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病娇残王下堂妃最新章完整版在线阅读

穿成病娇残王下堂妃

《穿成病娇残王下堂妃》小说试读

“你体内有什么……”柳呈白眯了眯眸子,“你自己不知道吗?”

“我要知道还问你干嘛!”

“你既然不知道,又怎会突然问起?”

“这个嘛……”

宁晚皱了皱眉。

刚刚等柳呈白过来期间,她莫名的就突然回想起了一件事。

前面她扶凤璟的时候,凤璟探过她脉门!

虽说他动作极快,只是一瞬间的事,但他的体温似乎较之常人要低上很多,她也就记住了那一瞬间肌肤相触时的冰凉感觉。

只不过当时她全副心思都在欣赏凤璟的绝色容貌上,完全没有在意。

然后这注意到了,她就觉得凤璟当时那举动像是在确认她有没有被人掉包!

如果是……

那就意味着她体内有着什么能让人确认她身份的特殊存在!

随即她又想到。

原书中璟王在被迫应允娶璟王妃进门的时候,曾低头露出过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当时好多读者都觉得那是作者的伏笔,纷纷在那句话下面发表评论。

说璟王应允娶璟王妃,是有所图谋。

但那之后,直到璟王妃惨死从书中彻底退场,作者都再没有过相关的描写。

而璟王妃的惨死,以及她娘家的陨落都跟璟王没有直接的关系!

因她沉默了太久,柳呈白顾自对她说道:“你体内确实有东西,但我不会告诉你。”

以他跟凤璟的关系,宁晚问的时候就料到了他不会说。

就收拢心神,撇了撇嘴,道:“世上大夫多的是,你不告诉我,自有人会告诉我。”

柳呈白闻言极淡的笑了一下,“若随便一个大夫都能告诉你答案,我此时拒绝告诉你,还有意义吗?”

言下之意,她体内的东西,不是普通的大夫能够诊断得出来的!

宁晚顿时更纳闷了。

原书中璟王也没有学过医啊!

这璟王都能通过探脉确认的东西,旁的大夫还能探不出来了?

狐疑中,她又听见柳呈白说:“等此后你觉得时机成熟了,愿意告诉我我父亲在何处了,我再与你说。”

说完,柳呈白头也不回的走了。

宁晚朝他背影咧了咧嘴。

他柳呈白在书中的设定是医术堪比神医没错,但他却不是那书中医术最好的一个!

因为书中医术好到开了挂的那个是女主!

苏国公府那位不受宠的嫡出大小姐苏落!

只是……

书中的璟王妃在这之前不久刚因为帮白莲花闺蜜出头跟女主结了仇……

她要想找苏落帮她把脉,估计有些难!

寻思间,宁晚拿着柳呈白给的瓷瓶回到内室。

半夏还几近赤裸的趴在软塌上。

那些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的伤口似乎都有些发炎,导致她背上没有伤口的位置也是通红的一片。

而她前面惨白的小脸儿,这会儿也已经是通红的一片了。

宁晚下意识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才想到她脸红成那样的原因。

便在给她清理背上伤口的时候,随口说道:“大夫面前无男女,你不用把方才被柳呈白看了身子那一茬放在心上。”

“奴婢明……啊!”

半夏话没说完,就因宁晚帮她清理伤口的疼痛而惨叫出了声。

宁晚给她那一声吓得手抖了抖。

却还是咬牙继续往下清理了,“你身上的伤都发炎了,必须得用酒擦拭一下伤口周围,之后我再把柳呈白给的药洒你伤口上,然后给你包……”

“王妃,湘姑娘来了。”

一丫鬟突然进来打断了宁晚的话。

宁晚皱皱眉,头也不抬的道:“我现在不想见她,请她回吧。”

那丫鬟一愣。

湘姑娘可不是说不想见就能不见的人啊!

但宁晚又加重语气对她说:“你替我转告她,我到底还是璟王府的王妃,让她往后把手伸入离心院的时候,先想想清楚后果。”

她没有如书中的璟王妃那般为了半夏闹起来,自然也就改变了此后的剧情走向。

但她曾以上帝视角看过这个世界里每个人的人设跟性格,也就不难猜出符湘此时是因何而来了。

无非就是觉得她知道得太多了,怀疑她这离心院里有被她收买了的人,想来调换一批。

虽说把一批她本来就完全不认识的丫鬟,再换成另外一批,对她根本就没有多大的影响。

但她不乐意让符湘称心如意!

因那丫鬟迟迟没有出去传话,宁晚终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头冷冷看向了那丫鬟,“你耳朵是摆设?”

“奴、奴婢这就去……”

那丫鬟慌慌张张的跑出去后。

半夏强忍着疼痛无比虚弱的说道:“王妃以前常说忍一时是一时,今天怎么……唔!”

见半夏话没说完,就疼得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宁晚叹了口气,道:“我若是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忍,你说不定都不用遭这个罪了。”

“可湘姑娘是王爷的心头好,王妃与她针锋相对,非明智之举。”

“我有分寸。”

“是奴婢多言了。”

半夏话落转头看了宁晚一眼。

对上宁晚替她清理伤口时,脸上专注而认真的表情,她心里是感动得不行。

她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

没想到王妃竟那般容易的就救下了她。

只是……

王妃是如何知道苑夫人不仅没有怀孕,还是完璧之身的?

又是如何知道苑夫人的守宫砂在胸前,还能用醋来让其显现的?

半夏想的太过认真,都没有再因背上火辣辣且还在不断加剧的疼痛而喊叫出声了。

直到些些清凉的感觉驱散了那火辣辣的感觉,她才回过神来。

发现宁晚已经在替她上那药粉了。

她脱口就说了一句,“府医这药效果真好,奴婢已经没那么痛了。”

宁晚对她笑了一下,就收起瓷瓶,给她背上轻轻盖了一个薄毯。

然后起身走了出去。

因为在那丫鬟退出去后,院子里面一直闹哄哄的。

出去之后,她就看到院子里站了两列丫鬟婆子。

一列在符湘身后。

另一列则在符湘面前。

先前两度进她房里的那个丫鬟就在符湘面前那一列之中。

符湘就是为了引她出来,才故意让那些丫鬟婆子发出了一些声响的。

故而见她终于出来了,符湘立刻就冲她笑了一下,“刚福珠与我说,你不想我日后把手伸入你离心院?”

宁晚挑了挑眉,朝那丫鬟看了一眼。

圆圆的脸,配上标致的五官,再加上微胖的身材,看起来确实是个有福之人。

叫福珠挺合适。

但福珠对上她看过去的那一眼,却是吓得立刻就跪下去了,“奴婢只是把王妃说的话原封不动的转告给了湘姑娘。”

宁晚仿若未闻,转而看向了符湘,“你那么聪明,不可能听不明白我那话的意思,但你还特意来问我……是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璟王府是由你在当家了吗?”

小说《穿成病娇残王下堂妃》 第7章 不会让她称心如意!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穿成病娇残王下堂妃最新章完整版在线阅读.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2 分享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