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少他又野又甜by花间公子 时鹿苏妄免费阅读

苏少他又野又甜

《苏少他又野又甜》小说试读

第13章

时鹿怎么可能去找余秀竹,正当她为难的时候,中介来人了,来轰她们走。

这套房子不在市中心,地处郊区,八十平米的房子若是按照市场价来卖,最少能卖一百万,但是被父亲五十万贱卖,包括家具都没有留,她们都非常不解。

母亲朱兰月撕心裂肺,痛彻心扉,可她也无可奈何,这房子已经不是她的。

家没了,工作也一并丢失。

时鹿把母亲带去了酒店,朱兰月虽是一名教师,但骨子里很传统,这种传统大多数都叫做迂腐。

她不想住酒店,她已无家可住,认为再去酒店里落脚会被人笑话,于是她想去时鹿家。

三层楼的别墅,难道还容不下她一个妇人?

时鹿怎么能带母亲回去,她不想让母亲知道她的婚姻在短短的大半年里出了问题,她也不能带母亲回去。

她没同意。

朱兰月固执起来也让时鹿头疼,死活不去酒店。

时鹿头昏脑胀,她绝不去叶怀周的家!

就在时鹿左右为难时,苏妄打来了电话。

少年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有一种双脚紧贴地面的踏实感,“姐姐,我在你身后,上车。”

时鹿回头,还是那辆大众,在街头散发着熠熠的光辉,潘西坐在车里,苏妄在后座,隔着昏沉的车玻璃都能看到他英俊的容貌。

时鹿和朱兰月过去,苏妄下车,打开了副驾,对朱兰月道:“阿姨请,我是时鹿同事。”

他举手投足有一种贵胄之气,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

朱兰月眼睛肿的厉害,上了车,苏妄给她系好安全带,朱兰月客气的微笑。

苏妄关上门,和时鹿上了后座。

上去后,他抽了一包消毒纸巾,漫无目的的擦着手。

他做的很随意,并未让人联想到他刚刚碰到了别人。

苏妄把纸巾捏在掌心,侧头,流畅韵致的双眸把她裹着,时鹿很不自在的别过了眼神,给了他一个白净的侧脸。

两秒后,时鹿又转头,但没有看他,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苏妄:“跟你来的。”

时鹿一下看着他,蹙眉:“你跟**什么?”

苏妄说:“你突然跑出去,出了事怎么办。”

很多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时鹿猛然咬住了唇瓣,心里一麻,或许是为了转移注意力,她也抽纸巾擦手,擦好了看到苏妄摊开掌心。

她不解,苏妄:“垃圾给我。”

时鹿哦了一声,把纸巾递给他,无意间被他的指甲刮了一下指腹,冰冰凉凉的。

苏妄攥着纸,就那么看着她,好一会儿没眨眼。

时鹿硬是被他看的两颊通红,直到她受不了,手心冒汗,苏妄才放过她。

......

时鹿没有对苏妄说一句她想做什么,但苏妄却什么都懂的,把朱兰月安排到了公寓里。

这个家不知道是谁在住,离报社只有十分钟的路程,即便是租,一个月租金也不少。

朱兰月还是不住,苏妄进屋和她不知道说了什么,出来后,苏妄带上了门,领着时鹿下楼。

时鹿跟在他身后,“你跟我妈说什么了。”

两个人都进了电梯,狭窄的空间,彼此的五官仿佛都在清晰的放大。

苏妄从口袋里拿了一包消毒纸巾递给时鹿,不答反问,“姐姐快给我擦擦,你妈碰了我。”

小说《苏少他又野又甜》 第13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苏少他又野又甜by花间公子 时鹿苏妄免费阅读.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