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小说无广告阅读 苏依云陆子轩小说

江山不似旧温柔

《江山不似旧温柔》小说试读

苏依云有些艰难的坐起身来,最开始不觉得,睡了一觉反而浑身酸痛起来,每一寸骨肉都像被碾碎重组了一样。

庙里的客室并不宽敞,四壁皆白青布的帷帐,外面雨声依旧,虫鸣之声也没有稍减。

屋里只在桌上点一盏昏黄油灯。

苏锦绣衣带未解照顾了自己一夜,此时脸色苍白眼下是青黑的眼圈,然而即便如此她依然是个美人。

“小姑姑,你歇一会儿,我好多了。”苏依云拉苏锦绣坐在身旁,想劝她休息会儿。

苏锦绣展开手里的湿帕子,替她擦拭满头满脸的汗:“长生哥哥说,出了汗就好了。”

苏依云点点头,一晒眼看到墨昀的那件旧外衣,搭在屋中椅背上,不由得有些烦心。

梦里的那些惨剧,如果她再无所作为,是不是仍会发生?

“我听子轩说,是你救了馨儿?”苏锦绣抚着她鬓边碎发悠悠的问道。

她神色有些忧伤,并没有半点对苏依云舍身救人的赞许。

“小姑姑……”苏依云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问亦或者不问。

“长生哥哥说她的腿上恐怕要留伤疤的,她一向心高,将来……”苏锦绣的担忧苏依云是懂得的。

她虽旧了人,却没有护的对方周全,大家闺秀的将来,无外乎两条路,一是门当户对,而是进宫选秀。

如今她受了这样的伤,只怕这两条路都断了。凭着陆馨儿的心高气傲,以后的日子只怕谁也过不舒心了。

苏锦绣低着头叹息一声:“幸好你没事儿。”

苏依云并不开心,她倒是盼着自己有事,这次受伤的如果是她,现在她完全不必烦恼将来。

想到这儿,她反而有了主意,不如将错就错。

“小姑姑,有件事我想麻烦你,如果有人问长生哥哥,请他务必就说受伤的是我。”

苏氏独生女儿,坠崖毁容这样的传言于她是真的有利,对陆馨儿也是好事儿,只要不是进宫,她照样能议亲嫁人,只要找个好人就万事大吉。

苏锦绣犹豫着,她实在想不明白自己侄女这小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苏依云只喃喃解释一句:“小姑姑,我既不想进宫去,也不想嫁个素不相识的人。”

苏锦绣的脸倏然一红,不再逼问,她小侄女自病好后,对陆子轩的态度更加热情,时间一长见不到,便急的什么似的,待他来了,只眼泪汪汪盯着他一个劲儿的瞧。她到底年长几岁,这些情状她是懂得的。

虽说陆家败落,陆子轩的为人,哥哥和她却都是满意的。

“好,都听你的。”

苏依云不想去探究小姑姑到底想了什么,只要能照她的话去做就好了。

庙里晨钟响起,僧人们大约要上早课,苏锦绣累了一夜,打个呵欠,在苏依云身旁倒头便睡着了。

苏依云拖着一身的酸痛悄悄爬起床。这次出门本就没带换洗衣物,犹豫再三她还是穿上了墨昀给她的那件青衫。

他身量高穿起来略长一些,束腰带时不由的感慨,他还真是瘦。

胡乱拢好头发出门去找陆子轩。

雨还是没停,清晨山中寺庙雨雾交加,寒气沁骨。这一个院落皆是香客,苏依云出了门也有些恍惚,不知哪间才是陆子轩的居室。

她牢牢的抱住自己的手臂,望了眼天,心想还是先找师傅们取水洗漱吧。

后院只有一口水井,井台上余了半桶水,苏依云挽起袖子用手捧一捧水扑在脸上,冰凉的井水激的她头发都竖起来,只好在水井旁哎呦哎呦的一面惨叫一面洗脸。

昨夜陆子轩在房中写了半夜的字,都难逃被搓揉丢弃的命运,以往无论多烦闷默诵一遍心经都会安宁,这一次却是不同,他怎么都静不下心来。

妹妹的腿伤,周长生说处置不好是要留下伤疤的,他的妹妹他自己清楚,心只比天高。

还有苏依云身上那件男人衣衫,危难之时互相帮助,对方也算是个好人,可这铺天盖地的酸楚嫉妒是怎么回事儿呢?他甚至设身处地的想了下,如果是陆馨儿他是否会如此心境,那种忧心与嫉妒他骤然分的清清楚楚。

一晚上心神不宁,直到天快亮才伏在桌上睡了会儿。

半梦半醒之间,仿佛听到有人哀哀惨叫,是苏依云!他几乎是瞬间便清醒过来,披了衣裳便往外跑。

在后院水井旁,见到那个被井水冰的鼻子通红的女孩子,一颗心软的一塌糊涂。

她抬头瞧见陆子轩,自己先傻呵呵的笑起来。

待陆子轩走到她跟前,伸出手攥住她的一双纤手,帮她暖着。

“子轩哥哥,你没睡好吗?”苏依云关切的望着他,他眼底的青黑痕迹明显,显然是一夜未眠。

“你别担心,我都跟小姑姑说好了,要是有人问起来就说是我受了伤,将来议亲的时候帮馨儿找个好人。馨儿那么漂亮这点小伤,只要人品好的都不会在意的。”

“那你呢?”陆子轩开口时声音暗哑晦涩。

“我?我嫁不嫁人都没关系,反正爹爹愿意养我一辈子的。”她笑起来如同小时候一般的天真,弯弯的月牙眼全是甜甜的味道。

陆子轩长舒一口气,是甜的,他的依依从小就是这样甜蜜的女孩子。

“子轩哥哥这水不能用,实在是太冰了,等我去找师傅要些热水来……”

苏依云要撤回自己的手来,却被陆子轩牢牢的扯住,他不想放手。

他眼中的情意,苏依云不是不懂,然而她却那么害怕,害怕这份情意终究会害了他。

她眼中的拒绝犹豫,让陆子轩心中沉痛。

他缓缓的放开苏依云的手低声道:“你回房去吧,我去取热水。”

苏依云见不得他伤心,原想解释一下,身后却传来让她心惊的熟悉的声音。。

“陆公子原来您在这儿呢,我们王爷有请。”

陆子轩慌忙收拾心情,转身行礼:“不知,晋王殿下召见在下有何事?”

陆子轩缓缓走上前,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递给来传话侍从。

那随侍没半分犹豫,抬手轻轻推拒了:“陆公子不必如此,不好叫主子久等。”

晋王?他怎么会在这里?他竟然在这里?苏依云整个人瑟缩了一下,躲在陆子轩身后,来传话的人她是认得的,她甚至还记得这声音的,瑨涛身边的侍卫长陈章。

以前晋王府的安防就是交由他来处置,瑨涛对他颇为倚重,那封宣陆子轩的进宫的诏书,也是他去传的旨意。

那时的瑨涛信的过的,也只剩下他了。

苏依云快走几步跟上拽上陆子轩的衣角:“少爷,我跟你一起去。”

陆子轩颇为无奈,却也只有让她跟着。

陈章实在不知怎样得罪这位陆先生身边的书童,只觉得这书童瞪着他的眼神里都要冒出火来。

瑨涛居住的院落是了然专门空出来的,院子里宽敞且幽静,角落处翠竹怪石相映成趣。

陆子轩迈步进了屋子之前,不放心的回头看一眼。苏依云闪身在门边没有随他进去。

门是开着的,听声音就够了,陈章亦站在门口另一边倒是十分规矩的立着。

光听着声音,苏依云也知道,里面必定一番虚礼,跪拜问安。

瑨涛放了手中经书,忙起身去扶陆子轩。

“你我说起来还是亲戚呢,不用如此客气。”瑨涛待他跪拜完了,才抬了抬手算是虚扶了一下。

苏依云嘴角露出不屑神情,即便是沾亲带故也是同太子沾亲,这也能扯得上关系吗?

她的母亲同陆子轩的母亲,与废后元氏是出自一门的堂姐妹,她多多少少是知道些旧情的,废后元氏不欲姐妹共侍一夫,在母亲和姨母到了婚嫁年龄时,不顾宗族的反对给姐妹俩赐婚。

她的母亲嫁进了苏家,过的十分幸福,却不料天不假年,姨母和姨父也不幸早逝。

但无论如何是要好过嫁进宫中的。

苏依云幼年时曾去外祖父家问安,听外祖父与祖母私下里感慨,要不是废后元氏善妒,姐妹三人同进宫去,怎么会给那对妖孽一般的姜氏姐妹得逞。

后来她便拖懒不太爱去外祖父家,陆家没落外祖父有些势力,陆馨儿也不爱往那府里去了。

姐妹俩只有庆寿和春节这样的大日子才会去一趟。

陆子轩做人一向懂得进退,晋王与他攀亲戚,他却不能就此认可这亲:“学生无官无职,当不得王爷如此看重。”

瑨涛笑一下,请他坐:“子轩你太过自谦,舅舅常同我说,整个云江书院也就你有资格做太子侍读。”

陆子轩依然宠辱不惊甚是淡然:“好多师兄读书都比学生要好,姜院首再三斟酌选派了他人。”

瑨涛倒是有些意外:“可惜了,这样的好机会你倒不肯把握?”

做了储君的侍读,不用几年便可不试而直入翰林院,多少读书人梦寐以求的好机会呢。

瑨涛不由得好生打量起眼前这个青年,眉清目秀生的不错,眉宇间的自有一股坚毅神色在,他们陆家没落此刻他寄人篱下,看他神色也不应如此不知进取?

陆子轩垂首答道:“回王爷的话,学生若真是书读的好,不做侍读考科举也是一样的,若是学生考不上科举,那也必然没资格做侍读,并没有什么可惜的。”

瑨涛颇为赞赏的点点头:“也罢,东宫那地方规矩大不去也很好。”

苏依云心中放下一块大石,陆子轩到底是没有答应去做太子侍读的。

太子为人荒唐,早有传闻有龙阳之好,当初废太子,惠帝便桩桩件件的叱骂太子,这便是其中一条。

“昨日受伤的家人可好些了?”瑨涛貌似亲切的聊起家常。

她甚至都能想象出瑨涛的笑容,遇上他想笼络的人,他会站起身来与人交接,人人都说他礼贤下士并没有王爷的架子。

那得看对方是谁,没用之人,他才不下这份心思,不过是嘴上客气一番罢了。

那他现在是打的什么主意?

陆子轩眼中闪过一丝意外:“多谢王爷关心,已经好多了。”

侍从陈章忽而抬手在门边轻敲三声,瑨涛问道:“怎么了?”

“回王爷的话,他来了。”

苏依云抬起头看到那个瘦高的少年站在逆光里,自阴影中一步步走来,行至她身边神色未动,他说到做到,果然装作不认识的。

陆子轩回头瞧见墨昀的那一刻,忽然想起苏依云的那件衣裳为何会眼熟。

小说《江山不似旧温柔》 第9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第9章小说无广告阅读 苏依云陆子轩小说.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