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许宁儿白桦杨小说

和偏执大佬隐婚后,她带球跑了

《和偏执大佬隐婚后,她带球跑了》小说试读

只是,有这么追加合同条款的吗?而且那是什么条款?

许宁儿十分不解,但不管怎样,白先生说的话是对的,他是老板。

而许家从白先生这儿得到了好处,就不得不受制于人。

果然,财大才能气粗啊!

现在想想,自己还真是傻,当年和父亲置什么气?一直留在他身边,把家里的一切都弄到手,还有别人嚣张的份儿么?

更不会让她们母女落到今天这种困境,大概母亲不那么辛苦,也不会病倒。

当年的自己果然还是太年轻啊,不知道立世之本是什么?

此刻才想明白,什么都晚了!!

许宁儿有些黯然地把头转向车窗外,外面似乎飘起了雨丝,很细很细,好像是春天的雨。

倒是挺符合自己现在的心情的,可白先生这是要去哪里?眼前的建筑已经很陌生了。

这些年各种各样的工作经历,让许宁儿对街区还是很了解的,所以她立刻就察觉到了。

视线里的陌生,让许宁儿忽然有种紧张的感觉,但她却没有勇气问白桦杨要去哪里?因为她确信,如果白先生想告诉自己,早就说了。

转念一想,许宁儿又暗自笑了,有什么好担心的?白先生又不会把自己甩卖了。

在后妈那里还算能卖个好价钱,在白先生这里……

“下车。”许宁儿走神的时候,白桦杨忽然冷冷地说了两个字。

许宁儿急忙回神,什么时候停下来了?迅速下车,却见眼前是一幢很独立的别墅,偏远、毫无人气。

许宁儿疑惑地看了看四周,确定这是别墅区,只是别墅与别墅之间的距离都很远,好像草原上的蒙古包,星星点点的。

这是什么地方?

白先生的别墅吗?

有可能,有钱人的房子不是都有很多吗。

跟着白桦杨走进别墅,许宁儿本能地确定很久没有人来过了,因为灰尘覆盖了所有的平面。

白桦杨也不说话,径直地向里面走,左转到一个墨色的门前,他推门就进去了,许宁儿跟紧,可是一进门,她的眼睛就睁得大大的。

这是什么地方啊?

沙袋、健身器、盘子、酒瓶、海绵垫……

四周的墙更是夸张,竟然全部是石头。

许宁儿不禁下意识地看了看白桦杨,他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吧?刚刚摆脱掉的紧张感觉,迅速袭来。

耳边似乎听见白桦杨那冷冷的声音传来,“这里的一切,你要摔、要砸,要怎么样都随意。但是我回来之前,必须停止。”

扔下这句话,白桦杨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留下许宁儿嘴巴张得大大的,半响才回过神来,这是什么操作啊?

许久许宁儿才回过神来,唉!有钱人,好好的东西,干嘛砸烂它啊?

等一下,他回来之前?他要去哪里啊?喂,我……

许宁儿追出别墅的大门,早已经没有了白桦杨的身影,果然是老板啊。

回到别墅,许宁儿四处转了转,还是别砸东西了,打扫一下吧。

听白先生的意思,他还是要回来的,灰尘这么多,怎么呼吸啊?

小说《和偏执大佬隐婚后,她带球跑了》 第18章 财大才能气粗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完本)许宁儿白桦杨小说.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