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常小姐又在尉总心尖撒野了》大结局阅读

常小姐又在尉总心尖撒野了

《常小姐又在尉总心尖撒野了》小说试读

常安不会自恋地以为,尉容发现了自己,更没想过,他会跟着自己。

可尉容不仅跟着她,还一路跟到了终点站。

常安下车,扭头看到后面两辆黑色劳斯莱斯的时候,惊讶的瞬间目瞪口呆。

足足五秒之后,她才彻底反应过来。

虽然常安不明白,为什么沈以安说她勾-引尉容,可既然背了这个黑锅,那她要是不把勾-引的罪名先坐实了,岂不是很亏。

如是一想,她踩着六七厘米的高跟鞋,摇曳生姿地朝黑色劳斯莱斯走了过去。

两辆一模一样的车,常安不确定尉容坐在哪一辆。

凭直觉,她走到后面那辆,叩了叩后座的车窗。

车窗缓缓降下,果然露出尉容那张妖孽般的面庞。

“尉大少,去哪呀?这里不好打车,方不方便载我一程?”常安俯身过去,接下墨镜,笑盈盈地开口。

尉容放下手里的文件,稍稍扭头,掀眸淡淡睐她一眼,薄唇轻启,吐出两个字,“上车。”

常安咧开嘴一笑,拉开车门上车。

“老板,会议马上开始了。”副驾驶位上,尉容的特助孟十方迅速瞟了常安一眼,恭敬地提醒尉容。

他们跟英国的KM集团有一场重要会议,原本尉容是要去参加会议的。

“那就推后。”尉容淡声命令。

“是。”孟十方答应一声,立刻通知推后会议。

至于推后多久,那就要看尉容什么时候到了。

“我是不是打扰到尉大少工作了?”

常安双手撑到中间真皮的扶手上,支着下巴,望着尉容笑容娇俏地问道。

话落,她伸手,在尉容的注视下,按下了升起中间挡板的按钮。

看着缓缓升起的挡板,尉容稍稍一掀唇,极其危险的目光落到了常安身上,“怎么,想跟我玩?”

常安一扬眉,小手伸了过去,落在了尉容的大腿上,慢慢游走着,说,“当然想呀,就是不知道尉大少愿不愿意带我玩。”

女人的小手,像是没有骨头一般,柔软的要命。

哪怕隔着一层布料,所到之处,也犹如电流划过。

尉容睨着她,黑眸越来越沉,越来越亮,越来越热,浑身的血液,变得极其躁动,齐齐往一个地方冲去。

就在常安的小手越来越上,要滑到某处时,尉容黑眸猛地一沉,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你确定你要玩?”

再开口,尉容的声音,已经低哑性感到不像话。

常安心下一惊,当垂眸一眼看到男人身上被撑起的鼓鼓囊囊的一团时,她吓了一大跳,立刻就用力想将自己的手抽走,逃跑。

可尉容怎么会轻易放过她。

他握着她的手,跟铁钳似的,常安用了吃奶的力气也挣扎不开。

“不是想玩嘛,那就自己上。”

睨着眼前的小女人,尉容的黑眸里,火光控制不住地跳跃,某些话,不受大脑控制地出口。

四年了,除了四年前的那一晚,他从来都没有对任何女人起过念头,包括沈以安。

即便是沈以安在他的面前**了,他也没有要再碰她的想法。

他甚至一度认为,自己在那一晚废了。

可眼前这个女人,却一次又一次,如此轻而易举,引起了他全身的躁动。

“尉容,你神经病呀!难道是沈以安满足不了你嘛,放开我。”

倏地,常安怕了,也火了,脱口吼了出来。

“招惹我,还倒打一耙。”尉容勾唇,无比危险,“常安,很好,你很好。”

“放开我!”

感觉到气氛越来越不对,常安真的怕了。

什么也顾不得,下一秒,她低头直接张嘴就咬在了尉容的手腕上。

她咬的狠,尉容的手腕上立刻见了血。

尉容沉沉睨着她,狭长的眉峰渐渐紧拧起,却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口腔里满满弥漫开铁锈的味道,可尉容却仍旧不松手,常安只得松嘴,又冲着他大吼。

“尉容,你的未婚妻是沈以安,你确定要我上吗?”

……

小说《常小姐又在尉总心尖撒野了》 第10章 倒打一耙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最新小说《常小姐又在尉总心尖撒野了》大结局阅读.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