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和离后,病娇丞相抱着她委屈哭了无广告阅读

和离后,病娇丞相抱着她委屈哭了

《和离后,病娇丞相抱着她委屈哭了》小说试读

“罢了,这件事也非你之过,下去好好养伤,邓初雪的事就此作罢。”

“是!”

苏朦喘着气,将头上的布扯下来,又换了身衣服,洗了个澡,上床休息。

这么晚了,江铖没来,她倒是也乐的清闲。

翌日,江铖没有去码头搬货,而是照顾棉尧。

这家伙对于重伤还在死撑着,导致从房梁上摔了下来。

江铖找来大夫,大夫却无能为力,这肋骨已经歪了,有半截刺穿了肺部,恐怕大罗神仙都救不了。

苏朦回来时,江铖正在熬汤药,抬头后道:“最近有个远方亲戚来投奔,受了点儿伤,最近需要住在家里。”

苏朦反应半天,才理解江铖这是在通知自己,点点头,“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说着,回了房间,将怀里新鲜出炉的手术用品一一排在桌上,眼睛微亮,真好看。

爱不释手的摸了一遍又一遍。

江益正在看书,腿还受着伤,突然抬头,看见不知从何时游荡过来的苏朦,差点儿没吓晕过去,没好气的瞪了眼苏朦,“你来做什么?”

苏朦皮笑肉不笑,“瞧你说的,我就不能过来看看你啊,话说,你这腿也伤了好几天了,怎么着也得给你看看。”

一边说,一边抓住对方的腿就要查看伤口,江益慌了,急忙捂住裤子,“你这个放浪的女人,你要干什么?给我滚出去。”

本以为苏朦乖乖听话,谁知对方完全没理会,将帮着的一排手术用的针筒拿了出来,对着江益的腿就打了一针。

“啊……你这个疯子。”江益痛的眼泪都出来了。

苏朦挠挠头,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消炎药打了怕成这样,古代人的承受能力也真是太差了点儿。

“你这个疯妇,你想害我就直说。”

“……”苏朦没好气的看了眼江益,摸了摸下巴,想着还挺顺手,扎人手感一点儿没变,还是那么准,这才高兴的离开。

留下江益一个人在原地无语,这个女人究竟是哪里来的疯子,竟然这么坏,他的腿不会就这么被这女人给弄残了吧。

想到这里,江益无比的后悔不应该和苏朦对着干,她不是人!

“咳咳咳……”棉尧一直咳嗽不断,苏朦一个在外面洗衣服的都忍不住棉花塞耳朵。

江铖不厌其烦的照顾着,一点儿怨言也没有。

这让一旁的卢翠花也奇怪的很,她怎么记不清楚家里有这亲戚呢?

一定又是江云国这个老**,嫁给他这么多年,连亲戚都没让她认全。

远在大牢的江云国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奇怪,是不是有人在念叨他?

一定是卢翠花那个蠢妇!

苏朦拍咸菜的刀定在菜板上,一把推开书房的门,临时安置的一处小床上,躺着一人。

咿?这不是昨天被她打伤的那个黑衣人吗?

怎么回事?

“系统,别作死,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宿主别气,这个……这个我也不是故意瞒着你,只是这杀邓初雪的人我怕你知道了,对你救邓初雪有影响。”

“说!究竟是谁?”

苏朦已经隐约有了个猜测的影子,但是还是想听系统说出来。

“是你相公江铖。”

苏朦没了反应,系统惴惴不安,没多久,一声轻呵,“原来是自家相公啊,那这人也不是什么远房亲戚了?”

“这人是江铖的暗卫。”

苏朦掐断了与系统的联系,江铖看着突然闯进来的苏朦,英俊的面容有了丝怒气。

苏朦也不在意,“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让我看看能不能医治。”

“你能治?”

苏朦一个白眼翻过去,“都说了,得看了才知道。”

说起来,苏朦也是个五好少年,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突然陨落一条年轻的生命。

江铖让开位置,苏朦这才上前,先用听诊器听了听,这才发现此人的伤势有些严重,应该是肺腑出问题了,得动手术。

“刷刷刷”的写了张纸,“这是治疗需要用的物品,尽快给我备齐。”

江铖打开纸看了看,虽然好多东西都不知道有什么用处,例如棉线等,他还是顺着苏朦的意思准备去了。

江益被苏朦从床上拖下来烧水,江益当然不愿,却被苏朦的一句“一次一百文”成功劝退,乖乖帮忙烧水。

卢翠花帮忙准备了些干净的衣服。

东西很快准备整齐,苏朦大手一挥让大家去了外面,这才开始忙活起手术。

卢翠花等人等在外面,江益吹着冷风,脸色阴郁,“哥,你真的相信苏朦能够治病吗?之前的大夫手艺那么好,都说没用,她能有这本事?”

小说《和离后,病娇丞相抱着她委屈哭了》 第17章 需要手术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小说和离后,病娇丞相抱着她委屈哭了无广告阅读.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