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憨后:被暴君偷听心声未删减阅读

重生憨后:被暴君偷听心声

《重生憨后:被暴君偷听心声》小说试读

“无妨,让他过来。”

叶轻眉放下裙摆站定,淡淡道。

那小厮被两名内卫守着仅靠近她十步开外。

“你找本宫所为何事?”叶轻眉道。

“娘娘,公子在右巷等你。”

那小厮只是憨笑并未说话,叶轻眉耳中却传来他的声音。

好家伙,传音入密?

叶轻眉了然,呵斥道:“大胆刁民,望着本宫笑什么。快将此人丢远些!”

“是。”

那两名内卫架着小厮往旁边利索一扔。

“本宫有些气闷,想在这附近走走,稍后回宫。”

叶轻眉突然皱眉扶额道。

“这……”

为首的内卫长有些为难,面上仍是恭敬道:“娘娘,圣上只说准许您回府颁旨,没说其他的。”

叶轻眉一挥衣袖,做出国母做派:“难道我身为皇后,连这点权利都没有吗?”

“臣不敢,娘娘言重了。既然如此,臣派两名内卫相随,以护皇后娘娘周全。”那内卫长退一步道。

“你叫什么名字。”

叶轻眉不答话,反问他道。

“回娘娘,臣叫宁无言。”内卫长一头雾水,不知皇后娘娘为何突然问他名字。

宁无言?我看你话多的很!我说一句,你可以讲十句,不如改名叫宁多舌好了。

叶轻眉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你可知陛下为何会突然改变心意不杀我叶氏一族了?”她轻笑着问道。

宁无言跪下道:“臣不敢揣测圣意。”

“呵,既然不敢,又为何阻拦本宫独自散心。你说圣上只叫本宫回家颁旨,可有皇上亲口说不允许本宫散散心再回去?”

跟老娘玩文字游戏?我玩死你。

叶轻眉心底得意万分,面上却是无波无澜的。

“臣……”

宁无言还想说什么,却被身后一名灰衣内卫拉住了袖子。那内卫向叶轻眉行了礼道:“皇后娘娘金尊玉贵,自是说什么咱们做奴才的便听什么。”

叶轻眉闻言看向这个‘抢戏’的内卫,长得油头粉面,不似宁无言敦厚老实,想必惯是个见风使舵的人。

“宁无言,你怎么说?”她再次看向他,淡淡道。

真是磨磨唧唧,做皇后也不是那么爽嘛,一点自由都没有。

叶轻眉心里吐槽道。

暗处藏着的宁千易见一贯话多的内卫长被叶轻眉三言两语堵了个无话可说,又听到她满腹吐槽牢骚,愈发觉得这个女人有趣。

但有趣归有趣,她想干掉他自己做皇帝这事,他过不去!

“娘娘请。”

宁无言戴着护臂的左手一挥,恭敬地道。

他心底却在想,这位皇后娘娘惯是沉默寡言的,怎么今日这般能言善辩。难道是遭逢大难使得娘娘她性情大变了?

叶轻眉领着小檀往那条小巷走去,待到附近又让小檀守在那处见人靠近便出声提醒她。

小檀不明就里,但她惯是对叶轻眉言听计从的,只郑重点头应下。

叶轻眉整理了一下挽臂披帛,故作轻松地朝小巷口走去。

方入巷口,便瞧见几步之遥站着个月白长衫,头戴碧簪的年轻男子。

【啧,这就是叶皇后喜欢的少年郎?看来这位皇后是真的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样子。】

【说来这男子长得也还过得去,估摸着180左右吧,皮肤白皙,没有眼睛灿若星海,脸上也没什么黑眼圈,大毛孔之类的瑕疵。】

【但是吧,眼睛这么细长,嘴唇也薄,听人说薄唇人多薄性。】

【这身子板太单薄了,瘦不拉几的看起来活不久的样子。】

寥寥几步,叶轻眉在心底跟系统吐槽起来。

暗处的那人听了她的心声,情不自禁摸了摸自己的唇,这不算太薄吧?自己从小习武,练骑射,身子板也算健硕那挂的……

旋即立刻放下手,暗啐道:朕在做什么!

堂堂大齐帝王,躲在这暗巷看着自己的皇后与自己的亲弟弟私会,恐怕从古至今,他是独一份的。

“小眉儿。”

宁绥之见着是她,面上露出欣然神色,微笑着走向她。

“绥之哥哥。”

叶轻眉学着叶皇后当初那样叫他,语气中带着一丝幽怨。

“小眉儿受委屈了。”宁绥之说着就要拥她入怀,却被叶轻眉巧妙躲开了。

“我现在这种身份,你不应该在此时约见我的。”

叶轻眉打算套他话了,想看看这个阴险小人究竟要玩什么把戏。

“叶府暂时是安全了,但皇兄这样残暴执政,甫台兄为之殊死搏战,真是不值得。”

“绥之哥哥,原来是你同陛下求情才使我叶氏暂保性命无虞的。”

叶轻眉心里快吐了,宫斗戏看了不少,这第一次自己上本演还是怪叫人抹不开面的。

“你于我而言如同性命一般,我又怎会看着皇兄将叶家赶尽杀绝?小眉儿,你受苦了。”宁绥之满眼疼惜地看着她。

【呵呵了,我受苦还不是拜你所赐,你要争狗屁皇位就争去,拉无辜的女人进来算什么男人。】

【如果不是你骗了白莲花似的叶皇后,哪有这么多狗屁事情!】

【还好意思说是自己求情让暴君改变主意的,分明是我自己用尽力气争取来的好吗狗男人?】

宁千易本心中不悦二人私会一事,但从头至尾叶轻眉都在心里吐槽自己这位皇弟,令他阴郁的心情舒展不少。

“绥之哥哥这样说,是想到彻底解救我叶家的法子了?”

叶轻眉装作眼前一亮,抓着他的胳膊道。

“我的确想出一个法子,若是皇兄最后仍执意要杀叶氏,那么——为了保住你,我只好对皇兄说你怀了我的骨肉。”

哈?什么鬼东西?!

叶轻眉没想到这剧情发展成这样,难得地愣住了。

“小眉儿你先听我说,叶氏一门人口太多,我现在的权力是不够将你家人全数保下的,但我若将你的性命保住,何愁报不了这灭门深仇?届时你想杀皇兄还是囚禁他一生都听你的。”

宁绥之眼神清澈,仿佛真的在为她着想一般。

【玩家,你好动动了。别像个雕塑一样站着,当心穿帮。】

见叶轻眉没有反应,系统忍不住开口提醒。

【不是,我在想我怎么回,这人的想法太无耻了,我忍不住想暴揍他怎么破!】

叶轻眉全身的武力细胞都在叫嚣着,打他,打死这个卑鄙小人。

“绥之哥哥,这样有损你我清誉啊!就算我苟活下来,又如何面对我叶氏列祖列宗?”

她泫然欲泣,悲伤地道。

【不得不说狗男人这法子真的很刑!这话一出暴君只会更快的处死她吧,自己的皇后跟别人有染,还有了孽种?当事人都看不下去了好伐?】

【我就说历史上暴君怎么会对自己的结发妻子施行五马分尸这样的恐怖刑法,原来是这位推波助澜的。】

【这位逍遥王对暴君说自己和皇嫂早有肌肤之亲,甚至她腹中已经有了自己的骨肉,这对一个骄傲的帝王来说是多耻辱的事情!远胜过最信任的将军背叛大齐!】

【这样一来叶氏还想有活口?她叶轻眉还想活命?怕是第一个死的就是她。】

这里她就要稍微同情一下暴君了,他这人其实长得也不赖,还挺帅的,就是性格阴晴不定了点,残暴了点。

但他被自己的亲弟弟戴绿帽这事,她同情他!

小说《重生憨后:被暴君偷听心声》 第16章 被亲弟弟戴绿帽,暴君我同情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重生憨后:被暴君偷听心声未删减阅读.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