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情薄爱燃似火by八月西瓜第6章 宠幸

凉情薄爱燃似火

《凉情薄爱燃似火》小说试读

下一秒听见男人低低一声,“傅太太在这儿跟我装睡呢?”

沈娓,“……”

依旧装死。

傅津南手落在她柔软的腰上,“看来真睡着了?这样也好,更方便。”

手眼看着就要伸进她的睡衣,沈娓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睛,柔软的小手轻轻地捉住他。

“傅津南……”

女人的声音如水,尾音微颤,似乎带了点求饶的味道。

傅津南反手握着她的,嗓音是酒精浸染后的性感和模糊,“原来傅太太没睡着……专门等我回来宠幸呢?嗯?”

沈娓不想和傅津南这样在暧昧中斡旋。

她深呼吸一口气,抬眸直直对上男人的眼,“傅津南,我有事要和你谈。”

傅津南看她,挑了下眉,松开她,坐起来。

灯也在下一秒打开,沈娓看见男人脸颊染着醉红,眼神也比平时要迷离些,隐约带着些勾人的味道。

“有什么事,不能等正事办了再说?”

沈娓抿着唇从床上坐起来,傅津南说的是不正经事,她要说的才是正事。

“傅津南,今天下午,妈把我叫到房间,跟我说了些事……”

“都已经领了证,傅太太还连名带姓叫我。”

……那如何?

“傅先生?”

这样更疏离了。

傅津南没继续在称呼上为难她,男人抬手捏了下眉心,“行了,有什么事就说吧。”

“妈说让我跟你生个孩子。”

她说完,傅津南便抬眸看着她,沈娓双手攥紧,一鼓作气,“我想把话先说在前面,我答应跟你结婚,但是孩子,我暂时是不打算要的。”

“傅津南,我现在在南城芳华昆剧团工作,剧团现在处境有些艰难,所以接下来活动会有些多。我很热爱我的工作,接下来几年,我都没有要怀孕的打算。”

其实如果不是沈中华找她几次,又拿母亲的遗物做交易,她是绝对不会答应跟傅津南结婚的。

再加上如果跟傅津南结婚……

沈娓对上男人的眼眸,有些忐忑,“你……可以接受吗?”

傅津南轻眯起眼,瞳孔又深又黑地看着她,“傅太太,你这是在跟我商量吗,这分明是在给我下通知啊。”

“沈娓,你应该清楚,不是我傅津南非要娶你,是你巴巴地上赶着要嫁给我。既然结了婚你就应该好好在家做你的傅太太,相夫教子才是你的正事。”

“至于你的工作,不就是唱戏?”

男人身影懒散,嗓音轻蔑,“从古至今戏子都只是有钱人的消遣而已,傅太太还是直接把工作职了,别再去台上给我丢人现眼了。”沈娓红唇紧抿,“傅津南,我不打算辞掉我的工作。”

傅津南盯着沈娓看了会儿,然后将她松开,刚还暧昧的氛围一瞬间变成僵持。

男人靠在床头,嘴里咬着根香烟点燃,“傅太太,新婚第一天,你因为这种小事跟我吵架?”

“对你来说是小事,对我来说不是,傅津南,你不懂这份工作对我的意义。”

男人吐了个烟圈,隔着轻烟白雾看见女人坚定的眉眼,“就那么喜欢唱戏?”

沈娓点了下头。

傅津南闻言轻“呵”了一声。

“你要工作可以,但你如今是傅太太,什么事情都应该以我为先。比如明晚,有个酒会需要你同我一起出席。”

出席酒会一般都是携带女伴交际,可傅津南却要带她参加,这就是她今晚忤逆他的代价。

沈娓答应,不就是参加个酒会而已。

不过眼下,还有一件事情。

明天要怎么应付傅母。

傅津南闻言就挑了下眉,“傅太太这是什么意思,在你眼里,我傅津南中看不中用吗?”

“不……”

话还没说完,人再次被压下。

男人的唇落在脖颈处,温热的触感,手也是胡来。

沈娓手乱挡着,最后却只是被男人高高举在头顶,傅津南在她耳边低声,“傅太太既然唱戏,不是应该软得跟水似的,怎么这么僵?”

抬眸去看,却发现女人咬着唇,眼底一片雾气,要哭不哭。

原本就兴致不高,此刻更是没了胃口。

傅津南直接从她身上起来躺在一边,闭上眼,“睡觉。”

沈娓,“那妈那边……”

“你自己搞定。”

沈娓轻轻叹了口气。

两人同床而眠,一夜无事,次日一早醒来傅津南已经不在旁边。

沈娓洗漱下楼,她因为跟傅津南的事跟团长请了几天假,今天也该销假了。

傅母已经在餐厅,见沈娓下楼笑着叫她过去。

沈娓低着头走过去。

“妈……”

傅母拉着她手,一脸期待,“怎么样,昨晚你们?”

沈娓不会撒谎,她轻轻摇了摇头。

傅母当即皱了眉。

沈娓是她精挑细选出来的媳妇,模样好身段好,哪个男人会不喜欢。

傅津南这些年花边新闻不断,怎么会对沈娓这样的娇妻没有兴趣,难不成那些花边都是幌子,实际上她这儿子取向是男?

这可不行!

傅母看着沈娓,一脸严肃,“一次不行那就两次,娓娓,你可要加把劲,已经结了婚,可要早点让男人收心围着你转才是。”

“我会的。”

沈娓只能点头。

傅母倒不觉得是沈娓的问题,肯定是傅津南那小子还没收心,她得找时间好好催催他,给他压力!

吃过早饭,沈娓要去上班,傅母是打算带沈娓去逛街的。

“要不别去上班了,唱戏当个爱好就好,在家做全职太太多好。”

沈娓对着傅母撒娇,“妈,我想去工作。”

傅母就喜欢沈娓这样温柔的,她笑了笑,“好,那你工作去,但要有了孩子得立刻辞掉工作知道吗?”

“好。”

傅母让家里司机送沈娓去上班。

到了剧团,沈娓直接去办公室找了团长莫梁音,女团长四十左右,但神态却和年轻人没有两样,都是唱昆曲唱出来的。

“回来了?”

沈娓点点头,“月底的演出将至,还得要加紧排练才行。”

莫梁音看着沈娓,语重心长。

“沈娓,剧团如今就靠你了,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我会尽力的。”

莫梁音和沈娓母亲是闺蜜,芳华昆剧团还是两人一起创办的。

跟莫梁音又聊了一会儿,沈娓便出去准备排练了,而后排练忙得几乎忘了时间,直到傅津南的电话过来。

小说《凉情薄爱燃似火》 第6章 宠幸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凉情薄爱燃似火by八月西瓜第6章 宠幸.doc文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