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悦溪秦淮瑾完整版《腹黑王爷:专治医妃乌鸦嘴》全文最新阅读

《腹黑王爷:专治医妃乌鸦嘴》这是一部很多朋友喜欢古代言情风格小说的作品,也是我摆烂了的作品,不容错过。在角色和剧情设定上,很有自己的风格特点,不俗套,小说描述了主角杜悦溪秦淮瑾:下作的小人,说得可不就是他们吗?他们一个个恼怒地瞪大眼睛,盯着杜悦溪,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

腹黑王爷:专治医妃乌鸦嘴

《腹黑王爷:专治医妃乌鸦嘴》小说试读

第8章

天字号包厢内一片寂静。

红木屏风之后,放着一张小方几,方几上置了盏青铜烟炉。

淡淡的香气自烟炉内缓缓蔓出,将整个包厢都笼罩在檀香气息之中。

刘教司推开门,恭恭敬敬地站在门边,低着头,只用余光小心地打量着包厢内的人,低声道:“爷,人我给您带来了。不过她是个青瓜苗子,您若是想要看上等舞艺,恐怕还得是其他姑娘。您瞧我们这的......”

话音未落,门边一个黑衣冷脸大汉拿出一锭银子放在刘教司手里,不耐烦地推着刘教司的肩膀。

刘教司堆着满脸的笑容,连连后退,还不忘高声回话:“多谢爷,爷若是还有什么吩咐,只管唤我便是。”

经过林悦溪的时候,她对林悦溪打了个眼色,声音低沉:“好生伺候爷。”

“我说过我卖艺不献身。”

“你放心,我长袖坊不会出那等子污糟事。你已经得罪了邓公子,若是再开罪了这位爷,我现在就把你弟弟送回去。”

想到杜景之,杜悦溪只得收回冰冷的目光,拢了拢衣衫,扬首直接入了包厢。

横竖是祸躲不过。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了。

包厢的门咣当一声关上。

就连刚才那个冷脸大汉也出去了。

包厢内只剩下杜悦溪和那个背对她坐着的男人。

男人没有说话,抬手指了指自己身侧的位置。

杜悦溪了然,阔步上前,不等他请,直接落座。

这个位置恰好能看到一楼大厅。

也就说,方才的事情这男人看得一清二楚。

杜悦溪偏过头,打量着男人。

他鼻梁高挺,嘴唇方阔,双眼幽深,此刻正定定地望着前方,不知在想什么。

杜悦溪索性也不开口,端起手边的茶杯,自顾自地喝起茶来。

她不会那样细细的品茶,只会如牛饮水。

不一会的功夫,一盏茶已经下肚。

男人却依旧沉默不言。

杜悦溪心中暗骂:这男人该不会是个哑巴吧?叫自己来就是为了坐在这里,让她观赏一下一楼?

忽然,一楼大厅内传来一阵骚动。

方才那个被杜悦溪打走的矮胖男人带着一队人又抄了回来,后边居然还跟着府衙的人。

杜悦溪怔愣片刻。

身侧的男人终于缓缓开口:“他是知县的侄子。邓知县没有儿子,一贯对这位邓公子疼爱有加。你打了他,便是打了邓知县的脸面。”

杜悦溪冷眼瞪着男人:“你叫我来,该不会就是为了让我知道一下我惩治的**究竟是什么身份吧?”

男人别过头,那双冰冷的眼底终于有了些许笑意。

不待他回话,楼下已经争吵起来。

“邓公子,一场误会,您何苦还要惊动知县大人呢?”刘教司陪着笑意凑上前。

人都还没有碰到邓公子的衣袖,已经被一把推开:“少废话!敢打我,我倒要看看她有多少本事。人呢?”

刘教司被推得跌坐在地上,揉着自己生疼的后腰,**个不停,根本顾不上回话。

邓公子面色更冷:“不说是吧?你要是不说,我就让你这长袖坊开不下去!”

话音才落,几个衙役立即掀翻手边的桌子,惊得舞坊的客人们顿时一片尖叫。

刘教司无奈,只得指着二楼:“在天字号包厢。”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后,包厢外传来邓公子的声音:“给小爷我让开!”

咣当一声,邓公子已经倒在地上,身后几个衙役也应声而倒。

冷脸大汉挡在门前,一言不发,双手背在身后,冷漠地环视倒地众人。

“让他们进来。”

包厢内男子冷声道。

包厢门打开,邓公子和几个衙役破门而入。

瞧到杜悦溪,邓公子顿时横眉冷对,有心上前,却顾及着杜悦溪武艺高强,不敢轻举妄动,索性推着身边的人:“你,去抓她过来。”

衙役大步上前,还没走到杜悦溪面前,忽见他捂着膝盖,跪在地上。

众人还不知发生了什么,杜悦溪倒是看看得一清二楚,是身边人弹射出的石子不偏不倚地砸中了衙役的膝盖。

男子头都不抬,端着茶杯自顾自喝茶:“邓知县就是这样教导手下的人?看来他这个知县做得也太久了。”

邓公子挑眉:“你认识我叔父?”

男子不回答他,反而看向杜悦溪:“今日我替你解决了这些麻烦,你也得帮我做一桩事情。如何?”

若是对方只是寻常的街头喽啰,杜悦溪自然不用旁人插手。

可这姓邓的居然是知县的侄子,此事倒是有些棘手。

思及此,杜悦溪嗤笑两声:“你得先解决了再说。”

男子浅笑,对跪倒在地的衙役勾动两下手指。

衙役忍着疼,一瘸一拐地走到男子面前。

男子从腰间取下一块令牌,交给衙役。

才看了一眼,衙役面色顿变,嘴角抽搐两下,本能就要下跪。

男子一记眼刀递了过去:“还不快滚。”

衙役生咽口水,哆哆嗦嗦地将令牌还给男子,回首便往外走。

“怎么回事?谁让你走的!”

邓公子还想阻拦,却被衙役扯着往外拖去,一边拖一边还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两句什么。

邓公子面色骤变,再不敢停留,灰溜溜地落跑离开。

包厢门再度关上。

杜悦溪偏着脑袋,打量两眼那令牌,依稀只看到一个小小的“二”字。

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这个排名可不太吉利。

“现在你可以答应我了吗?”男子浅笑道。

杜悦溪盯着他:“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要我做什么,如何答应?”

“我的朋友们都叫我二爷,你若是愿意也可以跟着称呼。我要你做的事情一不杀人,二不放火。只是想让你精进学艺,一个月内做这长袖坊头牌。之后,我会吩咐人接你入京。如何?”

原来是这点事啊!

他要办的事情恰好和杜悦溪的打算不谋而合,杜悦溪自是痛快答应。

横竖她都要入京,等到入京之后局面如何,自是到时候再说。

见杜悦溪答应,男子拿出一袋银锭子,放在桌上:“去置办些行头,这一身太土了。”

小说《腹黑王爷:专治医妃乌鸦嘴》 第8章 试读结束。

《腹黑王爷:专治医妃乌鸦嘴》网友点评

檐上三寸雪:腹黑王爷:专治医妃乌鸦嘴这本书标点符号的运用更是恰到好处。逐字地看完你的这篇文章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这世间怎么可能还会有如此精辟的文章?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让我深深地理解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

奈何桥上唱咆哮:《腹黑王爷:专治医妃乌鸦嘴》这本书籍故事情节十分精彩,我真的觉得有点爱不惜手的感觉,手机看久了又觉得很累,但又不舍得离开,我该怎么办

文档下载:杜悦溪秦淮瑾完整版《腹黑王爷:专治医妃乌鸦嘴》全文最新阅读.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