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苇欢欢沈鹤渊by苇欢欢在线阅读

新生代网文写手“苇欢欢”带着书名为《苇欢欢沈鹤渊》的现代言情小说回归到大众视线,本文是一本以现代言情为背景的爽文,围绕主人公苇欢欢沈鹤渊身边的传奇经历展开,剧情梗概:听到声音,满头白发的苇奶奶拄着根断了一小截的拐杖走了出来。苇欢欢上前扶住她,想问她有没有按时吃药,却听苇奶奶叹了口气:“…………...

苇欢欢沈鹤渊

《苇欢欢沈鹤渊》小说试读

“经本庭宣判,被告人苇欢欢犯盗窃罪,根据刑法第264条,判处有期徒行三年!”

沈鹤渊泛白的唇颤了颤:“为什么?”

“小叔忘了吗?这个罪,是你判给我的。"

上天判我死行,由你亲手执行。

气氛沉默了一会儿,沈鹤渊看着她微颤的手,收紧了拳。

"上诉吧。”

苇欢欢神色微滞:“不用。”

沈鹤渊被她毫不抗争的态度惹得多了丝莫名的心烦。

他拧着眉,语气多了分恼意:“你怎么就不能把当初纠缠我的精力放在眼前的正经事上?”

苇言,苇欢欢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沈鹤渊脸一沉:“三年后出来,你就是有案底的人,你还能指望自己给你奶奶一个无忧无虑的晚年生活吗?”

苇欢欢抓着衣服的手缓缓收紧,依旧是一言不发。

“苇欢欢!”沈鹤渊低吼了一声,眉眼间满是遮不住的怒火。

气氛沉默了一会儿,沈鹤渊看着她微颤的手,收紧了拳。

“上诉吧。”

苇欢欢神色微滞:“不用。”

沈鹤渊被她毫不抗争的态度惹得多了丝莫名的心烦。

他拧着眉,语气多了分恼意:“你怎么就不能把当初纠缠我的精力放在眼前的正经事上?”

苇言,苇欢欢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沈鹤渊脸一沉:“三年后出来,你就是有案底的人,你还能指望自己给你奶奶一个无忧无虑的晚年生活吗?”

苇欢欢抓着衣服的手缓缓收紧,依旧是一言不发。

“苇欢欢!”沈鹤渊低吼了一声,眉眼间满是遮不住的怒火。

他不明白,为什么苇欢欢要用这样无所谓的态度去面对人生。

只要她愿意说一句自己是无辜,他就会竭尽所能的帮她。

苇欢欢抬起通红的双眼,颤声道:“小叔,再麻烦你一次,去帮我跟奶奶说我学习时间要延长了。”

沈鹤渊紧绷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

半晌,他扔下一句“你除了撒谎还会什么”便起身离去。

苇欢欢呆呆地看着面前空荡的座椅,强忍了半天的泪水滚了出来。

她真的好想告诉沈鹤渊自己是无辜的,自己有多少委屈都憋在心里。

但她不能说,就是为了给苇奶奶一个无忧无虑的晚年生活,所以她不能说。

突然,窒息感夹杂着心口的钝痛如潮水涌来,苇欢欢面色一白,捂着胸口摔倒在地。

门口的狱警一惊,忙去扶她:“你怎么了!”

苇欢欢的五官因为痛苦似是快要扭曲了,她张着嘴,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快叫救护车!”狱警朝外头喊了一声。

监狱外。

沈鹤渊坐在车里望着那压抑感十足的铁门,握着方向盘的手越收越紧。

本来就一团乱的心在想起苇欢欢那憔悴的模样更像被荆棘缠绕着似的刺痛起来。

他收回视线,靠着椅背深深吸了好几口气。

当晚。

苇欢欢眼神空洞地望着铁栏外的走廊。

想到独自在家的奶奶,她鼻尖一酸,险些落泪。

忽然,女警王琳过来打开了门,几个民警拿着一个燃着蜡烛的小蛋糕走了进来。

王琳温和地笑了笑:“我看了下你的身份证,今天是你二十岁的生日,虽然你家人不在,但我们都会陪着你。”

其实大家对苇欢欢的情况都很同情,但情法不能混淆,只能用他们的方法让苇欢欢不那么孤独。

苇欢欢眸光一怔。

她的生日……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真正的生日是哪天,现在的生日是按照苇奶奶捡到她那天算的。

苇欢欢还记得,八岁那年,有人告诉自己她是被奶奶领养的。

她不明白领养是什么意思,就去问苇奶奶。

奶奶说:“领养的意思就是别的孩子是在妈妈肚子里长大的,念念是在奶奶心里长大的。"

想到这儿,苇欢欢突然哭了出来。

王琳赶忙安慰她:“过生日可不能哭,快许愿吧。”

几双充满善意的眼睛温暖的烛光让苇欢欢难以控制情绪。

她看着蛋糕,两手相握,哽咽而虔诚:“我只有一个愿望,来生让我在奶奶肚子里长大,让我叫她一声妈妈……”

榕城的三伏天,像是个密不透气的大蒸笼。

苇欢欢满头大汗走来,仰望着律师事务所高大肃穆的廊柱,局促的整理着自己的仪容。

她不敢在门口等沈鹤渊,怕被他的同事看见,拐了个弯,一瘸一拐地去停车场找到了那辆熟悉的轿车。

蹲在车门前,不知过了多久,车“滴滴”两声,解了锁。

苇欢欢急忙转头站起来,喊了句:“小叔。”

走过来的男人长身玉立,看见她的一刻皱了眉。

苇欢欢从破旧的背包里拿出一个崭新的保温饭盒,迎上去:“我今天做了你喜欢的油焖大虾……”

她知道,每次开庭,他总是会忙得忘记吃饭。

沈鹤渊站在原地,目光不悦:“我说过,让你不要再送了。”

苇言,苇欢欢脚步一顿,哑声解释:“可是……你的胃不好。”

沈鹤渊视线下落,那捧着饭盒的手瘦而粗糙,很难让人相信它来自一个刚十九岁的女孩。

“和你无关。”

他冷声拒绝,扫过她皱巴巴的衣服,不耐道:“倒不如把钱存着给你奶奶买药,或者学点文化。”

苇欢欢双手一僵,笨拙的只能用无措的眼神看着他。

她存了给奶奶买药的钱,但学习的费用太高,她根本负担不起。

沈鹤渊收回眼神,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小叔。”苇欢欢看着那淡漠的侧颜,心底泛酸。

“帮你奶奶打赢官沈的事已经过去三年了,你没必要三天两头的过来谢我。”

沈鹤渊打断她,又补充了一句:“我已经烦了。”

风轻云淡的五个字像是冰刺狠狠捅进苇欢欢心里,让她全身都好像被冻僵。

三年前,与她相依为命的奶奶被车撞倒,肇事沈机却以奶奶的拾荒车违停为由反咬一口。

是沈鹤渊帮他们打赢了官沈,最后也只是象征性地收了十块钱的律师费。

那年,她十六岁,不知道从哪儿听人叫沈鹤渊“小叔”,于是她也跟着叫他“小叔”。

这一叫,便再也改不了口。

“小叔,你尝尝……”苇欢欢不敢碰一尘不染的豪车车门,伸长手想再将饭盒递给他。

沈鹤渊已经升上车窗,发动了车子。

饭盒被挡在玻璃窗外。

苇欢欢张了张嘴,可心口突然传来一阵绞痛,阻断了呼吸。

“嘭”的一声,手中的饭盒因为颤抖摔落在地。

饭菜四零八落。

苇欢欢紧紧揪着衣服,唇色泛紫地大口喘息。

车轮将散落在地的虾碾碎,而后离开了停车场。

沈鹤渊睨了眼后视镜,里头越来越小的人捂着胸口弓着身,好像在忍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

他蹙着的眉又紧了紧,终是收回了视线。

好一会儿,苇欢欢才满头冷汗地缓和了不适感。

最近不知为何总是呼吸困难,但她也没在意。

苇欢欢蹲下身,捡起饭盒,收拾干净后落寞离开。

刚回到胡同口,一群孩子就围了过来。

绕着她,拍着手叫着:“小瘸子,小瘸子变大瘸子……”

苇欢欢从一开始的伤心大哭到熟视无睹用了十年时间。

穿过狭窄又潮湿的巷道,她进了一个被废纸废瓶子填满的小院子。

苇欢欢将所有不好的情绪都丢掉,才脆生生地朝屋里喊:“奶奶,我回来了。”

听到声音,满头白发的苇奶奶拄着根断了一小截的拐杖走了出来。

苇欢欢上前扶住她,想问她有没有按时吃药,却听苇奶奶叹了口气:“欢欢,沈律师要结婚了。”

小说《苇欢欢沈鹤渊》 第1章 试读结束。

《苇欢欢沈鹤渊》网友点评

断爱:作为一名现代言情小说爱好者,好久没有碰到这么好看的小说了,有时候这类文要么主剧情流,感情线若有似无;要么剧情刻意为感情线服务,显得特别离谱。但是看《苇欢欢沈鹤渊》的时候,无论是剧情线还是感情线,我都看得特别爽!

悲喜皆因你:让我回忆起了零几年那时租书看的片段了,这种类型的书好多,看着还过瘾。

文档下载:抖音苇欢欢沈鹤渊by苇欢欢在线阅读.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