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牌了,其实我爹是亿万富翁

摊牌了,其实我爹是亿万富翁

《摊牌了,其实我爹是亿万富翁》小说试读

第3章

这个青年正是关昕。

看到关昕从车里下来,金辉他们全都傻眼了,一个个说不出话来。

这车,他们想都不敢想,可是关昕却从容淡定地从车里下来了。

这些顶级豪车,是关昕的?

“哟,这么客气?全都下楼来迎接我,真好客。”

关昕淡定地走到金辉他们面前,冲他们微微一笑,然后回头冲车队说道:“你们就在这里等我,我上楼吃个饭。”

说完,他就自顾自地上楼了,只留下金辉等人在原地看着豪车发呆。

关昕上楼后过了好一会,金辉他们才进屋。

谁都没有说话,场中的气氛变得无比诡异,林月儿爸妈不知情,看到他们这样子,感到十分诧异。

还是潘晓婷最先打破凝重的氛围:“关昕,楼下那些劳斯莱斯是你的?”

关昕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潘晓婷,这人很势利,以前碰到的时候哪次不给他冷眼?而且她还不止一次挑唆林月儿跟他分手。

换做平时,关昕要敢不回她话,她早就跳脚大骂了,今天居然缩着脑袋一句屁都没放。

“你哪来的劳斯莱斯?”金辉语气艰涩,整个人都是懵的。

“这不用你们操心,我只是过来吃饭的。”

关昕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去,目光一扫,菜色还不错,之前金辉送的飞天茅台也摆上桌了,挺舍得下本钱。

金辉,潘晓婷他们面面相觑,没有开口。他们的内心还在震撼中没有缓过来,不知道说什么。

林月儿父母听到他们的对话,纷纷蹙起了眉头,然后林月儿妈妈给丈夫使了个眼色。

随后林月儿爸爸就借口去上厕所,透过卫生间的窗户往楼下看了一眼,喝!居然停了一个劳斯莱斯的车队。

等他回去告诉林月儿妈妈后,两夫妻对视一眼,抿着嘴没吭声,心思却活络了起来。

而林月儿则是全程站在一边,看着关昕发呆,一句话都没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关昕把所有人的表情都看在眼里,心里暗笑不止,看来姜叔这招挺管用。

等金辉他们回过神后,就坐在桌边开席了。

席间谁都没说话,气氛很怪,就连潘晓婷这个势利眼都没吭声,低着头偷瞄金辉和关昕,眼神转来转去地。

没人说话,关昕倒也乐得自在,清净地吃了个酒足饭饱。

吃完饭,关昕起身就要走,被金辉叫住:“楼下的车在哪租的?要不少钱吧。”

关昕瞥了他一眼,发现他脸色铁青,不由乐了:“你就这么肯定是我租来的?”

“你要是真有钱的话,昨天也不至于被羞辱成那样了。”金辉笃定关昕是租车过来装逼的。

“对,肯定是租来的,你那么穷,哪有钱啊!”潘晓婷立马跳出来指着关昕叫嚷。

“无所谓,随便你们怎么想,饭我也吃完了,谢谢款待。”

关昕懒得跟他们解释,对林月儿父母点头打过招呼后就要走。

“等一下,”金辉沉声叫住了他,“大过年的,大家都是同学,你现在有钱了,也不请我们吃顿年夜饭?”

“对对对,”潘晓婷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那些车就算是租来的也得好几万租金,你有钱租车,请我们吃顿饭要不了几个钱。”

她是想坑坑关昕,顺便摸清楚他的钱是哪来的。

旁边的林月儿一直想开口,但愣是没能插上话,关昕金辉他们说话的速度太快了,你一句我一句地跟打仗似的。

“吃饭?”关昕摸了摸鼻子,“行啊,那就请你们吃顿饭。”

一顿饭而已,能要几个钱?他关昕还真不在乎。

“也不知道你哪来的钱,可你肯定比不了辉哥的。辉哥早就在酒店订了年夜饭了,知道是哪家酒店吗?”

潘晓婷挡住关昕的去路。

关昕上下看了潘晓婷一眼,心想这势利眼要知道他身上有100万,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哪家酒店?”关昕问道。

“一品居。”金辉挺着胸膛,得意洋洋地说道。

“哟,这酒店是我们市数一数二的大酒店吧?又是大过年的,一桌怎么着都要几千了吧?”关昕咂嘴感慨道。

金辉嗤笑一声,冲关昕竖起五根手指头:“5千一桌,算上烟酒全部下来得小1万。而且过年期间,就是有钱也订不到。”

“哎呀,一品居大酒店,我这辈子还没去过呢,肯定很高档的,真好,我一定要去见识一下。”

林月儿爸爸眼睛都在放光。

“对对对,大酒店的菜色肯定会很好吃。”林月儿妈妈也是一脸的期待。

“辉哥,到时候能带上我吗?”潘晓婷眼巴巴地瞅着金辉。

“哈哈哈,一起来。”金辉豪迈地笑完,然后不怀好意地问关昕准备在哪里请吃年夜饭。

“该不会是在家里买菜吃吧?”潘晓婷捧腹大笑。

“当然不是,”关昕微微一笑,“我现在就打电话到酒店订个位置吧。”

“哦?哪家酒店?”金辉眉头一横。

“维也纳。”

“什么,维也纳!”

所有人都张大眼睛面面相觑。

“居然是在维也纳,你不会是在骗我们吧。”金辉面沉如水。

维也纳位于市中心最繁华的步行街上,是本市档次最高的酒店,没有之一。

平常时候维也纳一桌菜都要数千块,过年期间那真是有钱都订不到位置。

金辉本来也想在维也纳订一桌菜的,但是去了才知道维也纳提前一个月的位置都被订完了,哪怕是用他爸的关系都订不到位置,维也纳的生意实在是太火爆了。

“小伙子,你不会逗我们玩吧?”林月儿爸爸沉声道。

“当然不会。”

“维也纳的位置早就被订光了,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金辉咬定关昕是在耍他,于是就笑吟吟地准备看他笑话。

一边的林月儿也知道维也纳的位置抢手,担心关昕下不了台面,正想开口说算了吧,结果还没张嘴就被她妈一个瞪眼给按住了。

在全场目光的注视中,关昕不紧不慢地打了个电话,是打给姜叔的。

他又不傻,知道维也纳的位置早就订完了还能傻愣愣地打电话给酒店?肯定要找姜叔帮忙了。

电话接通后,关昕直接开口:“我有点急事,要在维也纳订一桌年夜饭。”

“等着吧,马上你就要被打脸了。”金辉面带笑意,一脸自得。

“好,行。”关昕微笑着挂了电话,整个通话时间不到10秒。

“位置订好了,时间就在后天晚上。”

“你放屁,位置早就被订完了,你怎么可能订得到?”金辉脸色一阵变幻,心想难道关昕在维也纳里有关系,走了后门订的位置?

“对,辉哥家里到处都有关系都订不到维也纳的位置,你什么背景都没有,随便打个电话就能订到?”

潘晓婷皱着眉头,不知道在动什么心眼。

“后天去了不就知道了?”关昕说完就走了,留下金辉和潘晓婷他们惊疑不定地对视着。

关昕前脚刚走,林月儿妈妈就把林月儿单独叫到了房间里,说是有事跟她谈。

等关昕走出小区上车后,姜叔看他情绪不太高涨,于是笑着问他:“遇到什么麻烦了?他们还是没给你好脸色看?”

“那倒不是,”关昕摇头,“我是在想就因为这种事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又是车队又是维也纳吃饭的,是不是太高调了。”

姜叔一脸平静地说:“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人若欺我,我必摧之。”

姜叔一句话让关昕豁然开朗,对,我要么就不还击,要还击就要把他彻底碾死。

关昕暗暗点头,突然想到一件事:“姜叔,我还有个事想麻烦你,你有什么办法能把我这100万的来源变得合理化吗?我暂时还不想让人知道我的身份。”

这事也让关昕犯愁,以金辉的性子肯定会暗中打探关昕的情况,到时候这些钱被金辉发现点事的话,闹出点事就麻烦了。

而且他不想让林月儿知道自己的身份,怕林月儿会为了钱而选择他。

“没问题,你先回去等着,最晚明天就会有结果。”

关昕百分百相信姜叔,回去等了一夜,第二天果然有动静了,几个戴着帽子的人拎着油漆在关昕家的墙上写了个大大的“拆”字。

“啊,他想出来的办法就是拆迁啊,这倒是个好办法,现在拆迁暴富的人多了去了,金辉他们肯定不会多疑。”

关昕满心欣喜,这么一来,100万就可以放开花了。

正当这时,他发现那些人又去了关昕邻居家,在邻家墙上也写了个“拆”字。

“搞什么啊,玩真的?”关昕心里一惊,他本以为是姜叔找人过来写个“拆”字假装拆迁的,可看这样子是要动真格啊。

他赶紧给姜叔打电话问这是什么回事。

“这对关总来说只是小钱,你不用太在意。”

通话结束后,关昕情绪复杂。

是啊,他现在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穷小子了,而是首富之子,全球最大的富二代。

关昕舒坦地坐在门口磕瓜子,听着一个个村民激动地叫着要发财了,心里美滋滋地。

村里大家平时都有往来,都是朴实人家,也没说因为关昕家里穷而看不起他们,逢年过节哪家蒸馒头都要来送几个,关昕间接帮他们致富了,看到村民欣喜的笑容,心情大好。

也就在这时,一辆宝马由远而近,停在了关昕家门前,走下来一男一女,正是金辉和林月儿。

他们是来探关昕的老底的,想弄清楚他哪来的那么多钱,结果一下车就看到了关昕身后那面墙上的字。

一个巨大的“拆”字。

霎时间,两人齐刷刷地愣住了。

“你家里要拆迁了?”还是林月儿第一个反应过来,语气艰涩。

“这不明摆着的吗?”关昕吐掉嘴里的瓜子皮,随手指了指身后的“拆”字。

“不可能!”金辉脸色狂变,“我之前从没听说过这边有村子要拆迁的。”

一想到拆迁能得到一大笔钱,再加上林月儿那不对劲的表情,金辉心头的火气噌地一下就上来了,一把揪住关昕的衣领。

“我告诉你,你别小人得志,就算你家拆迁得了一笔钱,也别想跟我比,你就是只蚂蚁,只配被我踩在脚底下。”

他的话刚说完,身后就传来一阵引擎咆哮声,转头望去,只见远处开来了一大列豪车,是劳斯莱斯车队。

但这次出现的劳斯莱斯,比之前林月儿家楼下的还要多。

关昕看到车队也是心头一窒,浩浩荡荡的车队把路都给堵住了,扬起漫天灰尘,齐刷刷地停在关昕家门口,把关昕,金辉他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紧接着,头车里走出来一个人。

小说《摊牌了,其实我爹是亿万富翁》 第3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摊牌了,其实我爹是亿万富翁.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5 分享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