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错爱追妻难

陆少错爱追妻难

《陆少错爱追妻难》小说试读

苏遥又累又饿,现在只想洗个澡蒙头大睡,但她太了解眼前这个男人了。

他的手段,他的狠劲儿,她都深切的体会过,如果得罪了他,今晚她别想好好休息,甚至明天可能连班都上不了。

纵然无力再应付他的无理找茬儿,却还是放软了语气,“少爷,我现在胃有点不舒服,能让我先去吃点东西吗?”

“死得了吗?”

苏遥指尖微微一跳,片刻,她抬起头,一双眼花眼弯了弯,轻轻的笑了起来,“好像还死不了。”

她怎么就忘了呢,他对她的要求就是‘别死了’就行,她居然还在这里企图求得他的同情和怜惜,真是太可笑了……

陆青城被这笑容刺的瞳孔猛地一缩,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冷冷地道:“既然死不了,那就上来。”

苏遥僵着身子,一步一步的跟着他了上去。

红衣的连衣裙从领口处被扯开,她看着床头的灯光在眼前不停的摇晃,男人灼热的气息吐在她的颊边,带着独属于他的味道。

突然,脖颈传来一阵刺痛……

她不知道这这样的痛苦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一天,一年,或是更久,她只知道不管多久,她都得撑下去。

即便是疲惫不堪,她还是在早上七点就醒了,洗过澡,看着脖子那明显的牙印和周边泛起的浅色印记,秀气的眉头拧了起来,这个样子怎么见人!

挑了一件黑色的坎袖高领衫穿上,稳稳的把印子遮住,她的颈部线条本来就很好看,这样一穿不显沉闷,反倒是多了几分禁浴的味道。

陆青城从楼上下来便看到她匆忙出门的身影,转头便对佟管家道:“以后九点准时关门,差一分都不行。”

“是。”佟管家跟在他的身后侧,又道:“过几天就是简家老太爷的八十大寿,您可别忘了。”

“我知道,礼物你看着准备一下就行了。”

“是。”

***

苏遥跟着梁微进了总裁办公室,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穆飞远,和传闻中的一样,斯文俊逸,有着让令女人着迷的成熟气质。

“老板,这是苏遥。”

“新人?”

“是。”

穆习远点了点头,看向苏遥的时候,眼里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惊艳,“你叫苏遥?”

“是的,穆总。”苏遥表现的落落大方,内里却紧张得很。

“好好跟梁秘书学习,一会儿的会议你来做会议记录吧。”

“好的。”

梁微转头对她道:“你先出去准备吧。”

苏遥出去了,穆习远才道:“你挑的?”

“是陶主管分下来的,不过能力还可以,今天的会议资料是她整理的。”

穆习远看了看资料,点了点头,“既然是要接你的班,那你就好好的教她,尽快让她上手吧,我想让你尽快去美国那边。”

“我明白。”

会议一直开到了十一点半才结束,苏遥去了卫生间,紧绷了半天的神经慢慢的松驰下来。

她扶着隔板长舒了口气,正想推门出去,便听到外面突然响起的说话声。

虽然对方已经刻意压低了,但她耳朵天生敏锐,偏把那些话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

“哎,长的漂亮就是有用,你看看那个苏遥,才来第二天就跟着老板去开会了,我们还在后面整理那些烦的要死的资料。”

“废话,长的漂亮当然有用了,这年头,哪个男人不看脸蛋啊,没准用不了多久,人家上位成功,直接被包,那可比我们这些拼命打工的强多了。”

两个女人掩嘴娇笑起来。

“不过我觉得倒是正好,我有一个师姐在人事部,我听她说,咱们秘书处只招两个人,也就说,我们三个人当中有一个是要被淘汰掉的,她要是真能成功上位,我们两个不就省心了嘛。”

“真有这回事啊?”

“我师姐说的,应该不会有错了……”

两个人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越来越小,应该是走远了。

苏遥这才推门出来,打开水龙头,淡定的洗着手,内心里却也开始盘算起来。

如果真像她们所说的,三个人之中只能留两个,那么她就更加努力才行,她必须保住这份工作。

晚上,依然加班,只过不今天还好,只到了七点半点就结束了,她心里算计着时间的往回赶,甚至在上山的时候也皆尽全力用跑的。

然而,还是晚了。

九点零一分,她眼看着佟管家在她面前关上了大门。

“少爷说了,九点关门,差一分都不行。”

门板档住了屋内华丽的灯光,她站在漆黑的廊下,如萤火虫般的灯光暖不了人心。

刚刚一路小跑上来,此时的腿酸胀的有些难受,她转身去了旁边的藤下,在秋千上坐了下来。

这个秋千在这里已经很多年了,她刚来陆家的时候就喜欢来这里荡秋千。

还记得有一次,她让他推自己,结果他用力过大,自己从秋千上飞了出去,还好别的地方没摔伤,只有一张小脸在地上擦的跟花猫一样。

陆伯伯把他狠狠的训了一顿,后来好长一段时间,他都对自己爱搭不理的,可那时候她还小,依然跟屁虫一样的缠着他。

她的脚在地上用力一蹬,自己荡了起来。

夜风习习,像是瞬间把她带回到了那个时候,那时候她还小,爸爸在,弟弟在,还有他……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恨她。

秋千上的她沉溺于过往,却忽略了站在二楼阳台上的男人。

夜色中的他像是寻觅猎物的猎人,如墨一样的双眸紧紧的盯着秋千上的人,片刻不曾离开。

秋千渐渐的慢了下来,苏遥的眼皮也越来越沉,她赶紧停了下来,换坐到了藤椅上。

可才坐下来便想到了那天在屋里看到的画面,他和简梦瑶也是坐在这里。

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从简梦瑶幸福的笑容便可以猜想到,他定是说了什么好听的话。

而他,从未这样对过她。

夏日的蚊虫多的厉害,趴在藤桌上睡了一夜,细白的手臂遭了殃。

陆家的佣人起的早,大门四点就开了.

她起身进了屋,扑到床上继续睡,只是再醒来的时候嗓子干疼的厉害,连喝了一大杯水也不见缓和。

脖子上的印子浅了一些,可还是露不得,只是她的衣服实在是少的可怜,唯二的两条能看的裙子都碎的不能再穿了。

无奈之下,只得把学校统一发的白衬衫翻了出来,心里盘算着有空要去置办几件便宜的上班能穿的衣服。

她进了厨房,大家都在忙活,张妈看到后重重的把手里的蔬菜掷进了盆里,一双白眼狠狠的冲她横了过来。

“呸!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不知道又要去勾引谁。”

苏遥本想拿了东西就走的,可想想又停了下来,转过头来神色清冷的看着她,“所以你是因为没有办法花枝招展的勾引别人,才想方设法偷别人东西的吗?”

“你!”张妈气的想破口大骂,可又怕再把管家招来,只能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有什么好得意的,等着简小姐进门做了少奶奶,看你还有什么脸在这个家待下去!”

小说《陆少错爱追妻难》 第10章 好像还死不了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陆少错爱追妻难.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5 分享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