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琴明廷钊

重生萌崽在七零

《重生萌崽在七零》小说试读

骡车颠簸着,明琴被赵秀抱在怀里,摇摇晃晃的,竟然睡着了。

“琴琴,琴琴……”被赵秀唤醒,明琴揉着眼睛从妈妈怀里抬起头,就看见了街道两边的红砖房子,公社到了。

前几天赵秀住院,她已经来过公社了,公社的单位都聚集在一处,大都是半旧的红砖房子,还有一条贯穿东西的柏油马路。

娘儿俩在邮电所门口下了车,赶骡车的姜胜林嘱咐赵秀:“我去生资站装化肥要排队,可能要等一阵子,你们娘俩办完事也别着急,就在供销社门口等一会儿哈。”

“行啊,胜林哥。”赵秀答应着,目送姜胜林赶着骡车走远,这才牵着小明琴的手进了邮电所。

赵秀估摸着时间,赵利国应该打完电话了。

谁成想,她牵着女儿一进去,就看见了正在打电话的赵利国。

“……啊,那我就先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再找你。”赵利国说完,又对着电话听筒寒暄两句,才挂了电话。

赵秀一拉琴琴的小手,躲到了一边。

明琴探着小脑袋,看着大舅赵利国脸上隐着懊恼和怒色,匆匆付了钱离开。

“妈妈,大舅走了。”明琴扒着门框看着大舅骑车走远,连忙向赵秀汇报军情。

赵秀叹口气,从柱子后边走出来:“琴琴,你就在门口玩,妈妈办完事儿咱们就走,就一会儿。”

明琴微微仰着头,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用力点头。

柜台后边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被明琴的样子可爱到了,笑着道:“你女儿真可爱啊,像洋娃娃。”

明琴的小表情一僵,暗暗瘪嘴,什么洋娃娃?她是正统的华国人,怎么会是蛮夷样貌?!

赵秀却很高兴,朝人礼貌一笑,客气道:“调皮着呢。我打个电话。”

明琴眨巴眨巴眼睛,没有作声:赵秀出门前说的是寄信,可没说打电话。

打电话要先填单子,明琴踮着脚看着赵秀填了两张单子,然后跟着那名年轻的工作人员进了里边的一个房间。

临进去,赵秀又嘱咐了明琴一句:“琴琴在这等着,妈妈一会儿就出来哈。”

“嗯嗯,知道了。”明琴爽快无比地答应一声,瞅着赵秀踏进里间,她立刻转身出门,脚步轻盈无声地跑到话务室的窗户底下,把耳朵贴到了墙上。

“嗤……”闷笑声突兀传来,明琴倏地转头看过去,一双圆溜溜地黑眼珠儿看着面前的两个男人,狠狠地瞪了一眼,扭头,不说话。

“嘿,小丫头人不大,脾气不小。”小年轻笑嘻嘻地开口。

明琴拍打着自己的小短腿,看都不看他一眼。白瞎长了那大个子,连文程都不如,大傻子!

“嘿……”年轻人没想到在个小丫头这儿碰了钉子,颇有些不忿,再要开口,却被旁边年龄稍大的男人止住。

“小吴,你进去打电话吧。”

“好的,邢所长。”说到工作,年轻人正经了神色,答应一声,大步进屋,没再看墙根下的小丫头。

大傻子离开,明琴却没有放松,反而更加提了口气。直觉告诉她,剩下这个年龄稍大一点的男人更不好对付。

刚刚只是扫了一眼,明琴却把两人的模样看了清楚。

两人都是一身蓝,红领章加帽徽,看装束应该是这里的公安,类似于古代衙门里的差役、捕快之流。

男人又往前走了两步,来到了明琴跟前。

“你是跟大人来的吗?”男人微微俯身,声音轻柔地询问。

明琴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心道,这人还真是捕快干惯了,见个小孩儿都要问出个一二三吗?!

她默了片刻,才别别扭扭地点点头。看在他没有问她腿麻的事儿,就配合他一回吧。

男人没有再问话,竟把手伸进口袋,然后,手一翻伸到明琴面前,掌心里托着两颗黄色蜡纸包裹的水果糖。

这种糖,‘明琴’吃过,是带一点酸味儿的橘子糖,‘明琴’印象里还挺好吃。

明琴却没有接糖,而是干脆地摇头,拒绝。

她又不是真的小孩儿,还想用两块糖就哄住她?哼!

男人轻声笑起来,连眼睛里都因为笑而微微弯起:“你不喜欢吃糖吗?”

明琴:“吃糖牙疼。”

“嗬,连吃糖牙疼都知道啊,你知道的可真多。”男人笑着,一手拉了明琴的衣襟,很自然地把两块糖放进她衣襟上的口袋里。

“不多吃,吃完用水漱漱口,就不会牙疼了。”男人笑道。

明琴自己都没注意到,已经不知不觉放松了对男人的戒备,仰着脸看他,片刻道:“你是公安吗?”

男人微微一挑眉,道:“你连公安都知道啊,还真是个聪明的小姑娘呢。”

明琴扯扯嘴角,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睛:“那么,坏人偷小孩儿,你们管不管啊?”

邢俊山被小丫头一句话给说愣了,正要开口,却听身后有人叫他:“邢所长。”

邢俊山回头一看,笑道:“是利国啊?今天怎么来公社了,是大队里有什么问题吗?”

刚才那位女同志邢俊山叫不上名字,但隐约记得就是赵利国所在的南河村社员。

那么,赵利国来,是不是因为小丫头说的,拐带儿童事件呢?

赵利国憨厚笑着,放好自行车走过来:“大队里没什么问题,我来是办点儿私事。”

说着,他已经来到明琴面前,弯腰伸手,自然亲近地用手指点点仰着脸小丫头的翘鼻头,笑道:“这是我外甥女,约摸是跟着我妹妹来的……”

“你外甥闺女?”邢俊山微微惊讶着,笑道,“这小丫头一副机灵劲儿,可不太像你。”

赵利国笑容微顿,尽管他不愿意,却也不得不承认,小丫头出挑的样貌,还有这份聪慧伶俐的劲儿,大都是随了老明家人。

不等赵利国回答,脆生生的童音传过来,明琴仰着小脸,神色认真道:“当然是随我妈妈呀。”

接下来的话,小丫头好像是不知道怎么说,停顿片刻,道:“我大舅是大人了,不用机灵了,要……稳重。嗯,姥姥说的,就是稳重。”

小说《重生萌崽在七零》 第6章 随了谁?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明琴明廷钊.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