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少娇妻太难哄全文试读 乔非晚夜司寰小说全本无弹窗

夜少娇妻太难哄

《夜少娇妻太难哄》小说试读

翌日,替班第一天。

乔非晚藏好七宝,早早去了公司——寰宇集团。

寰宇是首屈一指的大公司,背景复杂的顶级财阀。

她只知道这座金字塔顶端的人姓夜,以及这座金字塔不好进。

孟月能在这里当法务助理,相当不容易。

她一定得把孟月的工作保住。

顶替比想象中容易。

孟月才转正没几天,存在感极低,也没相熟的同事。

乔非晚戴个口罩,佯装过敏就含糊了过去。

工作也很简单,她这个月被分派到地下室,负责文件归档,也不用见什么人。

乔非晚是干惯各种**的,很顺利就接手了。

就是有些愁:什么人也见不到,她怎么找渣男?

恰好有去楼上搬文件的机会,乔非晚推上小车,抢着就上去了。

电梯里很安静,她一路想着渣男的类型:能骗到孟月这种老实人的,肯定油嘴滑舌、甜言蜜语;孟月喜欢风趣幽默的……

叮!

电梯的门打开又关上,进来一双锃亮的皮鞋,她也没注意。

等等?

外面一群等电梯的,怎么只进来了一个?

乔非晚纳闷地抬头,只一眼便怔住了——进来的这个男人,好看得有点过分了。

她在剧组摸爬滚打三年,即使见惯了绿肥红瘦,也觉得他的五官无可挑剔。

剑眉星目、品貌不凡,就是周身的气场有些冷,浑身透着淡漠和疏离。

高冷型的啊……那孟月肯定不喜欢。

乔非晚看了两眼,迅速把他从嫌疑人名单划掉,也失了打量的兴趣。

她想垂眸,但眼前的人目光明显更冷了一分,接着大步就要朝她冲过来——当!

地方不够大,他踢到了她的小推车。

“你去几楼?”

乔非晚回神,总觉得对方有些暴躁,“迟到了?要挨骂了?”

可怜的打工人,长得再好看,也是要被指着鼻子骂的。

夜司寰冷静下来,不冷不热反问:“你说呢?”

他的目光下移,从她的脸,落在她的胸牌上。

看清上面的名字和职位,他不禁蹙了蹙眉:她的完整资料还摊在他桌上,他觉得不急,忙完手头上的事再看。

可就在他一无所知的时候,她竟顶着陌生的名字,出现在了他公司里?

夜司寰不喜欢这种久违的、脱离掌控的感觉。

“呃……”

乔非晚则是被问愣了,腹诽:连去几楼都不知道,那挨骂也不冤啊!

她礼貌微笑,果断伸出两根手指,姿态漂亮地划亮了十五楼以上的所有按钮:“那你随意。”

她去十五楼,他可以从十六楼“作”到顶楼。

果然话音刚落,对面射过来的目光更冷了,几乎带着冷笑。

乔非晚也不怕,她现在没戴口罩,用的是她自己的脸。

不爽请认准她这张脸,以后孟月回来,货不对板、死无对证。

叮!

恰好十五楼到了。

乔非晚迅速戴好口罩,压了压鼻梁,推上小车就往外:“麻烦让一让。”

“孟月孟月!我给你搬来了!”

没想到同事正好迎过来,欢脱的叫喊,随着电梯门打开而歇菜,“夜、夜总?!”

然后是震惊又谴责的目光:“孟月你怎么能和夜总挤电梯呢?”

乔非晚同样震惊:“……”

你说这是谁??

夜总?

寰宇的夜总只有一位,那就是大BOSS,金字塔顶端的那一位——

夜司寰。

从来没有人告诉她,这位传说中的夜总,是个年轻人。

现在已经不是挤电梯的问题了。

是她刚刚问了他去几楼,还替他按了一串楼层……她不认识他。

身为寰宇员工,岂有不认识总裁的道理?

完了,替班第一天就穿帮。

要被赶出去了……

乔非晚只觉脊背一阵发寒,一边回头一边试图解释什么:“那个……”

但话未说完,背后一股力,她便被连人带车推出了电梯。

随即电梯门关上,他就这么……走了?!

同事却是松了口气:“夜总超级严厉,我们都绕着他走。”顿了顿,“不过他不爱理人,只要你工作不出错,绝对不和你多说一句,看都不多看一眼。”

“真的?”乔非晚不放心地看向电梯数字——电梯在十六楼停了一下后,便一路上行,没再停过。

其余的楼层被他按掉了。

这不算工作出错吧?所以懒得和她说?

“对了,孟月你干嘛戴口罩?”

听到同事终于问到重点了,乔非晚敛神:“脸上打了美容针,有一个月恢复期。”

她用上之前想好的说辞,“为了变漂亮,和我家那谁谁在一起啊!”

快往下接,和孟月好上的是谁?

同事却一脸茫然:“谁啊?”

“就公司里的……”乔非晚故作扭捏,这回打探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那你还不低调点?员工手册上可是有规定的,公司的恋爱都是偷偷摸摸谈!”同事好言相劝。

员工手册?

还有那种东西?

乔非晚拧了拧眉,话倒是记下了:所以孟月和渣男,也是偷偷的?明着打听不出来,还得她扮成孟月慢慢体会……

“还差一些文件,积在顶层没下来。”同事想了想,“孟月,要不你上去拿吧?”

“我?!”

小说《夜少娇妻太难哄》 003看我稳如老狗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夜少娇妻太难哄全文试读 乔非晚夜司寰小说全本无弹窗.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5 分享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