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言深爱by南麒在线阅读

浅言深爱

《浅言深爱》小说试读

宋浅浅从没有在纪斯言的脸上看见过这样的表情,一时间有些害怕,陆羽生眉头微蹙,站起身,以守护的姿态挡在宋浅浅面前。

“滚开。”

“纪斯言,你这副抓奸的表情是不是有病?你知不知道她为什么躺在这里?”

“陆羽生!”

宋浅浅紧张地攥紧了手指,下意识阻止他的声音,可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下一瞬,纪斯言的拳头就已经落在了陆羽生脸上。

这一拳他没有收力,直将他打得跌到地上,重重摔到墙边。

纪斯言胸膛起起伏伏,覆满冰霜的俊容竭力克制着怒火,听见宋浅浅担忧的惊呼,缓缓转身。

“宋浅浅,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病,能作为你几次三番勾引男人的借口?这么快就拿到合同,你知道什么叫羞耻吗!”

怒吼的声音令宋浅浅瞬间抬首。

他以为,她是出卖美色换来的合同?在他心里,她恐怕一直都这么不堪。

眼泪夺眶而出。

“我不知道。反正马上就要离婚了,我是什么样的人,跟你有什么关系?”

心中的疲倦浓浓涌上来,她平静地说着,任由眼泪汹涌淌落,像是要把悲伤都流淌而尽。

纪斯言眼底黑气灼烧,听见她破罐子破摔般平静的语调,心中一层一层漫出的妒意如尖刺般刺得他生疼。

事实上,在他知道宋凛年少时曾经喜欢宋浅浅,心中酸涩和嫉妒就从来没消减过。没想到,她居然转眼又和陆羽生搅在了一起。

面色冰冷地拎起陆羽生,对着他腹部又是重重一拳。眼中浓郁的狠戾之色,竟想要把他打死一样。

纪斯言是练过专业拳击和格斗术的,宋浅浅吓坏了,扑到陆羽生身上凄厉嘶吼:“你闹够了吗!”

输液架因她的动作“哐当”倒地。

宋浅浅手背上的针管血液瞬间回流,她却任由鲜血流出,只睁着含泪的清眸,对他怒目而视。

纪斯言漆黑明净的眼里,有什么碎裂开来。

原来一直追在他身后,一直在家里等他回家,一直不肯离婚的宋浅浅,也会为了别的男人不管不顾。

就在这时,陆嫣冲进病房,抱住他的胳膊无助地拼命摇晃。

“斯言不好了,有几个资方闹着要撤资,你怎么能在这时离开公司呢?难道你要丢下这个十几亿的项目不管吗?你答应过,要为我建成电影乐园的!”

陆嫣的话带着哭音。

纪斯言沉着脸没有说话,纪氏旗下很多员工都进了这个项目组,他的确不能不管。

手臂上的肌肉因紧攥流血的拳头露出青筋,他怕自己对宋浅浅动手,牙关紧绷脸色铁青地离开了一片狼藉的病房。

身后,宋浅浅一直望着他离开的方向,浑身发冷。

原来,南安集团上下的心血,她拼了命去推动达成的合同,只是纪斯言送给陆嫣的一个礼物。

新的合同顺利签约,项目有条不紊地推进。

纪斯言每日被无数个工作拉住,他没有时间再管宋浅浅在哪,有没有再来公司,在和哪个男人鬼混。

午夜梦回,都是她麻木的泪眼和平静的嗓音。

电影乐园的项目已经落地,周末过后,一叠酒会和庆功宴的邀请函都希望他出席,纪斯言没有理会,只觉浑身的每一丝肌肤却都充斥着焦躁不安。

目光落在手机上,他拿过来,划开,才发现焦躁感来源何处:

宋浅浅一日不落的短信,在发送了将近7个365天之后,倏然停止。

已经两天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她也没有再问他:今天回家吗?

脑海里赫然浮现出她和陆雨城在病房里亲昵拥吻的画面。

手中钢笔,生生折断。

纪斯言眼中戾气横生,她不问了,还能有什么原因呢?

“纪总,您要出门吗?我这就叫司机备车......”李成言见他出来,忙放下手中的文件跟上来,看到他手上的鲜血和发寒的脸色,吓了一跳,声音都止住了。

宋浅浅不在工位上。

盯着那个空荡荡的工位,心中骤然一空。

“她人呢?”

李成言闻言一僵:“她在公司邮箱里递交了辞职信,这两天太忙,我也是刚刚才发现......”

纪斯言修长挺拔的身子一下子愣在那里,宋浅浅桌上的东西都还在,甚至放着她一直视若珍宝的合照。

她什么都不拿,就这么走了?

李成言看着他阴沉的脸色背后冒出一层层冷汗,但想到纪总一直迫不及待想和宋浅浅离婚,出于责任,还是顶着压力提醒道:

“纪总,今天是周一,你不是约了宋浅浅十点离婚登记处见吗?”

小说《浅言深爱》 第9章 她走了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浅言深爱by南麒在线阅读.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