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娇养了首辅相公未删减阅读

我娇养了首辅相公

《我娇养了首辅相公》小说试读

第八章你哪里来的自信?

大夫警惕的看向江渔眠,总觉得她不安好心,“你又想做什么?”

“就单纯的让你开价。”江渔眠耸耸肩,神色无辜的很。

“你不会想着再给我分一半吧?”大夫还是心有余悸。

“我是真的一整个都卖给你,没别的想法。”江渔眠神情认真的不得了,“不开玩笑,你放心。”

“那......一百两?”大夫试探着问。

“成交!”

这个价格还算合理,江渔眠便同意了。

这时候医馆里没什么人,陆时砚在旁边休息,江渔眠则随手拿了本医书在看。

大夫终于按耐不住,询问陆时砚:“你是陆家村的那个陆时砚?”

陆时砚疑惑的看他,“您认识我?”

“你们书院的夫子我认识,我曾在书院里远远的见过你。”大夫想了想回答,“之前觉得你眼熟,但是没想起来,这不想到了就问问你。”

“之前的确在书院读书,后来身体不好,便没再读了。”陆时砚回答。

前世,他也是因为身体不好,夫子让他回去养病。

家里的人却以为他被书院赶了出去。

许是觉得他不能读书考功名给他们带来好处,便对他不管不问,使得他差点病死。

后来因为同窗意外发现他的情况,为他治病,让他重回学院读书科考,延续了那惊险却又可悲的一生。

“相公!大夫问你话呢,你怎么不理?”江渔眠手中的书在陆时砚的面前晃了晃,“想什么那么出神?”

陆时砚从那种窒息的情绪中脱离出来。

“抱歉,刚刚想事情想入神了。”陆时砚冲着大夫露出歉意的神情,“刚刚问我什么了?”

“我问你,你还继续读书吗?”大夫问。

陆时砚摇头,“不读了。”

“你可是书院里难得一见的天才,你不读书了,这不是浪费天分吗?”大夫不认可的看向陆时砚,“你这样你的老师可要伤心了。”

陆时砚垂眸,“现在我是一家之主,等身体好了,我要肩负起自己身上的责任。”

养家是他必须要做的事情。

读书......

也没什么好。

江渔眠没好气的看他一眼,“你是一家之主?你哪里来的自信?咱家听我的!”

陆时砚:“......”

大夫:“......”

这丫头这么虎的吗?

见两人露出呆愣的神情,江渔眠继续道:“我可以赚钱养家的,你既然有读书的天分,就好好读书,不用在意别的。”

她现在发现了,自己的运气特别好。

就算不努力,估计都能靠着采山珍发家致富呢。

没想到,一穿越竟然宛若锦鲤附体,感觉世界都变得美好多了。

“我不想读书了。”陆时砚看向江渔眠,语调虽然轻,但是神色却很坚定。

江渔眠想了想,问了一句:“你是不想去学院了,还是以后书都不读了?”

“书院都不去了,还读什么书?”陆时砚似是疑惑的道。

该读的书,他上辈子都已经读完了。

这辈子实在没必要。

“读万卷书入行万里路。”江渔眠苦口婆心的劝陆时砚,“读书不是为了考功名,但是读书可以长见识,退一万步说,懂得多了,就不容易被人骗,你说是不是?”

陆时砚:“......”

他自认为也不会被人骗。

江渔眠见陆时砚一副铁了心的模样,也不再多说什么。

反正现在最要紧的还是他的身体,读不读书,以后再说。

只是大夫因为这事儿,唉声叹气的惋惜了一下午。

在医馆住了十来天,陆时砚的风寒彻底好了。

江渔眠也活蹦乱跳的,一点问题都没有了。

在医馆住的几天,江渔眠还帮着大夫打打下手。

有比较棘手的病人的时候,她表现的那叫一个老练。

不用想,药方就刷刷刷的出来了。

让大夫大呼奇才!

也是,这样的丫头,给他当关门弟子,实在是屈才了。

于是......

“丫头!”大夫拉着江渔眠的手臂,一脸热络的看向她。

江渔眠被这态度给弄的头皮发麻,警惕的后退一步,“有事说事,别动手动脚的,我害怕!”

大夫被噎住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我要认你当干女儿,你同不同意?”

“你这是想要收我当干女儿,还是想要占便宜,当我相公的爹啊?”江渔眠很是怀疑的问。

大夫气的吹胡子瞪眼,“我都想,成了吧!”

“娘子......”陆时砚难得的发表意见,“既然方大夫有这个意思,认下这个干爹也未尝不可。”

“我好好的,干嘛要找个爹来管着我?”江渔眠不乐意,撇撇嘴继续道:“再说了,他这个年纪,都可以当我爷爷了!”

“娘子,你在这里举目无亲,有个亲人也是好的。”

江渔眠思索了一下,觉得也是。

于是她看向大夫道:“先说好,认了干亲,你不许管着我,我们就当亲戚走动,还有......”

“什么?”

“我以后再卖你药材,钱可不能少!”

“你这丫头,我能占你这个便宜?!”大夫气急败坏的道。

江渔眠闻言乐了,“说的也是,说不定你得贴补我呢!”

“那么......”陆时砚看两个人气氛正好,含笑问道:“你们是要当父女,还是当爷孙呢?”

“咳咳......”大夫捋了捋胡子,“我也不自降辈分了,就认个干孙女吧!”

大夫姓方,方承青。

在这段时间里,他已经摸清了江渔眠和陆时砚的情况。

所以在这两个人同意了认干亲的提议之后,方大夫一手一个的拉着两个人去了官府。

“爷爷,我都已经同意认你了,你拉我来官府做什么?”看着面前的景物,江渔眠一脸无奈,“你这是怕我反悔,想让我在官府里写个保证书?”

陆时砚倒是明白了方大夫的意思。

陆时砚冲着方大夫鞠了一躬,“方大夫,多谢您了。”

“你喊我什么?”方大夫又瞪了陆时砚一眼。

臭小子,不上道儿!

陆时砚弯起唇角,神色亲近中夹杂几分恭敬,“多谢爷爷。”

“真乖!”方大夫高兴了。

江渔眠还云里雾里的,她皱眉看向陆时砚,“你们在打什么哑谜,我怎么都听不懂?”

“要你听懂做什么?”方大夫傲娇不已,“跟着来就是了!”

小说《我娇养了首辅相公》 第八章 你哪里来的自信?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我娇养了首辅相公未删减阅读.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