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冰山霸总变脸了》小说方缇宴知淮最新章节阅读

新婚夜,冰山霸总变脸了

《新婚夜,冰山霸总变脸了》小说试读

第16章

宴知淮回到自己的房间。

刚进去,一眼就看到了蹲在桌上的白猫。

偌大的宴公馆,只有一个人养猫。

他顿时想起那天下午,那个女人一改之前的怯懦,将这只猫护在怀里,像一只斗志昂扬的护崽母鸡。

呵,早就知道她没有看上去的简单。

上次是这样,今天亦是如此!

但是她似乎忘记了,他说过,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算计利用他!

白猫似乎被他进门的动静吓到了,猛地扭过头来。

圆溜溜的蓝瞳瞪大,嘴里似乎叼着什么东西,在灯光下闪着银光。

那是一枚银戒。

宴知淮脸色一变,大步上前,“把戒指吐出来!”

谁知白猫被他的汹汹气势吓到,“喵”的一声,蓦地跳下桌子,飞快地往外蹿去。

他在后面紧追不舍。

不知跑了多久,这只瘦巴巴的白猫终于被他堵在了一个角落。

修长的手指捏着白猫后颈,宴知淮将银戒从小家伙的嘴里抢回来,松了一口气。

他决定了,等下就让李管家把这只会偷东西的猫送出去!

只是等他站起来,茫然地环顾了一圈周围。

终于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正身处于一个黑暗而密闭的空间。

另一边。

方缇心中怀着事,在楼下溜了不到五分钟就往回走。

回到房间,心不在焉地发了一会儿呆。

直到回过神,终于察觉到房间里似乎少了什么。

“小咪?”

她看了眼空荡荡的猫窝,脸色变了变,慌忙翻箱倒柜掀被子找起来。

“小咪,小咪你在哪里?乖乖出来吃饭饭啦!”

“小咪,别藏了,快出来!”

在房间里找了一圈,终于可以确定,猫已经不在屋内。

这只猫,不是让它老老实实呆在房间里不要出去吗?现在溜出去,指不定冒犯了谁又要挨揍了!

担心李管家觉得小咪调皮不好管教,又要趁机劝她不要继续养猫,方缇没有跟任何人说猫不见了,自己在宴公馆的各个角落寻找起来。

十分钟后。

方缇望着在储物间门口蹲着的白色小身影,高高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总算找着了!

她快步上前去,惩罚性地狠狠揉了一把猫,“你这家伙,真不让人省心!怎么可以跑到这边来?当心被人逮着把你身上的毛都拔光了!”

“喵~”小咪似乎也心虚,讨好地用猫头蹭了蹭她的掌心。

“你呀你,以后不许再这样到处乱跑了知道吗?万一真的跑丢了,我要到哪里找回你?”

方缇摸了摸猫头,心有余悸地教训它。

她现在只有小咪了。

不能连唯一亲近的猫都弄丢了。

“走,我们回去了。”

拎起这只“不安于室”的猫猫,方缇刚要站起来,忽然瞥见旁边黑暗的储物室内,似有一个白色的人影在微微颤动。

她眯了眯眼,有点紧张地问:“谁?里面有人吗?”

里边没有应声,只隐隐有急促粗重的喘气声传出来。

确定真的有人在,方缇迟疑了一下,放下手中的猫,轻步走进去,“你是谁?”

她在墙面摸索了一下,找到灯光的开关,按了一下。

啪嗒——

储物间没有如预想中亮起来。

真不巧,灯泡刚好坏了还没来得及维修。

方缇放下手,犹犹豫豫地朝那白影靠近,“哈喽?请问你是谁?需要帮助……宴先生?”

她一双杏眸蓦地瞪大!

黑暗的光线下,男人靠坐着木架,微微低垂着头,那张如雕刻般完美的帅脸紧绷着,可不就是宴知淮嘛!

看他一动不动,对她的唤声没有一点反应,方缇忍不住挪到他跟前,又轻唤了一声:“宴先生?”

依旧没有反应。

沉寂幽暗的空间里,只能听见他的呼吸一声比一声急促。

仿佛透不过气来!

他看起来,好像不大对劲。

方缇蹲下来,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他的手。

几乎是立刻被冻得收回了手。

他的手,太冷太冷了,全是冷汗!

而且,他浑身的肌肉都是紧紧绷着的!

此刻的他看上去格外的脆弱,就像一根被拉伸到极点的弦,随时都能断掉。

方缇有点被他这个样子吓到,“宴先生,你这是怎么了?是哪里觉得不舒服吗?”

“宴先生?”

“你在这等会儿,我去喊人过来帮忙!”

刚要起身,一只冰冷的大掌猛地扣住她的手腕。

他没有焦距的漆眸动了动,颤抖的牙齿艰难地蹦出三个字:“不、许、去!”

方缇尝试着从他掌心抽出手,却无济于事。

他抓得死死的。

她只好作罢。

黑暗中杏眸转了转,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他的脸。

哪怕光线昏暗,也能看得出他的脸格外的苍白,几乎是一点血色都没有。

想到他这种种的症状,又联系起当前的环境,她眨了眨眼睛,心底浮起一个猜想。

宴知淮,该不会是有幽闭恐惧症吧?

她再次尝试着提议:“宴先生,我扶你去外面坐会儿吧?”

这一次,他没有再反对。

只是此刻他浑身僵硬,想动都动不了,更别提站起来了。

方缇只能亲自上阵,几乎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又是提又是拽的,才勉强将他拖出了储物间。

将他往门口地上一放的同时,她累得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男人和女人体重的悬殊,她今天算是身体力行地体会到了!

歇了一会儿,方缇回头看了眼脸色惨白、还是坐着一动不动的男人,用手掌帮在他扇了扇风,“怎么样,还难受吗?有没有觉得好一点了?”

男人漆眸凝滞,依旧没有焦距。

只是呼吸好像没有之前那么急促了。

应该有在慢慢恢复吧?

方缇扇了一会儿风觉得手累了,看了看一脸惬意地蹲坐在一旁的小咪,有点心里不平衡,索性把它薅过来,拽起它的秃尾巴为宴知淮扇风。

小咪:?

人干事?

不知过了多久,宴知淮脸上终于恢复了一丝血色,仿佛凝固住的眼珠子也动了动,看向一旁拽着猫尾勤勤恳恳为他扇风的女人——

虽然这根猫尾巴又丑又秃,扇的风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她眼皮耷拉着,看起来困顿得都快要睡着了,但手上的动作仍机械地晃动着。

他眼中划过一抹复杂。

突然,一根猫毛飞到他的鼻子前。

“阿嚏——”

男人鼻子一痒,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方缇被这响声吓得一睁眼,看到眼珠子终于会动的宴知淮,本就比寻常人乌黑的杏眸一亮,“宴先生,你好了?”

他冷眼看了她一下。

然后用手撑着地,想要站起来。

方缇见他仍旧一副虚弱的样子,忙上前搭把手,将他搀扶起来。

站定后,他不轻不重地甩开她的手,问:“你为什么在这里?”

方缇眨了眨眼,指着地上的小咪,“我是来找猫的。”

宴知淮看了一下蹲在地上的罪魁祸首,太阳穴猛地跳了跳,说出的话带上了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我看这只猫的确不适合留在宴公馆,还是送给别人来养更好。”

方缇眼睛一瞪,飞速一个挪步,将白猫挡在自己的裙摆后面,“不行!小咪是我的猫,谁也不可以把它抢走!”

宴知淮危险地眯了眯眼。

她被他冷冽的气息吓得咽了咽口水,但事关小咪的命运,她仍鼓起勇气与他对抗:“我……我刚刚救了你,而且还是小咪引的路,你不能恩将仇报!”

宴知淮:“……”

他磨了磨牙,终究没说出要不是因为这只讨人嫌的白猫,他也不会沦落到需要她来救!

“今天的事,别说出去!”

最终,他冷冷地撂下这一句话,转身走了。

方缇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松了一口气。

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猫,小东西惬意地舔着自己的爪子,对自己的危险处境毫无知觉。

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逃过了一劫。

啧,真是欠揍!

方缇钢准备把这只臭猫带回去好好教训一顿,却被一抹银光吸引了注意力。

靠近墙沿的地面上,躺着一枚朴素无华的银戒。

她抬头望了望宴知淮刚刚离去的方向。

这是他掉的?

小说《新婚夜,冰山霸总变脸了》 第16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新婚夜,冰山霸总变脸了》小说方缇宴知淮最新章节阅读.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4 分享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