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文)江山不似旧温柔全本章节阅读

江山不似旧温柔

《江山不似旧温柔》小说试读

陈章这个人聪明在最会举一反三,这么聪明的人晋王瑨涛能容他,全是因为他长着一张老实人耿直的面孔,楼上见到苏依云那一刻他就明白墨昀的为什么要护着那个陆子轩的书童。陆子轩又为什么要和书童眉来眼去。这哪里是书童,这分明是苏家的大小姐,那个传闻里跟晋王一见钟情的女子。

陈章得了瑨涛的令,去查问是谁家的女眷,本可以派其他人去的,他却亲自去。

苏依云远远一瞧见陈章便变了脸色,冤家确实是路窄的。在这周围那个人正在楼上某个角落审视着她,开始只是为了她容色惊艳,之后听说了她就是自己编造的艳遇中的女主角,会不会生出些命中注定的妄想?

陆馨儿则全然未有所觉,只四下张望拉着苏依云想去茶馆坐坐。

“依依姐,这家东盛茶楼听说糕点是一绝。巴掌糕,猫耳朵,咱们该去尝尝。”

苏依云脑子一阵乱响,焦躁不安,被陆馨儿一拉扯骤然醒过神儿来,她甩开陆馨儿的手,冲着陈章走过去,二话不说扬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陆馨儿和身后跟着的嬷嬷们都楞住了,包括此时隐匿在二楼的瑨涛,有那么一瞬他都被这女子脸上杀气腾腾的愤怒震慑,打狗看主人,这一巴掌焉知不是打在他脸上,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扯开折扇挡住脸返回了内室。

“你鬼鬼祟祟跟着我们干嘛?再让我看到你,我立马拿你送官。”

这句话是明面上的,整条朱雀大街都听着呢。凡是长着眼睛耳朵的全都议论纷纷起来。

另一句是低声只有陈章自己听着:“得罪了陈先生,这样你也有交代,我亦不麻烦。”

陈章捂着脸红眉赤眼满是委屈,抬头往二楼一瞧,果不其然自己的主子这种时候躲的最快。

瑨涛见着捧着脸的陈章颇有些尴尬,嘿嘿干笑两声:“你辛苦了,这个月三倍俸禄。”

陈章愤然摇头:“属下不要俸禄。”

瑨涛有些意外:“说说你想要什么?”

陈章扑通跪下重重的磕下头:“属下请主子千万自重,不可自毁前程。”

瑨涛只当他愚忠孤勇倒也颇为看重他,他此刻身份地位尴尬,确实不该节外生枝。

俗话说的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陈章将苏依云这女子看的清清楚楚,一个长的祸国殃民面孔的女子,偏偏还挺聪明,怎么看都是前世冤孽。

瑨涛还想问到底是谁家的女眷,但看陈章的脸色,只好作罢。遗憾是真的遗憾,再回头去看,早已没了苏依云的踪影,不知为何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苏依云转身拉着陆馨儿进酒楼要一个雅间,这间位置正对着楼梯,什么人上来都看的一清二楚。后来上来的人,苏依云也多少眼熟些,赵牧原这个人进士出身一身文人气,不附庸朝中任何一派,只一心的效忠圣上,瑨涛对这个人颇为忌惮,无论如何拉拢赵大人都不给面子,曾经为着这人不给面子郁闷时摔了无数无辜的杯子。可这位硬骨头的赵大人,瑨涛到底是用什么法子收服的呢?

陆馨儿在茶楼雅间儿里坐着,偷眼瞧着面沉如水的苏依云,小二送来了热茶陆馨儿才算找着打破僵局的话头儿。

“依依姐尝尝这套茶。”

苏依云默默的喝一口,要论口感甘醇尚不及苏家日常茶饮的十分之一二,这样的场所却不少人趋之若鹜,究竟胜在哪里呢?大约不过是见面方便,某某投了拜帖府上拜会那就叫私交朝臣,路边茶馆遇到就算是相请也可说成偶遇。

巴掌糕这样的糖糕口感不错也给了苏依云灵感,苏依云吃起来颇为满意,陪着茶饮缓解甜腻。

“依依姐,咱们什么时候……”陆馨儿想问什么时候回去,这地方男人们来谈事情倒还好,女眷待起来就无趣的紧,加之隔壁总有丝竹轻唱,恐怕是老爷们儿为了助兴,请的班子里的倌人来唱曲,陆馨儿是正经的大家闺秀,好奇心是有的更多确是恐惧。那是她不了解的被人称之为肮脏的世界。

“不回去,等子轩哥哥来接咱们。”苏依云淡然的喝一口茶,她躲进这酒楼来时还没想好下一步该怎样做,见到了赵牧原反而让她有些想法,她不该这样被命运牵着鼻子走。

“依依姐,你到底是怎样想的?”陆馨儿还是沉不住气先问了出来。

“怎样想?这茶好喝,想请子轩哥哥喝一杯。”苏依云的心隐隐的痛起来,到底是要利用他吗?

“我哥他……是个死心眼儿的人,你这样对他,他会当真。”陆馨儿将茶杯重重的搁在桌上,任凭热茶泼洒出来烫红了手也不在意,神色间的气愤倒是真的,可见彼时她对陆子轩的兄妹情谊还是有的。

一席话说的苏依云心痛难当,她如何不知道,那个人只要认准了一个人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变。苏依云质问自己是否真对他有情,她是明白的,从小至大她从没将他当丈夫那样喜欢过,陆子轩是她的哥哥是她的兄长,是她除了父亲之外最亲近的人,如果能让他不伤心,她宁可选择爱他。

“我懂,馨儿你放心,这辈子我如果有个最不想伤着的人,只有子轩哥哥而已。”话说出来便没那么痛,只要他活着好好的她愿付出所有。

她们表姐妹间说话还从未如此直白过,陆馨儿倒先有些羞赧。然而死心眼儿的人又何止陆子轩一人?陆馨儿便是另外一个痴心人。苏依云抚着杯沿涩涩的笑出来,命运便如同这杯茶,分明不甚好喝,既然坐下了总要被逼无奈尝上一口的。

隔壁的小曲儿唱到凄婉幽怨,苏依云回头望着渐暗的天色有些焦急,戏要当面唱才好看扎心。

雅间儿里赵牧原把小曲儿自思乡听到思春,面前的这位晋王一句正事儿不谈,倒像十分享受,身边的近侍脸上鲜红五指印还没消,见他瞧自己,仿似没事儿人一样侧脸避过。

所以!这叫什么?物随主人型?主子奴才一式一样的不正经,简直见了心烦。皇上现如今在朝的这两个儿子,太子不正经的出名,而这一位狼子野心,偏要装出一副礼贤下士的样子来。

桌上茶水糕点半分未动,赵牧原老僧入定一般仿似在听,又仿似神游。

瑨涛先抬手止住了唱曲儿的伶倌儿:“赵大人听着曲子还顺耳吗?”

赵牧原微微一笑:“学生苦读二十载,只知圣贤书却毫不通音律,糟蹋了晋王殿下的好时光好曲子了。”

瑨涛亲自执壶为赵牧原斟一杯茶:“闻弦歌而知雅意,赵大人过谦了。”

王爷亲自给倒茶,赵牧原这点儿规矩还是对懂得的,立马起身行礼致谢,瑨涛也不说免礼,他对赵牧原是有些怨气,能得他这个拜礼,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舒坦的。

“赵大人尝尝这茶,茶是好茶,水却不用心,怪不得古人说才不配德为祸百端。”瑨涛将茶杯轻轻推过去。

赵牧原从不是盏省油的灯,他一揖起身:“才如何德又如何,自有评断却不是吾等能妄议的。”

瑨涛皱眉,这人油盐不进真是讨厌的很。

陈章却晒眼瞧一下天色,不忘提醒下主子:“王爷,天色不早了咱们也该回去了。”

赵牧原没想到晋王陛下倒是挺听这近侍的话,当真放他走了。有些偶遇到底是命运安排还是机缘巧合,这问题瑨涛无数次问过自己,真见到那一刻,他反而不想知道答案。

陆子轩匆匆赶来奔上楼之时,瑨涛正送赵牧原离开。苏依云听得脚步声猛然拉开门,谁到茶楼喝茶这样心急,只除了陆子轩他是为了她而来的,是以心急如焚。

苏依云扑进他怀里的时候,陆子轩有片刻怔楞,意识到旁边有围观者时,他反而收紧了手臂搂紧了她,这样的苏依云不该让其他人见到分毫。

苏依云抬起泪蒙蒙的美目,只娇嗔问一句:“子轩哥哥,你怎么才来。”

陆子轩抬手擦去她眼角泪珠心中竟然有甜甜的喜悦,她是想他了。

“都是我的错,我带你回家,以后可不要这样任性。”

瑨涛想为什么这个人不是他?这个人既然不是他,那如何才能变成他?嫉妒油然而生,就如他见到太子时一般,凭什么这一切要是别人而不是他的。

赵牧原先是十分不屑的,一个不守礼教的女子,长的再美也不过妖女而已。他的目光却停驻在苏依云身后的陆馨儿身上,那是一种从没有过的心跳,娇柔温情的笑容,所谓窈窕淑女便是说的这样的女子。仿佛他的心脏前二十七年都没真正跳过,在遇到她之前恐怕自己都没真正的活过吧?读了二十年圣贤书,寒窗苦读并不是为了建功立业,恐怕都只为了此刻遇见。

惊艳与深情,赵牧原这位新晋的内阁学士还未曾学会掩饰,还是少年的墨昀却会。

他眼中的悲凉自出生那一刻便有了,所以反而并不引人注目,那天在书房里替苏依云束发时的柔情,都是自作多情而已,她颇为自豪的说,我表哥可不是简单的人物。是由衷的崇拜。

过世的嬷嬷曾对他说过,女人爱男人无外乎两种,一种是崇拜,另一种是心疼。苏依云对陆子轩便是如此。墨昀轻轻避开了视线,即便他的心冷惯了,也还是会难过。

瑨涛眼中的嫉妒太过明显,以至于陈章都看不下去,再抬头瞧见陆子轩身后的墨昀,更是心如油煎。

“主子,小公子来了。”一语惊醒所有人。

他们俩你侬我侬,可见了王爷也还是要客套一下的。

陆子轩将苏依云藏在身后,先跟晋王请安告辞。

“子轩,进来书院里课业忙吗?看样子你们兄妹怕是好久没见了吧?”

陆子轩看一眼身侧的苏依云笑的宠溺:“多谢王爷挂心,表妹任性惯了。”

瑨涛心里冰凉一片,这竟然就是他编造故事里那位和他一见钟情的苏家小姐。

有人忧愁便必然有人欢喜,赵牧原此时嘴角挂上笑意,苏家小姐可不是他这个穷学士能攀上的高亲,陆家的小姐,他倒是可奋力一搏。

苏依云倨傲的白眼翻陈章一眼,陈章下意识捧住脸退后一步,这姑娘有毒。

墨昀躬身想让他们离去:“师兄慢走。”

他的声音,低且暗哑蕴含了莫名的失落。

小说《江山不似旧温柔》 第19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爽文)江山不似旧温柔全本章节阅读.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