赐我一场华尔兹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赐我一场华尔兹

《赐我一场华尔兹》小说试读

顾承希赶回别墅的时候,见钟意坐在沙发上,悬着的心终于落下,随即怒火上涌。

“提前走怎么不跟我说一声,你知道大雪天多危险吗?”

钟意把毯子裹紧,“我突然有事,就先回来了,你之前不也临时有事抛下我吗?”

看出她情绪不对,顾承希将责备的话又咽了回去。

“蛋糕店都关门了,我在超市买了一个小的。”

这是个卡通蛋糕,粗糙,可能用料就不好。和那个四层蛋糕比起来,像极了她和蒋奕涵,旧人和新欢,多应景啊。

顾承希没留意到钟意的情绪变化,他换了新蜡烛点上,然后关掉客厅的灯,放柔声调,“你还没许愿吧。”

许愿,要在有机会实现的前提下进行。

望着跳跃的烛光,钟意不知道自己许愿的意义在哪。

良久,钟意唇瓣轻启。

“我希望,时光倒流,回到十七岁。”

十七岁,她在花滑界崭露头角,跟顾承希萌生情愫,是一切美好的开始。

顾承希目光游移,显得心不在焉。

“你怎么不祝我心想事成?”她苦笑着反问。

顾承希浑身一震,终于明白钟意提前离开的原因了,她这是知道他们在另一个房间庆祝的事了。

钟意殷切地望着对方,想等一个解释,只要顾承希说,无论多离谱,她都相信。

可一直等到蜡烛熄灭,顾承希都没任何表示。

房中陷入黑暗,钟意眼底的光也随之熄灭。

她艰难的挪到轮椅上,径直回房。

过程中顾承希想要帮忙,被钟意冷漠推开,他给的,并不是她想要的。

顾承希愣在原地,望着紧闭的房门,心里突然有些不安。

卧室里,钟意扶着桌子,靠手臂的力量支撑起全身。

想要自救,唯有靠自己。

可惜她双腿绵软无力,刚一撒手,就重重摔到地上。

她这双腿,曾在冰场上做出无数高难动作,如今她只想站起来而已。

体力很快被透支,累得喘不上气。

她无力地捶着地板,恨自己不争气。

门被推开,顾承希是听到声音了。

他把钟意抱到床上,替她搓揉青紫的关节,“别折磨自己了。”

是为她好的语气,却掐灭了她最后的希望。

“我想试试,万一有奇迹出现呢!”

顾承希皱着眉,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坚持,“医生说过,物理复健对你的腿起不到作用,何必做无用功?”

见钟意脸色不对劲,顾承希只当她又在闹情绪了,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眸色一沉。

“你发烧了?!走,去医院。”

“我不去!”钟意推开他。

顾承希揉揉眉间,神情疲惫,说出的话已经不耐烦了。

“别闹了好不好,已经很晚了,之后就要准备世锦赛了,钟意,我真的很累。”

心被攒成一团,钟意突然想起蒋奕涵的话,照顾一个瘫子,确实委屈顾承希了。

可她的委屈又该向谁诉说?

“已经吃过退烧药了,我没事。”她尽量伪装得很平静。

尽管没抬头,可她知道顾承希正望着自己。

难堪的静默持续许久,顾承希离开了。

这一晚,两人,一夜未眠。

次日,训练基地。

钟意高烧未退,她强忍着异样,大家的训练计划已经定下,她帮不上什么忙,至少不能给人家添乱。

浑身上下散架似的疼,她伏在桌上,恹恹欲睡。

直到蒋奕涵推门进来。

“师姐,咱们聊聊吧。”

她笑得人畜无害,但眼神里的攻击意味,过于明显了。

钟意微微蹙眉,没回话。

“听承哥说,你昨晚在家练习走路来着?”

钟意脸色转白,她没想到顾承希连这种事都对蒋奕涵说。

他是用什么语气提及此事的?不耐烦,或是嘲笑?

深吸一口气,钟意故作淡然,“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已经分散承哥很多精力了,就别再用这么拙劣的方式吸引他的注意,不觉得很矫情做作吗?”

蒋奕涵凑得更近,声音转低,“大家都是女人,你那点小心机小手段,我一眼就看透了。又不是十七八的小女生,真让人倒胃口!”

“认命吧,你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天天对着我们,沉舟侧畔千帆过,你心里不难过吗?”

不知道是病的,还是气的,钟意脑袋嗡嗡作响,眼前金星乱迸。

“你到底想说什么?”

“师姐,离开省队吧,我也是为了你的身体考虑,就算你能站起来,你也不可能上冰的,你的身体,已经回不到最佳状态了。”

明明心里恨得要死,可钟意几乎被对方说服了。

她这个身体,已成定局,可她好不甘。

“我的事,与你无关。”

蒋奕涵正要还口,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顾承希快步走进来,在看到钟意的时候,略微一愣,但目光很快就回到了蒋奕涵身上。

“比赛的曲目定下来了,是《梁祝》。”

小说《赐我一场华尔兹》 第6章 认命吧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赐我一场华尔兹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