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顾白锦齐萧白大结局小说全章节阅读

少帅,夫人逃婚了

《少帅,夫人逃婚了》小说试读

第7章

“长淮,一路小心。”齐夫人目送着顾长淮离开了房间。

顾长淮临走之前,还非常礼貌的对齐夫人摆手,示意齐夫人不需要再送了。顾长淮离开了顾白锦的房间,并没有急着离开大帅府,而是在一楼的客梯里面和齐萧白聊了一会天。

下楼之后,齐萧白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身后的肖副官似乎在和他低声说着什么事情。

听到楼梯上面传来的脚步声,两个人才停止了对话。

顾长淮缓步走下了楼梯,径直的朝着齐萧白走去,来到了他的面前和他打招呼说道:“少帅,好久不见。”

齐萧白翘起了二郎腿,修长的腿叠在一起,神情放荡不羁,眼神微眯说道:“确实有一段时间没有见了。”

顾长淮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根雪茄递给了齐萧白。

“密斯特史送我的一盒雪茄,舶来品,少帅尝尝。”

他将雪茄递给了齐萧白,齐萧白伸手接过,叼到了嘴边,身后的肖副官掏出打火机,凑过去为他将雪茄点燃。

齐萧白慢悠悠的吞云吐雾,顾长淮则是坐在了他的对面,也为自己点上了一根雪茄。

“平城之旅还算顺利吗。”

齐萧白有意无意的和他寒暄了一句。

顾长辉淡定从容的说道:“学术交流会还算顺利,就是回来的路上经历了一些波折,许参谋zhang在火车上被刺杀,我被迫在丰都就下车了。”

齐萧白危险的眯起了眼睛,嘴巴上面叼着的雪茄看上去更加的猩红了。

“你也在那趟列车上?”

顾长淮淡定从容的点头:“是的,当时人多眼杂,少帅没注意到我也实属正常,不过我在车上还见到了另外一个人。”

齐萧白挑起了眉毛,问道:“谁?”

顾长淮微微一笑:“顾小姐。”

他随即又迟疑了一下:“不过当时顾小姐的身边有两个r本武士,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的样子。”

他不知道为什么齐萧白会放走顾白锦,但是那个女人既然已经跑出来了,在大帅府一时之间他也拿她没有办法,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洗清自己的嫌疑,让顾白锦成为齐萧白怀疑的对象,这样不管顾白锦再说什么,齐萧白都不会轻而易举的相信了。

齐萧白眼睛眯起,阴森的寒意在眼中弥漫着。

“许参谋在列车上被刺杀,行刺者正是一个女人,不过那个女人下落不明,至今还没有找到。”

顾长淮的表情讶异,“难道说,这和顾小姐有什么关系吗?”

齐萧白冷笑了一声,不多做言语,他知道和那个女人少不了干系,只是现在还不能拿那个女人怎么样。

顾长淮走后,齐夫人重新走进了屋内,转头对着顾白锦笑着说道:“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

顾白锦知道自己的体制,虽说父亲让她习武,强身健体,但是自己的底子里还是怕冷,感冒一场没有五六天是好不了的,看着齐夫人关怀的目光,在这四面楚歌的境地却也让她大的心里面多了不少的温暖。

“多谢你照顾了齐伯母,我感觉已经好多了。”

她扯开嘴角笑了笑,眼睛一转,看向了顾长淮身影消失的方面,继续开口说道:“刚才那位顾医生,看上去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齐夫人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顾长淮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口了:“是吗,你和长淮还认识?”

顾白锦微微摇头:“倒是有过一面之缘,也是在平城的列车上面,见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

她没有证据,不能直说顾长淮的身份,还有可能被他倒打一耙,毕竟现在被怀疑是r本人卧底的是自己,她只能暗示一下齐夫人,希望齐夫人能够注意到顾长淮的异常。

齐夫人嘴角绽开了笑容,安抚着摸了摸她的手:“前些日子平城有个西医的学术会,长淮去了平城一段时间,算起来的话倒是真的很有可能和你搭乘同一趟火车回来。”

齐夫人这段时间都没有见过顾长淮,但是算下来时间也差不多可以对上

“长淮这个孩子成熟稳重,医术也特别高明,前段时间你齐伯父胃病频发,还是多亏了他帮你伯父调理好了身子,所以你感冒了我才第一时间把他叫过来的,他和玲珑两心相悦,我和你伯父也非常放心把女儿交给他。”

顾白锦暗示无果,知道顾长淮现在深得齐夫人和大帅的信赖,又是她们的女婿,一时半会,她们是不会怀疑到他的头上的。

可是想要抓住他的把柄,以她自己的能力又谈何容易。

顾白锦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张冷傲的脸,桀骜不驯眼中闪烁着寒冷的光。

或许,她可以让他帮忙。

“白锦,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去厨房让厨师为你做些补品补补身子。”

齐夫人起身,对着顾白锦轻声说道。

顾白锦知道自己来到大帅府为她们添了不少的麻烦,齐夫人从她来到现在,都马不停蹄的没有片刻休息的时候。

“多谢你了伯母,刚来这里就给你和伯父添了这么多的麻烦,真是不好意思。”

齐夫人用嗔怪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傻孩子,不需要和我们这么客气,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你现在不要胡思乱想了,好好休息,保重自己的身体,这样等拟父亲出狱了,我们才好给他交代。”

顾白锦面色苍白,想到父亲心里面又有一些酸涩。

“好的伯母。”

齐夫人知道她心里面的担忧,说道:“你不用担心你的父亲,大帅很快就能把他救出来的,你在外面也不要让你父亲太担心才是。”

顾白锦点了点头,说道:“好。”

齐夫人检查了一下窗户,确定窗户关死了,没有冷风进来,这才放心的离开了房间。

门关上了,顾白锦掀开了被子,从床上爬了起来,穿上了鞋子,打开了自己带来的藤箱,里面的衣服已经被李妈放进了衣柜里面,那把勃朗宁的手枪还静静的躺在里面,她拿了出来,放在了自己的枕头下面,若是再有今天的情况,她还可以拿来自保。

不过她的心里面仍然像是有什么东西悬着,她觉得自己要先下手为强,趁早告诉齐萧白顾长淮的真面目,让他早日调查,也防止顾长淮倒打一耙。

外面的雪还在瑟瑟的下个不停,这个时候齐萧白应该还在大帅府。

她现在就要去找他。

穿上大衣,顾白锦轻轻的走到了房间门口,打开门,小心翼翼的朝着外面走去,然而走到了楼梯门口就听到齐萧白和顾长淮说话的声音,两个人似乎已经聊了好一会了。

顾白锦从楼下走了下来,就嗅到了客厅之中弥漫着的烟味,刚走下楼梯的拐角处,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两个男人,他们也听到了她走下楼梯的声音,纷纷不约而同的望向了她。

顾长淮朝着她招了招手,面朝着她露出了一个微笑,那笑意不达眼底,带着高深莫测的诡异。

齐萧白则是用一种深沉冰冷的目光看着她,眼中的深意让人不寒而栗。

顾白锦的心里面登时就咯噔了一下,似乎也明白了,这是顾长淮已经恶人先告状了,自己这是来晚了。

只听顾长淮不紧不慢的说道:“是不是很巧顾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顾白锦死死的咬住了最近,略微泛白的嘴唇开始变得鲜红。

这个男人果然厚颜**。

“呀,白锦,不是让你好好休息一下吗,你怎么走下来了。”

耳边传来了齐夫人关怀的声音,只见齐夫人刚刚吩咐完厨房的事情,就听到了客厅的声响,走过来看就看到顾白锦站在了楼梯上,单薄的身躯,脸色苍白的可怜。

顾白锦扯开嘴角掩饰了心中的怒火:“伯母,我有些口渴,所以想下来找点水喝。”

齐夫人一拍脑门:“你看我这记性,刚想吩咐下人给你送水过去的,结果进了厨房又忘记了,你先去楼上歇着,很快就有人给你送水过去。”

“谢谢伯母。”

顾白锦无奈只好无功而返。

齐夫人这才转过头看像了坐在沙发上面吞云吐雾的两个人。

齐大帅已经听她的劝把烟戒了,她是不提倡年轻人抽烟的,但是毕竟是继子,她不太喜欢拿出母亲的身份去做威压,看到顾长淮也在,她热络的说道:“长淮还在就行,我让厨房准备了你最喜欢的菜,中午留下一起吃饭吧,你伯父也有段时间没有见过你了。”

顾长淮邪魅的桃花眼轻轻眨了眨,笑道:“伯母盛情邀请,自然是难以拒绝,不过我等下还约了圣母教堂的神父,所以就不便在这边吃饭了。”

齐夫人也不多做挽留:“那好,你有事就去忙。”

顾长淮也不多做久留了,起身告别:“那伯母,少帅,我就先走一步了,改日再来登门拜访伯父。”

齐萧白漫不经心的挥了挥手,顾长淮转头离开,在转过头的那一刹那,他脸上的笑容顿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阴冷的雾气。

外面的司机已经等候了他许久了,他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司机通过后视镜四处扫视了几眼,确认没有人尾随他,这才开口:“怎么去了这么久。”

司机开口说出的话是标准的日文,说话的态度也不像是司机该有的样子。

顾长淮将头靠在汽车椅背上,轮廓分明的脸上,线条紧绷着,他的喉结动了动,开口也是流利的日文:“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司机缓缓的发动了汽车,他打着方向盘一边开车,一边和顾长淮聊天:“遇到了什么问题?”

顾长淮揉了揉太阳穴:“列车上的那个女人跑了出来,还和大帅府有着某些关联,现在有些难以处理。”

司机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阴霾,对顾长淮的作为有些不满:“你当时不应该留活口的。”

顾长淮皱起了眉头,“我只是想留下这个女人,分散齐萧白的注意力,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能从齐萧白的手里面逃出来,是我低估她了。”

“她有没有暴露你的身份。”

司机似乎还有些顾虑。

顾长淮的嘴角勾起了冷笑:“现在应该还没有人相信她所说的话。”

司机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杀意,他做出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现在要不要,直接动手。”

直接处理掉那个女人。

顾长淮皱起眉头说道:“大帅府不是这么容易就让你们进去的,我们还需要从长计议,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让齐萧白相信,那个女人才是我们的卧底,这样无论她说什么,都不会有人相信的。”

司机也觉得顾长淮所说的有些道理,所以也就没有多做言语。

顾长淮吩咐道:“现在戒备森严,情报想要送出去还有些难度,我们还需从长计议。”

司机点了点头。

雪渐渐的停了,飞驰而过的汽车轮胎碾压过地面,将地上的积雪纷纷扬扬的抛洒了起来。

小说《少帅,夫人逃婚了》 第7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爆款)顾白锦齐萧白大结局小说全章节阅读.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32 分享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