝星紧张得一动都不敢动。

他竟然馋她的汗珠。

这人的怪癖实在太令人害怕了,也是闻所未闻。

她越紧张,那汗珠就渗得越多,最后一滴滴的滴在顾云深的脖颈上,喉结上。

顾云深怕她窒息,停止了自己的动作,仰头靠着轮椅的头垫,挺着他那被她的汗珠打湿的喉结,“你也试试你汗珠的味道,用舌一头……”

盛蓝星:……

她一脸的抵触。

但当她看到他那突出喉结上滚动着一滴汗珠的时候,她也瞬间觉得自己有点唇干口燥。

低头。

像只小猫一样,把她喉结上那滴汗珠卷入舌里……

顾云深的身体又僵了僵,呼吸开始凌乱,灰色的瞳眸,涌上了炙热的血丝。

他的双手一收!

骤防不及的盛蓝星被他拉入怀里,撞在他的胸膛上,在他那强烈的荷尔蒙气息笼罩下,惊慌得像只别猎人追捕的小鹿。

顾云深看到她那慌乱的小脸和含着泪的大眼睛,最终松开了她,哑声说,“出去!”

盛蓝星如获大赦,急忙逃离出去。

顾云深转动轮椅,进入卫生间,闭着眼睛,释放着自己……

盛蓝星逃回自己的房里,关上了门,那小心脏依然在怦怦的跳个不停。

宁伯和她说过,顾云深花三千万买她,不是让她像个佣人般服侍他,而是让她像女人服侍男人一样服侍他的。

脑海里又浮现出白蕴川那种年轻阳光的脸,心像被针扎了一下,有说不出的疼痛。

她的人生,以后只是一件货品的人生,再也没有什么希望了。

想到这里,她感觉心灰意冷,也感觉全身疲惫酸一软,于是,躺入那柔软的床里,卷着被子睡了起来。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她梦见自己先是被人抛入冰窟里面,然后又放到火炉上烤着,让她难受得醒过来。

眼睛炙热。

全身滚烫。

她摸着自己的额头,知道自己可能受凉发烧了。

以前她一生病,爸妈就紧张得如临大敌,给她各种无微不至的照顾。

现在。

她的身边没人了,只能一个人熬着。

想到这里,她的眼泪又哗啦啦的从眼角滑下,打湿了枕头。

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敲门声,“蓝星小姐,大少让你陪他下花园散步。”

“好的~”

尽管发烧烧得全身无力,作为卑微抵押品的盛蓝星还是不敢犯公主病,弱弱的应了一声,挣扎着从床上起身。

她喝了几口水,把身上的裙子换了下来,换上了一套土橙色的运动服。

现在她很累,实在没有心思要取悦顾云深。

她拖着像灌了铅般的双一腿,来到了顾云深的房里。

顾云深看到她的脸色有着不正常的嫣红,瞳眸布满了血丝,嘴唇干涩,整个人没有什么精神劲儿的样子。

“咳咳——”

盛蓝星控制不住喉咙发痒,干咳了几下,咳得脸更红了。

顾云深伸手,抓着她的手,发觉她的手指冰凉,而手心又烫得要命。

“发烧了?”

顾云深那冰凉的灰眸,泛起了一抹暖色。

“嗯。”

盛蓝星点头,有点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大少,我有点累,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下?”

“嗯,去吧。”

顾云深竟然没有为难她,她感觉有点意外,回到自己的房间,再次躺下来卷着被子睡觉。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隐约感觉有医生来了,帮她量体温把脉。

但是。

她的眼皮像被滚烫的胶水黏着一样,想要睁开也无力,于是也就懒洋洋的不睁了,就这样子一直睡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她被饿醒了。

身上那滚烫的热意消退了,全身黏糊糊的被汗水打湿了,嘴唇干涩得厉害。

感觉旁边还有个人。

她转脸看过去,竟然看到顾云深坐在一旁,吓得她小心脏又跳了跳。

不过,他好像睡着了,脸上带着疲倦的睡意。

他一只手软软的放在膝盖上,另外一只手,则垂向她的床。

她这才发现,她竟然抓着他的手,吓得赶紧松开。

顾云深猛地睁开了眼睛,快速转脸看向她,伸手在她的额头上摸了一下,哑声问,“好点没有?”

“不烧了。”

盛蓝星摸了摸自己那饥肠辘辘的肚子,弱弱的说,“只是有点饿。”

“会饿就好。”

顾云深微微的点头,“我们下去吃东西。”

“嗯。”

盛蓝星弱弱的应了一声,从床上起来。

也许她的身体太虚弱了,动作过猛,那血液一下子供应不上脑子,导致双眼一黑,脚一软,一屁-股跌在顾云深的腿上,被他抱了个满怀。

小说《霸总的娇弱甜妻》 第10章 他竟然馋她的汗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兮兮儿小说霸总的娇弱甜妻第10章 他竟然馋她的汗珠.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