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针狂医 第6章 谭家葬礼

奇针狂医

《奇针狂医》小说试读

所有人眼神里充满了难以置信。

谁都没有想到,单凭几枚毫针,竟是能让已经心脏骤停的老人活过来。

他们之前还骂林望哗众取宠,现在被林望狠狠打脸,一个个都哑口无言。

而更为惊讶的还是刘俊辉。

他发现,林望所刺的穴位没有任何变化,还是刚才那几处穴位。

可为何自己的针灸没有作用,而他的针灸疗效却是如此显著?

刹那间,刘俊辉意识到,自己这是遇到高人了!

“毫针不可再取下,静候二十分钟,二十分钟后,将老人带回家休养。”

林望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不...不需要吃药吗?”严鸿商开口问道。

他本以为林望是在招摇撞骗,没曾想这个年轻人居然真有本事!

还好这位小兄弟没有因为自己的无礼而离开,如若不然,自己父亲绝对性命不保!

想到这里,严鸿商心里一阵愧疚,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

他差点把自己老爹的命给害没了!

林望答道:“不用吃药,他刚做了洗胃,一周内只能吃流食。”

病房里安静了下来,严鸿商紧忙找来护士替老人处理秽物,并且给老人换上干净衣服。

严晓冉静静的站在一旁,神色古怪的看着林望,心里充满了愧疚。

刚才她还想把林望赶走,可若是真的赶走林望,那自己爷爷就真的没救了。

“小兄弟,我要为我之前的言行给你道歉!”

刘俊辉毕恭毕敬走向林望。

“我学艺不精,差点耽误了病人,还好小兄弟医术过人,不然我可就酿成大错了!”

“要是小兄弟不嫌弃,我愿意拜你为师,还请小兄弟收下我!”

说罢,刘俊辉扑通一声跪下。

林望表情一怔:“收你为徒?你不是有师父吗?”

刘俊辉答道:“小兄弟,我已经出师了...”

“那我也不能收你,你医术太浅了,教起来太费劲。”林望说道:“想要拜师,让你师父来还差不多。”

这话出口,病房里所有医生均是脸色古怪。

这小子也太狂了。

刘俊辉的医术至少算得上是专家级别的,可这小子居然说刘俊辉没资格。

要知道,刘俊辉的师父,那可是省内鼎鼎有名的神医崔敬南啊!

不过,发生了刚才那样的事情,没人敢在出言指责林望。

这个年轻人,确实有本事。

“真的吗?那小兄弟可否能给我留个联系方式,我改天带上我师父一并前来拜访!”

“可以。”

林望这次没有拒绝,将自己的号码念给了刘俊辉。

在海安待了两年,那位鼎鼎有名的神医崔敬南林望也听说过。

若是真有机会,林望倒是想见一见。

二十分钟后,医院大门口。

严鸿商父女俩亲自将林望送出医院。

离开之前,老人已经醒来,各项体征恢复如初,除了还有一些虚弱之外,所有中毒症状都已经消失。

“小兄弟,这次多亏了你啊。”严鸿商满眼感激:“不知道小兄弟怎么称呼?”

“我叫林望。”

严鸿商立刻拿出一张银行卡:“林兄弟,这张卡里有两千万,还请你务必收下!另外,这是我的名片,往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林兄弟尽管打给我!”

“名片我收下,钱就算了吧。”林望婉拒。

“严先生记一下我电话吧,若是严老先生还有什么状况,可以随时打给我。”

这是林望两年来第一次给人治病,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收诊金。

瞥了一眼手里的名片,林望眉梢微微一挑。

汇泽金融集团董事长?

这个严鸿商不简单啊。

虽然当了两年的保安,但林望对海安商界勉强了解,这个汇泽金融,那可是海安金融行业内的翘楚,比王彦杰老爸的公司都要强上一些!

林望没有多想,不等严鸿商追着道谢,便立刻转身离开。

“晓冉,你是怎么认识这个年轻人的?”

严鸿商满脸疑惑。

这次多亏了女儿将林望带来,如若不然,自己父亲这条老命肯定就保不住了。

严晓冉答道:“我之前来医院的路上不小心开车撞了他,当时他在大马路上昏迷不醒,我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拖上车,带到了医院。”

“你开车撞了他?撞得很严重吗?”

严晓冉脸色尴尬,挠了挠头:“两只脚都撞断了,医生说他腰上还有旧伤,以后有可能一辈子要坐轮椅。”

“可偏偏他醒来之后没过多久,身上的伤就莫名其妙的好了...”

“莫名其妙的好了?”

严鸿商满脸骇然,再度将目光看向林望,但林望已经坐上了出租车。

“奇人啊!”严鸿商目光呆滞的喃喃道。

此刻,京城谭家。

作为国内金字塔尖的豪门之一,谭家的葬礼极其轰动!

谭家老爷子生前德高望重,人脉遍布整个京城,死后无数人前来吊唁。

葬礼在谭家老宅举办,而老宅之外的三条街全部人山人海。

京城各大豪门、黑白两道共上万人参加,所有大人物均出席葬礼。

谭家老宅小院里堆满了花圈,隔着三条街都能听见鞭炮声。

老宅后院一个屋宅里,这是谭家祠堂,也是整个谭家目前最安静的地方。

谭家祖祖辈辈的牌位从高至低摆放而下,而在牌位正下方,一个中年男人跪在地上,紧闭双眼,保持缄默。

中年男人正是谭家目前的掌舵人,谭秋阳。

一个七旬老人迈着蹒跚的步伐走进祠堂,在中年男人身后停下。

“大先生,吴疆已经到海安了,那颗浮珠已经物归原主,大先生可以心安了。”老人低头说道。

谭秋阳徐徐睁开双眼,一双眼睛血丝满布。

从昨夜老父亲断气到现在,谭秋阳一直没休息。

“哎。”

“谭家欠他的太多了。”他声音低沉沙哑:“父亲亡故,以至于让我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老人低头不语。

“这些天你先帮我处理我父亲的丧事,等丧事办完,你就立刻前往海安,想办法接他回来。”

老人笑容苦涩:“大先生,林少爷在海安待了已有两年,当初他说与中省的杨家有三年之约,眼下还有一年,他怕是不愿意到京城来啊。”

“我知道。”谭秋阳开口说道:“两年前我就尝试留下他,他却说他师父交代的事情没完成,哪怕我拿出谭家一半家产给他,他都仍要离开。”

“而且他师父不断施以压力,以至于这两年我想帮他都不能。”

“谭家欠他的,必须得还!不管他要不要!”

“你过两天到海安之后,将我准备的东西给他,你可以不用强求他到京城,但我准备的东西你务必要让他签字,还有他和小敏的婚事,一定要谈妥。”

“是。”老人轻轻点头。

小说《奇针狂医》 第6章 谭家葬礼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奇针狂医 第6章 谭家葬礼.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