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爆款嫡女嚣张:权臣他又在跪搓衣板小说免费阅读

以时飞烟宣凛为主要讲述对象的古代言情小说《嫡女嚣张:权臣他又在跪搓衣板》,是作者“暴躁的兔崽”正在全力创作的一篇高人气佳作,故事中主要情节为:时嫣然嫉妒得红了眼,没想到这时飞烟竟深藏不露,本想着让她在宴会上出丑,礼亲王就会更讨厌她。有了她拙劣的舞姿作对比,她只……...

嫡女嚣张:权臣他又在跪搓衣板

《嫡女嚣张:权臣他又在跪搓衣板》小说试读

第17章

秦素从头上拔了簪子钻破她的手指,取了血喂给时老太太。

她甚至都挣扎不了,眼看着血越流越多,统统进了时老太太的口中。

喝了时飞烟的血,时老太太脸色好转了不少。

几个大汉这才放开了时飞烟,她趴在地上,手指还在往外涌血。

秦素和礼亲王忙着去关心时老太太,根本没功夫管她。

她也不指望这两人,等缓了劲便起身从袖口掏帕子,给自己止了血。

“老太太感觉怎么样?”

“好点了吗?”

时飞烟在一声声关切中拖着虚浮的步子回了马车。

见她脸色苍白,时嫣然掩嘴偷笑:“姐姐你没事吧,看着脸色可不太好呢。”

时飞烟没精力再和她拌嘴,直接坐下闭眼休息。

后面时嫣然还喋喋不休说了些什么,不过她没听清,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马车已经到了时府门口。

时嫣然没那么好心把她叫醒,还是车夫见她迟迟不下车,这才进去把她叫醒。

时飞烟看了看手帕下的指头,血已经被她用内息止住了。

就是伤口那个大洞十分醒目,秦素真是下了狠手啊。

她拖着步子回到院子,这才发现伤口又开始滴血了。

她身体越虚弱,内力就越弱,所以用内息只能一时止住血,内息耗光就又开始流血了。

捂着伤口,她翻出绷带潦草地包扎了一下。

在梳妆台的暗格里面,她藏了好几包药粉,都是这几个月和闻言待在院子里时她偷偷研制的。

趁着夜深人静,她揣了一包在袖子里,便出门往时老太太的房里去。

时老太太有个小厨房,她平常喝的药都是在小厨房煎的,每晚药罐都会放好第二日要煎的药材。

这也是前一世她放血来的次数多了发现的。

她溜到小厨房轻车熟路地找到了时老太太的药罐,把药粉倒下去,用筷子搅了搅。

做完这一切,时飞烟兜小路回去,夜深人静,这路显得有些阴森,只有些月光照着路。

她加快了脚步,总觉得有人在身后跟着她。

“走这么快干什么?”她的手突然被人抓住,那人的语气有些着急。

她回头一看,竟然是宣凛。

不用说,肯定是和那天晚上一样偷偷进的时府,所以才走小路。

他怎么做到深更半夜出现在人家家里,还问人怎么走这么快的。

不过今晚她实在没有力气质问他怎么会在这,他来时府干什么,更不想和他纠缠。

“宣大人。”她福身行了礼,规规矩矩的挑不出错处。

行完礼,她低着头从他身旁走过。

“时飞烟。”他果真喊了她,在银针落地都听得格外清晰的深夜,这一声属实是把她吓了一跳。

于是她走得更快了,想假装没听到。

看她脚步越走越快,宣凛抬步跟了上去,以为她还在为刚刚宫里的事生他的气。

“时飞烟。”他在背后又喊了一声。

她仍然没有停下脚步,摇摇晃晃地推开了小柴房的门。

当着宣凛的面准备把门关上,只是还没关全,他就伸手抵住了。

“你是不是还在生气?”

时飞烟无力地摇了摇头:“没有,宣大人我要休息了,您请回吧。”

她用力地想把门合上,他也更加用力把门抵住:“那你说,为什么不理我?”

她看着他,无言。

他干脆用力一推把门打开。

“你是不是有病啊!”

时飞烟跌坐在椅子上,眼带腥红朝他吼。

宣凛被吼得愣住了,她今天这是吃了火药了?

借着门外透进来的月光,他这才看到她脸色异常的惨白。

时飞烟这一吼把自己也给整得头晕目眩,她按着额头用力晃了晃,还是觉得晕。

宣凛也看到了,她手上松松散散缠着的绷带。

他一着急便上手抓了她的手腕来查看:“你受伤了?”

时飞烟想把手抽回来,奈何力气不足挣脱不了。

她把脸转向另一边,语气并不好:“不关你的事。”

“什么叫不关我的事,问你你就说。”他不依不饶地追问。

“你先放开。”她冷着脸看着他那只抓住她的手。

宣凛思考了几秒,这才放手。

她揉了揉被抓红的手腕,又转头给自己和他倒了杯茶。

“坐吧。”她的声音听着还是有气无力。

宣凛一掀袍子,豪爽地坐到了她对面,没有耐心地喝了一口茶:“可以说了吧。”

“也没什么特别的。”她晃了晃手中的茶杯,眼神游离:“礼亲王把我从乡下寻回来,不是因为我是时府的大小姐,是因为时老太太病了,要嫡亲孙女的心头血作药。”

“今天晚上从宫里回来的路上,她又发病了。”

她顿了顿,像是说得有些累了,眼皮也跟着垂下半截,这才继续说道:“秦素便抓着我放血给时老太太,前些天放了血还没完全调养好,所以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样。”

她仰头把茶水一饮而尽:“说完了,你可以走了。”

她静默地看着他,眼中看不出情绪,很平静,平静到她刚刚仿佛说的是今天吃的什么,天气怎么样一样平常。

宣凛却听得心头颤了几回,手背的青筋也随之暴起。

“时家的人…竟这么对你?”他有些不敢相信,他认识的时飞烟,从来不是一个会轻易曲服于他人的人,从来不是会让自己受委屈的人。

时飞烟不可否置地笑了笑,好像已经习惯了。

“你以为呢,你以为我进时府是怀着什么目的,带着什么任务?”

宣凛自惭地低了低头,他甚至怀疑过时飞烟进是带着目的,想方设法进的时府。

没想到,根本就是礼亲王为了救时老太太而把她抓过来的。

“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他认真地看着她。

“帮?哼…”她嘲讽地勾了勾嘴角:“怎么帮?你是有权有势没错,但这种事你要怎么帮?把礼亲王告进官府吗?”

小说《嫡女嚣张:权臣他又在跪搓衣板》 第17章 试读结束。

《嫡女嚣张:权臣他又在跪搓衣板》网友点评

长安忆:嫡女嚣张:权臣他又在跪搓衣板好书! 激荡的情怀,身临其境般滴代入感,当然还有精彩的评论。古代言情已经快烂大街的当下,此书嫡女嚣张:权臣他又在跪搓衣板可谓一股清流!

各自安好:写的好,是我看的所有书念念不忘的一本书之一,快点更哦,我等不及了。

文档下载:抖音爆款嫡女嚣张:权臣他又在跪搓衣板小说免费阅读.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