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问花蝶衣

凌霄剑皇

《凌霄剑皇》小说试读

“怒龙诀,火雨术?”秦风看着眼前秦问带回来的两本武技之后也有些诧异,他看着秦问道:“你想武法兼修?且先修行武道?”

“嗯,父亲可能还不知道,儿子今天又觉醒了水系感知力,而且天赋还不错,正好与这怒龙诀兼容,修习武道有着不错的天赋,自然不能错过。”秦问点头道:“至于先修武,是因为以我现在的境界修行法术威力太弱,发挥不出多么强大的实力。”

何止水系感知天赋不错,明明是全部属知天品,不过秦问没有说出口,蓦然说自己有这等的天赋,哪怕秦风是他父亲,也只觉得他是在痴心妄想。

“那火雨术呢?”

秦风点了点头,好奇道。

“有备无患!”

秦问神秘一笑:“反正又花不了多少时间。”

“我去去了。”

见到他没有什么问的了,秦问说了声,抱着法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来到修行之地,翻看怒龙诀。

看着上面的文字与图画,他眼眸微微闭上,片刻后,劈里啪啦的声响传出,他周围仿佛出现了惊涛骇浪,有狂风呼啸。

喝!哈!

秦问脑海中感想着蛟龙出海的场景,接连数拳打出,四周灵气涌现过来,在他汇聚,随后悉数汇入魂海中,在他意念沟通下,星图上一课蔚蓝星辰闪烁着将这些灵气尽数屯纳,随后吐出更为纯净的水属灵气。

这些灵气倒流而出,在经脉,随后透过秦问的双拳齐齐打出,一时间,前方的空气中,隐隐怒浪惊涛,怒龙出世般,龙吟阵阵。

与此同时。

有更多的灵气聚集过来,在他形成一道道水行怒龙,横冲直撞,经过诸天经脉,五脏六腑,行走在他的每一个,冲刷着他血肉。

秦问的脸瞬间变得通红,又霎时苍白,彷佛承受着的痛苦,嘴里不时发出闷哼。

良久,他强撑着将这一整套拳法打完。

此时他整个人的肤都变得潮红,有血水混合污渍排出。

秦问虽觉着身上不时传来密密麻麻得轻微疼痛感,但又清晰感觉到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这怒龙诀,不愧有个怒字,竟这般霸道!”

秦问暗暗乍舌。

转身回到房里,洗漱一番之后,又开始没日没夜的。

这一修行,从白天到深夜,再到第二日黎明;一道身影在院子里迎着朝阳起舞,拳脚大开大合,气势恢宏,每每一拳打出隐约有龙形出现,在他周身渐渐有一道蔚蓝光幕形成,环绕身躯,令人叹为观止。

“吼……”

秦问一拳轰杀出去,有怒龙咆哮,前方地面轰然炸开。

“好,一日成,这怒龙诀终究算是入门了。”

看着炸开的地面,秦问望着自己的拳头,心潮澎湃。

这,变化太大了!

紧接着,他感叹一声:“可惜,没有见过真正的蛟龙,我这模仿似是而非,只有其形不知其韵,否则定当大成!”

当然,一天的,他并不是没有好处,至少他的武道修为在怒龙诀的洗炼再次有了松动,已是开脉五重的境界。

“现在我或许可以去测试一下自己的战力了。”

他握了握拳头,感受着上传来的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现在只想好好一下。

眼下距离年终大考,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如果不出他所料,已经到了报名的时候。

……

天光微亮,秦问出了别院,走向中央广场。

秦府是武道世家,所以即便现在时辰还早,但早有许多人在这里列队,演武了。

当秦问走过来的时候,虽然还是有人背对着他指指点点,声音却收敛了许多,显然秦虎上一次的教训,教会了他们什么叫做尊重。

秦问没有去理会这些人的目光,他抬头向广场里面望去,很快就锁定了一块人潮拥挤的区域。

他掀开人群,引得众人怨声载道,秦问不以为意,狠狠瞪了眼,埋怨之人便将目光收了回去;除去一些专门和他作对的人,至少还有很多支脉甚至主脉都对他少府主的身份有所畏惧的。

秦问走到被包围着的长桌前面,在他面前正有一名青衣武修头也不抬的在那写着什么。

“姓名,年龄,境界?”

青衣武修问道,紧接着他又补充道:“这只是一次初选,实力不够的人,是不会筛选下来的。“

这个秦问自然知道,毕竟秦府也是大家族,家中子弟众人,良莠不齐,不可能每个人都番上去比试一遍,那样太浪费时间,长老也不愿意去看。

“秦问,十六岁,开脉四重!”

秦问不以为意,简洁答道。

他刻意隐瞒了自己真正的实力,也是打算留一个后手,再说这个登记的信息本就算不得靠谱的消息,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谁知道有多少人临阵突破?

反正他只需要恰巧达到通过筛选的实力就行。

“秦问?”青衣武修抬起头来,一脸讶然的看着他,随即,指了指旁边的石碑,挑眉道:“全力打上一拳,测试一下。”

“凭什么?其他人都只要登记一个名字就好了,而我却需要测试?”

秦问无动于衷,一脸不爽的问道。

“就凭你叫这个名字,我警告你,实力一旦报上去,大考之日,自会根据你的实力,匹配对手;到时候即便你是少府主,也下不了台!”青衣武修轻蔑的扫了他一眼,语气不善的冷笑着。

显然,以秦问在秦府几乎无人不知的名声来说,他是知道的;只是这些名声,都不太好听罢了。

“是吗?”

秦问冷哼一声,随即走到石碑面前,冰冷的眸子盯了他一眼,大喝道:“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看好了。”

一拳打出,整个石碑都在轻微颤动。

下一刻,测试碑上,光芒绚烂。

同时浮现出一行文字。

“开脉境四重!”

围观之人念出这行文字,一阵哗然。

“秦问不是火系感知力下品吗?”

“前几天才开脉二重,怎么修为这么快就达到开脉四重了?”

周围很多少年,都是惊讶不已,

青衣武修脸亦是顿时难看起来。

他开始刻意刁难秦问,就是看准了觉得他不可能有开脉四重的实力,没有想到接下来就被打脸了,只好咬着牙,恨声道:“算你厉害,这枚铜牌拿着,去参加战力考核。”

说到底他只是负责登记而已,一时逞嘴上之能,在真凭实据面前,再没有张牙舞爪的本事。

秦问接过铜牌,看也不看他一眼,径直往中央的高台走去。

广场正中央,九座高台,一字排开。

每一座高台下面,都是站着一位评判武修。

高台上面,激战正酣。

一位少年和一只战斗人偶,斗得难解难分。

“这战斗人偶好厉害!”

“那少年也不赖!”

围观之人望着台上,惊呼着。

秦问看着高台周围刻着的开脉四重境几个大字,也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战力考核的对象,就是这些战斗人偶,每一只人偶都有着对应高台刻画境界的实力。

战斗人偶,外形与真人无异,有百炼刚锻造而成,核心之处刻有阵法纹络,依靠灵石催动,拥有一定灵智,转为战斗而生。

事实上而言,同等境界,战斗人偶除了没有武者那么灵以外,以他们无惧疼痛的特,战力远远强过一般武者。

“这样才有挑战!”

秦问目光闪烁,掂量着战斗人偶的实力,很想知道,以同样的境界,这人偶能经得住他几拳。

当然这样的话,秦问没有当众说出来,不然所有人都会以为他疯了。

小说《凌霄剑皇》 第5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秦问花蝶衣.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48 分享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