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四陈婷

我叫姜四是个遗腹子

《我叫姜四是个遗腹子》小说试读

那阴风来的突然,就好像是有个看不见的人,在对着那两只香吹气一样!

鬼吹香!

人怕三长两短,香忌两短一长,眼前这格局,是大凶啊!

“爹。”

父亲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里有些发虚:一路前来,爷爷已经说的很清楚,要让他“嫁”给坟墓里的女尸,让他当那女尸的入赘女婿。

只有这样,才能在百卦之中,得到一线生机,借助女尸给姜家留后。

要不然,姜家就亡了。

见父亲犹豫,爷爷也没有催促,只是那阴风呼啸,鬼吹香愈燃愈快,很快就要把整根香都烧尽。

一旦香灭了,这事情就再也没有商量的余地。

看着只剩一小截的香,父亲思考再三,终究是一咬牙,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在他喝掉杯子里的酒之后,就见到阴风猛地卷动了起来,就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端起那供奉在坟墓前的酒杯,一口饮下。

杯子里的酒,也发出滋滋的声音。

像是有人在轻轻的喝。

很快,杯子里的酒,就见了底。

在酒杯的边缘,隐隐能见到两个褐红色的唇印。

酒刚一喝完,那本来熄灭的那根香,迎风晃了晃,又重新燃烧起来,而另外两支香,则闪着猩红的火星,停在了那里。

吹香的鬼,消失了。

爷爷这才松了口气。

看样子,是这墓里的主人,答应了这门亲事。

他躬身,对着坟墓行了一礼:“得罪了。”

随后招呼我爸:“动手!”

两人拿着铲子,把墓给掘开。

墓挖开后,里面露出一副没有刷漆的薄木棺材,而且棺木盖子朝下,是“反”埋的。

这说明,墓主不是“寿终正寝”,不但年轻,还是横死的。

一般寿终正寝的,棺材都是要刷上七遍清漆,每一遍清漆,都是要晾晒七天,一共要经历七七四十九天。

清漆刷七遍,然后再上朱漆七遍,一共经历九十八天,这才算完工。

而命薄早死的人,不能厚葬,就只能用没有刷漆的薄木棺材去安葬。

至于棺材的盖子朝下,这分明就是怕墓里的人“诈尸”,扒开棺材跑出来,这才反着埋。

这样的话,就算是诈尸,也是往下“挖”,只会越挖越深,根本出不来。

棺木才从土里一露出来,就见到那棺木里面,发出“咚、咚、咚”的声音!

犹如有人,正在里面用手指敲打一般!

爷爷让父亲躺在棺材下面,然后埋上薄薄的一层土。将棺材和我父亲,一起给埋了起来,似是丝毫不担心,我父亲被活埋死了一般。

随着父亲躺下去,那原本在剧烈抖动的棺材,停了下来。

这是一个极端的风水局,叫活人祭。

意思是把活人当祭品,献给这墓主,这活人,自然也就受墓主的保护,哪怕是活人埋在泥里,也不会死。

活埋完自己的儿子,爷爷拿过一把桃木剑,取了七盏油灯,在这新鲜的泥土上点燃,布下一个风水阵。

这个阵,叫七星聚灵阵。

七盏油灯,对应北方七星方位。

只要七盏油灯不灭,周围就会有远远不断的风水气,被聚集到这个墓里,一直持续七天。

这是一招险棋。

一个不慎,可能爷爷和父亲,今天都得交代在这里。

布完阵,爷爷又从怀里拿出一把剪刀,用绳子系起来,用两根桃枝弯曲,形成弓形,把剪刀架到上面。

从风水来说,这有个名堂,叫“双煞穿心”。

剪刀是剪刀煞,桃枝是反弓煞,双煞穿心。

油灯晃动,转眼就过去三天。

三天里,爷爷眼睛都不曾眨一下,死死盯着眼前的风水阵,生怕出什么乱子。

三天过去,这墓地里的风水气,早就浓郁得好似实质一般,形成肉眼可见的雾气。

这风水局,甚至影响了周围的风水格局,让整个山头,都被大雾笼罩。

爷爷毕竟年龄大了,有些撑不住,低了下头,打了个盹。

就在他这打盹的功夫,就见到那大雾里,忽然冲出来一团黄乎乎的影子,张口就去吃那七盏油灯里的灯油。

还没等它碰到灯油,就听到“嗤”的一声,远处那桃枝,一下子弹了出来,绳子悬挂的剪刀,落到地上,插入土里。

那团黄乎乎的影子,发出一声哀嚎,在地上翻滚了两圈,现出圆形。

原来是一只小狗大小的老黄鼠狼。

那黄鼠狼的心口,有一圈白毛,这时候渗出几滴血迹,显然是被双煞穿心给伤了。

小说《我叫姜四是个遗腹子》 第2章 借女尸留后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姜四陈婷.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5 分享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