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嫡女嚣张:权臣他又在跪搓衣板小说章节阅读

《嫡女嚣张:权臣他又在跪搓衣板》的剧情蜿蜒曲折,伏笔埋的好,时飞烟宣凛作为主角,每一个人物都有他出现的意义,很棒的一本书,主要讲述的是:“随便逛逛。”她并不想过多解释,反正礼亲王要的从来不是解释,不过是想找个理由骂她罢了。……...

嫡女嚣张:权臣他又在跪搓衣板

《嫡女嚣张:权臣他又在跪搓衣板》小说试读

第16章

时飞烟擦了擦沾满糖粒的手,从容地走上台。

“这谁家的小姐啊,不会是从哪个乡沟沟里跑出来的吧。”

“她会跳舞吗,看着就不像那块料。”

......

噪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时飞烟只当没听见。

曲声响起,她踏着节拍开始起舞,从容的舞步、柔软的身姿和音乐融为一体。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说的就是如此,好似她就是为这舞而生的一样。

如果拿时嫣然和她相比,时嫣然的舞姿太过生硬机械,好像每一步都被设计好了一样,少了些舞蹈的灵动。

时飞烟不一样,她跳的随性,却又唯美,每个动作都仿佛有灵魂,生动又灵气。

舞毕,众人却还在回味她刚刚的舞姿,没反应过来。

直到其中一人鼓掌,殿内顿时掌声如雷。

“妙!实在是妙啊!说是上京第一都不为过!”一个大臣说道。

皇帝也出声赞美:“舞姿绰约,堪称绝色。”

时飞烟大大方方地走到皇帝面前,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谢皇上夸奖。”

皇帝豪饮一杯烈酒,不吝啬他的夸奖:“这舞姿可与当年宫里最会跳舞的玲妃相比。”

玲妃是宫里的第一批妃子,因舞姿堪称一绝,而得到皇帝宠爱,长久不衰。

也是后来宫里人才知道,她曾是上京第一舞姬。

皇帝嫌她身世低微,便不曾再召见过她。

自此之后,论跳舞,无人能比得过玲妃,皇帝也不再夸奖过谁的舞姿。

时飞烟竟破天荒地得到了皇帝的夸奖,莫不是有要纳她入后宫的想法?

“凛兄,你说皇帝是不是要把她纳进佳丽三千中了?”喻安推了推宣凛的胳膊,目光还停在时飞烟的身上。

要说容貌那是倾国倾城,要说舞姿那又是上京一绝,皇帝还对她赞赏有加。

正好这么多年了都没人能顶替得了玲妃,时飞烟的出现,正好填补了皇帝心中的空缺。

“与我何干。”宣凛臭着脸干了一杯酒。

喻安不明所以地看向他:“无关就无关嘛,火气这么大干什么。”

宣凛不再理会他,一杯杯酒继续下肚。

时飞烟盈盈一笑,便退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时嫣然嫉妒得红了眼,没想到这时飞烟竟深藏不露,本想着让她在宴会上出丑,礼亲王就会更讨厌她。

有了她拙劣的舞姿作对比,她只会显得更加惊艳,没想到竟被时飞烟比了下去。

“真会装啊。”时嫣然白了一眼时飞烟,很是不屑。

时飞烟只当没听到,懒得和她计较。

见时飞烟没搭茬,她也说不下去,只好把目光流转在皇亲国戚间。

李谨章的位置靠前,又长得一表人才,所以时嫣然一眼就看到他了。

李谨章不知道和身边的护卫说了点什么,竟把目光投到了她所在的方向。

不,准确来说,是把目光投到了她旁边的时飞烟身上。

那目光分明带着好奇和赞赏,这下她可坐不住了。

李谨章不会因为一支舞,便被那时飞烟勾了魂了吧。

时飞烟定然是故意的,花灯节她和六皇子结缘,所以时飞烟嫉妒,特地设计好这舞来勾搭六皇子。

看来要好好教训教训她才行…时嫣然几乎要把手中的瓷杯捏碎。

时飞烟总觉得有目光注视在她身上,让人很不舒服,便趁人不注意偷偷溜了出去透气。

宣凛紧随其后出了门。

“时飞烟。”

时飞烟还没走几步,便被人从身后叫住。

这声音她很熟悉,不过第一次听到这声音喊她名字,感觉很奇妙。

“干嘛。”她没好气地转身瞪着他。

谁知道他又想干什么,不会是又问一些什么给他下蛊的奇怪问题吧。

宣凛迈着虚浮的步子朝她走近,眼神明显飘忽不定。

他一走近,她就闻到了一阵酒味,她往后退了几步:“宣大人,您喝醉了,回殿内休息吧。”

说完她转身便走,生怕被这个醉鬼缠上。

宣凛个子高腿长,几步就追了上去,抓住了她的手:“你为什么要跳舞给他们看?”

时飞烟甩开他的手,莫名的火气窜上心头,语气也变得有些冲:“你没听到是时嫣然要我跳的吗?是我想跳的吗!”

宣凛被吼不敢出声,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莫名其妙地生气,莫名其妙地发火。

他有些委屈:“她让你跳你就跳,你就这么听她的话?还是说你真的想留在宫里当娘娘,想引起皇上的注意?”

“莫名其妙。”

她白了他一眼,懒得再说,全当他是发酒疯。

为了避免被人看到到处乱说,这次她没给他机会,直接转身加快脚步往同乐殿走。

宣凛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手上还残留着她的温度。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好像抓住她了,又好像没有。

时飞烟边走边回头,生怕宣凛又跟上来纠缠她。

等到同乐殿门,宴席已经散了,有大臣正带着家眷往外面走。

秦素和时嫣然搀扶着时老太太跟在礼亲王后面,和正要回同乐殿的时飞烟撞了个正着。

“你去哪了?”礼亲王怒声斥问,别在宫中惹了祸,还要他来收拾烂瘫子。

“随便逛逛。”她并不想过多解释,反正礼亲王要的从来不是解释,不过是想找个理由骂她罢了。

礼亲王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她丢了面子,便不再多言。

时飞烟跟在秦素三人后头,往马车的方向走。

时飞烟和时嫣然同坐一辆马车,秦素和礼亲王以及时老太太坐一辆。

在马车上时嫣然没什么好脸色给她,时飞烟干脆闭目养神,眼不见为净。

马车摇摇晃晃地走着,突然停了下来。

时飞烟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时嫣然,看她那样子,应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掀开帘子往前头一看,就听到礼亲王那辆马车上传来吵嚷声。

“老太太…老太太…怎么样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怎么办啊…离王府还有一段距离,又没有大夫跟着出来。”

是礼亲王和秦素的声音,看这架势,是老太太发病了,两人正慌着呢。

时飞烟放下帘子坐回位置上,旁边的时嫣然肯定也听到了那边的动静,但还淡定自若地坐着。

“你奶奶发病了,不去看看吗?”

时嫣然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关你什么事。”

果然是好孙女,当真是讽刺。

时飞烟嘲讽地勾了勾唇,还以为有多孝顺呢,当着她这个外人的面都不装了?

“时飞烟,你跟我过来!”礼亲王掀开了马车的帘子。

“喊错人了吧。”她看了看时嫣然,这会儿不喊时老太太的好孙女,喊她过去干什么。

“就是你!下来!“礼亲王明显是着急了,见她没有动作,就要上马车去拽她。

时飞烟不想拉拉扯扯,便跟着他过去了。

刚进轿子,几个大汉就按住了她。

小说《嫡女嚣张:权臣他又在跪搓衣板》 第16章 试读结束。

《嫡女嚣张:权臣他又在跪搓衣板》网友点评

像你:《嫡女嚣张:权臣他又在跪搓衣板》文笔优美,剧情跌岩起伏,每一步的发展出人意料,紧凑好看。文章角色丰满,读起来让人手不释卷,猜不到下一步的发展。是本值得一看的好书。

孤檠:嫡女嚣张:权臣他又在跪搓衣板这本书,平淡中显示出不凡的文学功底,可谓是字字珠玑,句句经典,达到了我等可望而不可即的高度,就艺术的角度而言,这篇文章还有待提高,但它的意义却远远大于成功本身。

文档下载:抖音嫡女嚣张:权臣他又在跪搓衣板小说章节阅读.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